【每日一報】影音分享-I’ve Only Just Begun


[今日點播] by 張家源 (伴侶盟理事長)2014/10/27

10月25日台北同志大遊行,走橘隊的朋友,應該有聽到伴侶盟精挑細選的音樂。其中有幾首歌,都跟俄羅斯國內反同現況有很大關聯。

2012年俄羅斯通過了禁止向青少年宣傳同性戀的法令,使得俄羅斯同志的處境愈發艱難,網路上甚至公開流傳許多對同志施暴的影片,令人不忍卒睹。

在此推薦「I’ve Only Just Begun」這首歌及MV。遊行當天沒有聽到的朋友,邀請各位看這支短片,聽聽這首歌。

影片中許多人勇敢做自己,同時也不斷向反同勢力對抗。不只是俄羅斯,這世界上還有許多國家在法令上處罰同性戀者,甚至以此為由,剝奪一個人的生命。而這些國家的同志不因此放棄,依舊在捍衛平權這條路上鍥而不捨。

期望有一天,世上同志們「準備革命」(如歌詞中所說:I’m ready to start the revolution.)的狀態變得不再必要,每位同志都能真正活出自我,活得輕鬆自在。

【每日一報】醒醒吧,我們不會被這些恐懼操縱,而且我們會繼續綻放 :《摯愛無盡》

[每日一報] by 伴侶盟專員 徐蓓婕 2014/10/23

「那理由是想像出來的,那理由是恐懼。想想那些可以被忽略的少數,少數可以有很多種類型,例如金髮的人、長雀斑的人,但少數被視為一個整體,當它對多數造成某種威脅,無論威脅是真實或想像的,而藏在其中的就是害怕,如果少數無法辨識,恐懼就會更甚。恐懼就是少數被迫害的原因,萬事皆有因,恐懼就是原因。」

前幾天看了一部好看的電影,叫做《摯愛無盡》(A Single Man),故事是關於主角在他的同志伴侶車禍過世後,因為太過想念伴侶而決定自殺的那一天所發生的事。主角是個老師,在他的課堂上談了關於恐懼的一段話。其中讓我最有感覺的是「如果少數無法辨識,恐懼就會更甚」這句,我經常覺得多元性別者最有魅力之處就是那無法輕易辨識與定位的性別,而那或許也正是恐同者最害怕之處吧,於是恐同者把他們的恐懼無上限的擴大再擴大,並且全部加諸於同志身上,藉此正當化他們對於同志的迫害。

醒醒吧,我們不會被這些恐懼操縱,而且我們會繼續綻放。

推薦但唐謨的影評:沈迷與耽溺,帥大叔的終極美學 :《摯愛無盡》

【影片分享】法國婚姻平權之路– 聽見平等的聲音、看見改變的希望

分享法國2013年5月婚姻平權法案通過前,公民社會為了推動法案通過所拍攝的影片,影片中大家可以看到,由同性婚姻已經合法化的比利時市長,透過google+ HangOuts視訊為法國同性伴侶證婚的儀式,儀式的文化意義以及其對長期以來被主流社會排除的同志伴侶的心理所帶來的翻轉的力量,不言而喻。

影片中也剪輯了法國反對婚姻平權法案人士恐同暴力的言行,是為歷史殷鑑。

中文翻譯:

我們在 1976年相遇
兩人在一起已經幾乎40年了
我們看到我們國家有很多事情隨著時代而改變

但有一件事在法國卻仍然沒有進展:
我們的關係與對彼此的愛始終無法得到國家的認可

我們已經不是20歲的年輕人了
我們已經沒有辦法再等待另一個20年
同志婚姻在法國仍然不合法
我們並不想要影響其他人的權利
我們只希望每個人擁有平等的權利

—————————————

(註:以下是反對婚姻平權法案人士)

政府不該宣稱同性戀是正常的
這為所有事情開啟了一個可能性, 甚至讓男人可以去娶動物!
這些人應該要一輩子被關在監牢裡

—————————————————-
一對同性伴侶上星期六在巴黎被毒打一頓
我們想要結婚, 但這件事情在現今法國仍不合法
有一天, 電話響起, 我們聽到了一個消息:「其實是有方法可以在法國結婚的, 由比利時市長來證婚」
因為在比利時同志婚姻是合法的
法國的同志伴侶們終於可以結婚……

不過是在google plus 這個網路社群上
與臉書競爭的這個社交網路平台
裝設了一個視訊會議系統
一個叫做 “為平等而團結”的組織
策劃了這個活動

既然法國的市長沒有權利來主持這個儀式
一位比利時Marchin市的市長就被邀請來主持這個儀式,
10秒之後開始轉播
請安靜
Jacques Michaut
你是否願意讓Pierre le Corre成為你的丈夫
我願意
我願意

在此, 我宣布你們成為合法的婚姻配偶

這個訊息傳達的不只是愛,更是一個希望
給世界上所有像我們一樣的同志
給不想隱藏彼此的愛而想要大聲慶祝的同志

欣賞一個人更重要的是他真正是怎麼樣的人
而不是這個人晚上與誰同床而眠

我們談論了很多有關平權的論述
我們也談論了很多有關自由的概念
但我們很少談論人與人間「推己及人的博愛」

幸福是這世界上少數能夠
當我們分享越多, 我們就能得到更多的一件事

「法國的同志婚姻」

【蠻野講堂】11月 多元成家 演講系列開始報名!

蠻野講堂11月多元

【蠻野講堂】11月 多元成家 演講系列 開始報名(請點

環境所包含的應該不僅僅只是自然環境,也應該包含人文環境。而在這樣的環境中,依個人自由意志來經營生活及形塑人格的權利,不僅是憲法基本權利價值核心之人性尊嚴的重要內涵,也是每個人都應享有的基本權利。

為什麼有些人覺得同性戀不自然、不正常,甚至好噁心?
這些人心目中的性別秩序究竟是甚麼?又害怕些甚麼?
2016年之前,婚姻平權究竟能不能通過?
伴侶制度讓人霧煞煞?而且竟然不是給同性戀專用?
說來說去,多元成家運動到底在幹什麼?

蠻野講堂x伴侶盟精心策劃四大主題,將在十一月,每週三晚間七點到九點,於蠻野講堂準時開講!
為您解答內心的種種疑惑。即將開放報名,請有興趣的夥伴預留時間。

2014/11/05(三) 
誰怕同性戀?--恐同者克服不了的恐懼
講者:王棠祺(伴侶盟常務理事)

誰是同性戀的天敵?正是害怕同性戀的人。
可是同性戀到底哪裡可怕了?若非異性戀至上主義者,還會產生恐同的問題嗎?恐同症是不是一種精神病?個人式的恐同如果蔓延下去,變成集體性的歇斯底里恐同症候群,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有病就要醫啊!」 但是恐同症能不能醫好?這一場我們來談恐同。
從性別、心理學、社會學等不同的視野切入,聊聊當個人主觀意識的噁心、羞恥、厭惡、對性的認知、道德、價值觀和他人產生衝突時,社會群體該怎麼看待?恐同者的行為若牽涉到剝奪他人權益時,國家應該怎麼做?來認識一下多數恐同者自己都不了解的恐同「臨床症狀」吧!

2014/11/12(三)
2016年之前,婚姻平權會過嗎?
講者:張家源(伴侶盟理事長)

伴侶盟去年十月將多元成家草案送入立法院,其中「婚姻平權」進入了一讀並交付司法及法制委員會……。
如你所看到的刪節號,代表「意思未盡」,原本草案應有所進度,可能進入二讀程序,甚至三讀通過。但一年過去了,婚姻平權因為上個會期的召集委員廖正井不排案,導致草案被冷凍,失去了被討論的機會。
今年九月,尤美女在新的會期擔任召集委員,並且公開承諾會將婚姻平權排入議程。究竟尤委員舉行公聽會後草案會有什麼進展?什麼時候才會排案?排案後又可能會激起什麼波瀾?是擱置?還是被封殺?抑或是順利前進?
這又會是怎麼一回事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014/11/19(三) 
我們不結婚!親密關係新布局--伴侶制度簡介
講者:徐蓓婕(伴侶盟專員)

多元成家=婚姻平權,這是許多人對於多元成家的理解,忽略了我們其實想要對台灣社會提出「多元」的「成家方式」,因此多元成家除了婚姻平權,其實還有伴侶制度以及家屬制度,這樣的設計讓我們可以選擇不結婚但仍然有成家的可能。讓我們一起來好好談慢慢聊,什麼是伴侶制度?我們如何可能有不同於婚姻的成家選項?而伴侶制度又是如何思考制度對於親密關係文化的影響?以及我們試圖透過什麼樣的制度設計來創造親密關係的全新佈局。讓我們一起破解成家唯有婚姻一途的迷思,走向一個理直氣壯喊出「我們不結婚!」的未來。

2014/11/26(三) 
於是,我們走到這裡... - 多元成家戰鬥史
講者:簡至潔(伴侶盟秘書長)

多元成家運動一路走來風風雨雨,除了面對恐同教會鋪天蓋地而來的反撲,還得處理同運圈內的各種質疑與不諒解,當護家盟抹黑手段最激烈的當頭,最常見的質疑莫過於為什麼要同時推動三套草案? 當彩虹圍城掀起婚姻平權運動的高潮,也有人嚴厲批評婚權運動就是推崇「真愛」、忽略多元的情慾,就是崇尚「婚姻」、忽略婚姻也是一種壓迫體制。批評總是來得太快,讓我們來不及話說重頭,今日,是個時機,讓我們從歷史中了解這場已經起飛,也正在創造歷史的多元成家運動。

地點:呷米共食廚房3樓(台北市中正區衡陽路9號)
交通:捷運台大醫院站1號出口穿越228公園或捷運西門站4號出口,近懷寧街228公園入口
報名連結: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1tvsaB-y5er-pSSrmC1FloeklOA2LBgc4BcOLIz8RSA/viewform

**若有需要提早至呷米共食廚房用餐的朋友,歡迎來電預約(02)2331-9662。
**我們將為線上報名的朋友保留座位到晚上7點,過後以現場聽眾優先入座。
若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若有其他意見也歡迎指教:wildatheart@wildatheart.org.tw。
**免費報名,歡迎捐款支持
**請自備環保杯/開水、勿攜帶外食

————————————————————————————–
「呷米共食廚房」運用友善環境耕作種植出來的蔬菜水果,烹調成ㄧ道道美味的蔬食餐點,於下午5點半即開始供應晚餐,歡迎聽講前來晚餐,以「吃」的行動力量支持農地活化、小農生計及社會企業。

「呷米共食廚房」是伴侶盟的第一個定期企業捐款人。呷米共食廚房是一家環境與性別友善的餐廳,每月營業額1%固定捐助給伴侶盟,店內也有擺放伴侶盟的文宣喔!請大家多多支持!

李怡青教授駁斥反同人士的偽學術謬論 –2014/10/16立院婚姻平權法案公聽會 第二輪發言


2014/10/16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舉行「用平等的心把每一個人擁入憲法的懷抱–同性婚姻及­同志收養議題」公聽會

國立政治大學心理系暨心理學研究所李怡青教授(現任伴侶盟理事)逐項駁斥反同陣營偽學術主張

逐字稿全文

根據剛剛前面的發言,我列成以下幾點:

第一個,是婚姻。我相信婚姻鼓勵的並不是特定的性行為,而是願意持續地經營長期的關係。我想到的例子就是隨地亂丟垃圾,到底我們是為了這個,因為隨地亂丟垃圾會被罰錢所以我們不隨地亂丟垃圾,還是因為我們認為保護我們地球環境的清潔或整潔,是一個應該要有的行為?所以我認為婚姻制度裡面並不是透過一個婚姻制度的建立來彰顯異性戀關係的優勢,而是應該要在教育在關係裡面我們到底追求怎樣的重要價值?

第二個,我想詢問的是判斷同性戀能否改變的是個人還是精神心理學的專業,

就我所知,走出埃及的前主席,在國外的走出埃及前主席已經公開自承,同性戀的性取向是沒有辦法改變的,甚至也已經解散了國外的走出埃及。不過我不是太清楚為什麼,我們國內走出埃及還持續在運作當中呢?

第三個,是回應剛剛郭大衛先生的發言。我不曉得你們做了什麼研究能夠來確立說同性婚姻的合法化無助於同性戀者的身心健康,因為在我國還沒有通過同性婚姻的合法化。

第四個,剛剛曾品傑教授有提到的兩個人,Allen跟Ragnes的研究,在美國的法庭上面也聽取這兩個人的研究,在他們法院的判決,在密西根的法庭,在他們的法院認為這兩個研究者呢,Ragnes即便是美國社會學協會跟他所任職的機構都不同意他的立場,然後密西根法庭也會認為說Allen的研究沒有辦法說明說這個所發現的差異到底是為了什麼,因為如果很多同性戀家庭領養的孩子是經歷了所謂的家庭破碎,那在這個特定的年齡之間,沒有進到大學應該是一個很合理的發現,並沒有辦法來證實同性戀性取向有怎樣的缺陷。

那我要再次的強調,這些研究發現都不是同性戀者要來證明自己值得這些權益,這些研究發現都是應該要來證明同性戀性取向者不值得國家給予這些權益,研究必須要來證明的而不是先剝奪他們的權益,然後來要求這個同性戀性取向的人來證明自己值得這樣的權益。

那接下來我要講的是,其實我自己在學校也曾經被霸凌過,因為我自己的父親曾經代表台灣政府到南非去提供醫療方面的服務,可是我都知道我被霸凌不是我爸爸不好,是這些小朋友不好,是小朋友沒有感謝我父親的貢獻。

那我們大人們,難道要因為有一些小孩,可能在學校裡面霸凌同性戀家庭的孩子,來阻止同性戀者享有這樣的權益,還是我們可以認識到這個過錯不在於同性戀者,而是在於這個社會,然後能夠給予孩子更好的性別平等的教育。我覺得這樣子才是一個更好的狀況,那我就結論到這裡,謝謝!

李怡青教授駁斥反同人士的偽學術謬論 –2014/10/16立院婚姻平權法案公聽會 第ㄧ輪發言

2014/10/16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舉行「用平等的心把每一個人擁入憲法的懷抱–同性婚姻及­同志收養議題」公聽會

國立政治大學心理系暨心理學研究所李怡青教授(現任伴侶盟理事)逐項駁斥反同陣營偽學術主張

逐字稿全文:

主席、各位委員、學者專家、媒體朋友以及其他來賓大家好。

我是一個心理學者,我的研究專長是在性別議題,以及偏見與歧視。根據我的專業,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可以鼓勵願意經營長期關係的同性戀者,也可以協助社會許多等待伸出援手的孩子。

學術界對於性取向的研究,使得醫學與心理學專業瞭解到人類性行為有很多的樣態,而同性戀性取向不會導致精神疾病。這也促成了許多的專業組織,像是世界衛生組織、美國精神醫學會、美國心理學會對同性戀的除病化。這顯示有些人認為同性戀是不正常的,或者是一種精神疾病,是對精神醫學專業以及心理專業的無知。

有些極端的團體到現在還在鼓勵、還在鼓吹同性戀是可以改變的。我發現今天公聽會的資料裡面,就有這樣的團體的這個資料,請問,如果同性戀不是精神疾病,為什麼他要被改變?如果今天有一位異性戀,因為家裡對「性」非常的保守,以至於對於「性」非常的焦慮,請問我們改變他的異性戀嗎?

有些人認為同性戀的研究還不夠多,所以我們不夠瞭解,其實同性戀除病化以後,已經有上萬筆關於同性戀的研究,這裡面包含心理健康、親密關係以及家庭功能的研究,國內學者也有開始這方面的研究。主要的這個研究發現,我想,提供給修法或者是立法的參考應該是在於,這些研究是不是告訴我們說,同性戀者相較於異性戀者,有重大的缺陷以至於沒有辦法享有這樣的平等權,如果這些研究沒有辦法成立這一點的話,國家對於同性戀者的權利剝奪就是一種機構的歧視。

那我要介紹這方面的研究,我把它歸類為四點:

第一點,研究發現,無論是亞洲人、華人、白人、黑人,越願意肯定自己的同性戀者,心理越健康。

第二點,同性戀者經歷社會上許多的偏見與歧視,使得同性戀者遭受不必要的壓力。目前已經有一些國家或地區對於同性婚姻合法了,研究也發現這樣的合法可以使得同性戀者的身心狀況更好,我相信這是因為它可以彰顯社會對於同性戀者的友善。Wight等人在加州3萬多人的研究發現,已婚同性伴侶的心理健康比未婚同性伴侶還要好,而其中,我特別看了,亞裔同性戀樣本的反應跟其他族裔的反應也非常相似。

第三點,研究發現,同性戀伴侶與異性戀伴侶的關係經營與家庭經營都非常相似,研究指出理想的親密關係的決定因素,不是伴侶的性別,而是彼此的相似程度、願意對關係的投入程度與對彼此的信任。這個在台灣的研究也有相似的發現。

而在家庭功能中,研究發現,同性戀家庭的孩子跟異性戀家庭的孩子,都能夠知道自己的性別,而且在性取向、男性化與女性化的行為樣態、孩子的思考能力、親子的關係品質、面對挫折時的情緒與行為的調適,都是一樣好的、沒有差異,甚至比起異性戀家庭的孩子,有些研究顯示,同性戀家庭的孩子比較不會用性別框架來限制自己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

這些親子的研究必須遍佈美國、加拿大、丹麥、比利時、荷蘭、澳洲,其中也不乏有亞裔的樣本,這顯示同性戀者與同性戀的家長可以充分運用自己的資源扮演好一個情人與一個家長的角色,同性戀家庭的孩子可以有健全的發展,認為在同性戀家庭長大的孩子無法得到良好的同性楷模或會因此成為同性戀,是不受學界支持的無稽之談。

不過有些研究顯示,同性戀家庭的孩子相對於要花比較多心力來考慮,是不是要來揭露家長的性取向。我想,這顯示的是我們的社會對同性戀家庭不夠友善,

會因此帶給同性戀家庭和他們的孩子不必要的負擔,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同性婚姻應該要合法化的原因,因為這樣可以帶給同性戀家庭更友善的環境。

第四點發現,社會上有許多等不到出養機會的孩子,給予同性戀者領養權可以協助更多需要社會伸出援手的孩子。研究顯示說,在機構長大的孩子,有73%的比例會缺乏安全感,較難建立信任持久的關係。這樣的比例相較於沒有經過家庭破碎的孩子只有15%,這樣的比例是比較高的。而被領養的孩子,這樣的比例可以大幅降至31%,所以我們應該要提供給孩子更多可以獲得領養的權利。

研究顯示,男同性戀、女同性戀與異性戀的領養家庭,兒童的表現大同小異,所以我們要提供給孩子們更多可以被領養的權利,就應該要提供給同性戀者領養權。孩子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被領養,應該以個案來做決定,而不是以整體的,因為同性戀這樣子的一個性取向,被剝奪這個領養的權利。

最後我要以同性戀家庭已經成年的孩子公開發表的言論,來做個總結:撫養孩子並不容易,同性戀家庭也有自己面對的困難,但是絕大多數這些孩子都感謝自己的同性戀家長,會願意婚姻平權盡一份力,

第一,Zach Wahls,23歲。曾經因為母親染上重症,而母親跟她的伴侶又沒有辦法有正式的婚姻關係,而擔心自己的下場,目前是同性平權運動者,有了一本書國內也有翻譯《我的兩個媽》。在愛荷華審理同性婚姻的議會上,他說:「家庭的意義來自家庭成員彼此承諾,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家庭的意義來自連結我們彼此的愛。」,愛荷華在2009年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

Jeff DeGroot,28歲,法學博士。他說,「我的媽媽們會打棒球、帶我去健行,就像任何一個男人能做的,我的生命中有非常多的男性楷模,我從沒有因為缺少父親而覺得少了什麼。」

Danielle Silber,31歲,目前擔任國際救援委員會的資金募捐者。曾在青少年的時候因為學校的恐同氛圍而感到困擾,不敢跟媽媽們說,擔心她們會難過,但是她現在成為驕傲的同志家庭孩子。參與COLAGE (Children of Lesbians and Gays Everywhere)一員,並成為其紐約分會的會長,他說,「能讓更多人聽到我們的聲音 無知的偏見者就會減少。」

Jesse Levey,34歲,共和黨社運人士。相信家庭價值、小政府與他同志母親結婚的權利。他說,「我的家庭堅信家庭價值,我在一個充滿愛與關懷的家庭長大,這讓我成為一個自由的思考者。家庭是照顧你的孩子與尊重彼此,而與你的性取向無關。」

Abigail Garner,42作家。她後來訪問了成年後的同志家庭孩子,並將之集結成書《Family Like Mine》。她的父親是同性戀,她鼓勵同性戀家長應該以孩子能懂的語言跟孩子溝通,來協助孩子們在恐同的環境中生存。她也說,「停止假想什麼是我家的最大利益、說什麼同性戀家長不應該有孩子,孩子的最大利益應該是在愛與滋養的家庭中成長,且不受政治力的影響。」

這個名單可以更長更多,如果你對於同性戀家庭與他們的孩子有疑慮,不要自己為他編造什麼悲慘的經歷,去讀讀他們寫的文章以及書,你會了解:理想關係與理想家庭的標準,不是表面的一男一女而是承諾用心與愛。異性戀者能夠做的同性戀伴侶也可以做到,那麼同性戀要不要、同性婚姻應不應該合法?

有人認為同性婚姻不符合傳統的華人文化,但是在一百年前的台灣社會也沒有一夫一妻制阿!因此我們沒有辦法從華人的傳統文化去尋找這個答案,同性婚姻是不是能夠合法,這是我們自己要做決定的,我國同性婚姻合法化與領養權的通過,可以保障願意經營長期關係的同性戀伴侶、提升他們的身心健康,也可以幫助許許多多的孩子。請各位敞開心胸,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謝謝!

許秀雯律師犀利回應衛福部、法務部與反同人士–2014/10/16立院婚姻平權法案公聽會 第二輪發言

2014/10/16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舉行「用平等的心把每一個人擁入憲法的懷抱–同性婚姻及­同志收養議題」公聽會

伴侶盟執行長許秀雯律師切中要害、犀利回應衛服部、法務部與反同人士的偏見與盲點,堅定捍衛伴侶盟草擬、鄭麗君委員提案之婚姻平權法案。
—————————————————————-

(第二輪發言全文逐字稿)

許秀雯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執行長)_第二輪發言

主席、各位先進大家好,我簡單回應幾個問題。第一個我們看到,剛剛衛福部有提到醫療法的問題,說已經允許關係人(簽署手術同意書),我讀過你們的函釋,確實是說關係人包含摯友、同居人等等之類。但目前實務上可以了解的狀況、我們收集到的實務第一線醫護人員以及病人的狀況是,醫院事實上對於怎麼樣認定關係人是有困難的,而且在跟原生家庭(法條上)更先位的這些親屬之間,有對於醫療決定意見不一致的時候,這時候什麼樣的醫療院所在作相關處理時竟會捨「有明文法定親屬關係之人」的意見,而就「關係人」呢?我想這是非常明確的一個困境,而這個困境就是因為身分關係沒有真正得到法律認定所致。

第二個,談到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決定事實上根本沒有「關係人」這一款,換言之在這種狀況底下,同性伴侶只能夠藉由簽訂醫療委任代理的書面才能夠處理,萬一將來陷入意識不清,又沒有預立簽署醫療委任代理書面,同性伴侶根本沒有辦法以關係人身分來幫忙做決定,那這個意思是什麼?意思是身分關係就是一種default的版本,這個版本是告訴我們,在我們千變萬化的各種有社會風險的日常生活中,如果我們發生了意外,如果我們有了一些變卦,我們有一些狀況的時候,誰是最可能跟我們最親密,最可能考慮我們最佳利益來做判斷的人,這也是為什麼同志伴侶關係能不能得到身分上的合法性,會有如此重大影響的原因。

我想要回應郭大衛秘書,謝謝他跟我們分享了很多他的歷程,我想說的是我們當然尊重您的選擇,這是您對於您個人生命的一個選擇,但是我想要提醒的是,您的選擇或您的改變,對您而言是有意義或有價值的,並不表示對其他的人來說,他們也應該做這樣的選擇跟這樣的改變,甚至我必須說,從您剛剛描述的方式,或其他一些先進描述的方式,似乎是覺得選擇同性戀的生活是一個比較不好的選擇,所以認為同性婚姻合法化,等於一把把徬徨中的青少年或者性向未定的人就推入了同性戀的深淵。我想說的是,其實我們的法律如果要婚姻平權,就是為了要推翻這種次等化同性戀的預設,事實上我們就是要告訴群眾、告訴人民,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都是一樣(好)的,彼此之間沒有價值的高低,我覺得這個是問題的所在,你認為「避免讓一個同性戀繼續當同性戀,對他是好的」,如果你這樣想,你可能主觀上真的認為這對他是好的,但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想的同時,正是因為你認為「同性戀是不好的」,而這件事就是我們想要打破跟改變的。我們認為這種認為同性戀是不好、不正常、不自然的想法,就是造就了、導致了現今這麼多的歧視和霸凌的根源。

最後我也要回應一下稱謂的問題,包括(法務部)次長有提到說要把我們法條中這些父母改成雙親,好幾位先進也提到改成雙親一、雙親二這個議題,我想很認真地回應一下,其實剛剛次長剛剛說了一句話很適合拿來回應,次長質疑說這樣子把這些異性戀、有男女二分的用語改掉,這樣恰當嗎?他認為不宜改掉,因為他認為法律應該要有「普遍性」。其實我想說的是,正因為法律具有普遍性,所以我們才應該要把法律用語中立化,以含納多元性別,為什麼這樣說?我們要知道這個世界上不是只存在男與女、異性戀,就是因為有其他多元性別的人,有雙性戀、陰陽人、有其他性別認同不明的人,他們沒有做錯什麼,他們跟異性戀一樣自然健康,就是因為這樣才要把所有的人擁抱在法律的保障範圍之內,允許這些人可以做出(結婚、收養的)選擇。

另外我必須要說,我們草案的版本從來沒有意圖要取消文化裡面「父」跟「母」的稱謂,包括戶政上你要繼續稱父或母、祖父母,這些都是OK的,民法法律用語跟戶政行政實務上的稱謂這是兩件事,我認為不應該混為一談,在國外也有很多的例子,事實上你要保留這些有性別分化的稱謂在技術上也不是做不到。

最後我想要跟大家談界線的問題,很多的朋友擔心說同性婚姻合法化是不是就沒有界線了,那亂倫為什麼不可以結婚、跟小孩子為什麼不可以結婚,我想法律當然就是要處理界線的問題,但是我們能不能回到問題的焦點來,我們法案的重點在哪裡,在於我們認為不應該用性傾向作為劃分「是否具有締結婚姻資格」這件事,法案裡頭結婚的標準事實上所有的條件包括締婚的年齡、親等的限制、重婚的限制是不分性向全部都適用的,在此去談以上其他顧慮,我認為這是(故意)模糊現在立法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