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報名中!】打造性別友善城鄉,地方議員聽你說!

民意代表告訴你2-01

這幾個月來,關心婚姻平權進度的朋友一定非常好奇,為什麼桃園、高雄、台北、台中市政府,像是比賽看哪個城市對同志最友善似的,數個市長答應開放聯合婚禮讓同志參加;高雄與台北則是開放同志伴侶註記;台中市府則發了文給轄內醫院,說明醫療法中關係人包含同性伴侶,有權簽署手術同意書;北市府更率先認為國家不讓同性伴侶登記結婚有違憲之虞,送出釋憲申請書給中央。

其實,各地進展之所以如此神速,是因為有在地議員認真質詢的結果! 讓我們和這些對同志特別有概念的議員面對面,聽議員們分享他們在議會推動友善同志政策的經驗,議員們也聽我們談,我們對他們的期許。

主持人: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與談人:高雄市議員高閔琳、新竹市議員周江杰、台北市議員黃向羣、台北市議員王閔生
時間: 2015年9月9日(三) 19:00-21:00
地點: 伴侶盟辦公室(台北市文山區景福街3巷21號1樓)
我要報名

【九月文化沙龍(一)】 張懋禛牧師,《撫摸》—台灣首張同志音樂專輯的歷史回顧與意義

2015_9_1banner「不敢輕易推開窗 我是否有同樣的陽光」--台灣首張同志專輯《撫摸》中的歌曲《認真去愛》

近年來提到同志歌曲,大家腦海中浮現的也許是張惠妹的〈彩虹〉、蔡依林的〈不一樣又怎樣〉、Lady Gaga 的〈Born this Way〉。這些音樂人透過樂曲,表達對同志人權的重視,也被視為能真切描繪同志心聲的重要歌曲。

然而,早在1997年,「同志」還被台灣社會以獵奇角度看待、警察侵權不斷的年代,就已經出現了一張全同志音樂創作專輯《撫摸》。十二首歌曲,將同志的抑鬱、渴望、情慾、堅強……種種感受,有血有肉地呈現出來。

本月沙龍十分榮幸能邀請到擔任《撫摸》專輯統籌人的張懋禎牧師,他將與我們分享當時製作專輯的點點滴滴、每首歌曲所代表的心境,以及它在同志運動中的特殊意義。

—— 講座資訊 ——

時間:9/12(六)PM14:30-16:30
地點:伴侶盟(台北市文山區景福街3巷21號1樓,捷運萬隆站一號出口,志清國小旁)
講者:張懋禛牧師
費用:每人酌收100元,學生50元,伴侶盟會員免費。

點我報名!

—— 講師簡介 ——

張懋禛牧師,台灣同志運動初起步的九O年代,在1995年3月創立政治大學「陸仁賈」同志社團,10月與已故楊雅惠牧師和另一位牧師之子一同創立全台灣第一個同志基督徒組織「約拿單團契」(隔年5月設立為「同光同志長老教會」)。1997年擔任全球第一張華人同志音樂創作專輯「撫摸」統籌召集人並詞曲創作「彩虹夢」。1998年到美國讀書加上於2001~2002年在全球最大同志基督徒教派「大都會社區教會」(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 的生活與工作經驗,繼續形塑他對於「用基督信仰行動力爭取同志平權」的神學觀與新策略。張牧師曾任職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研究與發展中心四年,推動教會界對同志議題的對話與改革。2008年創立「真光福音教會」,一間不分LGBTSQQI接納所有人、關心不同社會議題的教會,營造性別、年齡、社會處境、家庭型態等皆友善的信仰環境,致力於基督宗教的改革,在世上建立仁愛與公義的上帝國度。

【伴盟聲明】全力支持許秀雯成為綠黨不分區參選人

2015/8/24

伴侶盟自 2010 年開始積極運作,靠著民間的力量,自主草擬了婚姻平權、伴侶制度、家屬制度等「多元成家」三法,在積極的社會倡議與 LGBT 社群共同努力下,終於成功打破社會沉默,首先讓「婚姻平權」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議題。2013 年婚姻平權法案在鄭麗君、尤美女等友善立委的支持下,正式送進立法院一讀通過,讓許許多多原本甚至不敢抱期待的同志,燃起希望。

這幾年伴侶盟勤跑基層,每年在全台主辦或受邀近百場講座、數十次在街頭連署、一次次大型集會等經驗,在此我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大家,「婚姻平權」不分城鄉、不分南北,台灣多數的公民都是抱持祝福與正面支持的態度!

然而,在遊說兩大黨的過程中,我們卻反而感受到深刻的挫折與失望。

這兩年多來,我們和兩大黨的黨中央都有數次會面的機會,過程中,我們除了堅定表達「同志平權無法再等」等基本訴求外,也都會提出社會支持度與民調早已過半、超過百位藝人與名人連署表態力挺等相關資料。但是,無論我們提出再多的論述與數據,兩黨給我們的回應永遠都是「基層反對聲浪很大」、「黨內沒有共識」,並一再用明示或暗示,告訴我們「同志族群是空氣票,如果哪個政黨支持婚姻平權,同志族群不一定會支持這個政黨,但宗教團體一定會反對這個政黨」。

這些挫折讓我們了解到,單靠立法院個別友善立委的積極相挺,力量依然有限。只要立法院依然是兩大黨把持、只要兩黨的黨中央與黨團不願意點頭、只要立法院沒有一個將 LGBT 平權議題當作最優先法案處理的立委,那麼,婚姻平權法案就算有再高的社會支持度、就算同志可以號召數十萬人上街,我們的法案還是會被擱置、還是會被延宕,而四年很快就會過去,LGBT 群體中無數的生命持續被消磨、持續等待,我們所有的努力又將再次重新來過。

「求人更要求己」,台灣的立法院從來沒有一席公開出櫃的同志立委、LGBT 的政治代理人,同志的權利當然總是被放置在其他議題之後。

於是,伴侶盟在去年年底開始思考,同志社群是否能透過政治化的行動,撐出同志的政治影響力,來突破目前法案遊說的瓶頸?社運團體與新政治運動,該是什麼樣的關係?

我們認為,台灣政治的困境,在於兩黨政治結構之下,國會過半的政黨總能掌握絕對的優勢,往往需要公民社會捲動巨大的能量與壓力,才能翻轉少數關鍵的政策方向。因此,台灣要開創新政治的關鍵,就在於國會需要兩大黨以外強而有力、堅守進步價值、能真正監督執政黨的第三股政治勢力進入。

也正因為過去數十年,有許多試圖打造第三勢力政黨的朋友前撲後繼的嘗試與努力,讓我們體認到,繼續期待別人投入,這股新的力量終究不會憑空長出來,新政治的改革勢必需要積極參與社會改革的各個公民團體,進一步參與政治,將各自對自身領域的專業帶進國會,才有可能改變台灣的政治局勢,強化公共政策制定的品質。

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看見近年來台灣的重大關鍵時刻,LGBT 社群都沒有缺席。無論是進步的倡議行動、鄉村草根的組織或實踐,到大型的社會運動與集會,甚至是急難救災,我們總能發現同志朋友在第一線或幕後的投入,扛起重要的工作與責任。作為一個長期關注並推動 LGBT 相關權益的團體,我們認為,此刻我們不僅該一起投入、參與台灣政治改革的行動,也更需要關注並提問:同志在這一波新政治運動中扮演什麼角色?攸關同志生命與權益的議題,是否能在新政治中被優先看待?

伴侶盟在今年年初,透過三天兩夜的共識營,組織內部理監事與志工共同做出了與綠黨合作的決定。不僅是因為綠黨內有許多長期投入的同志夥伴,也因為綠黨所稟持的核心價值與理念,是伴侶盟願意長期經營與推動的方向。

經過多個月來的對話,我們感謝綠黨確定提名伴侶盟執行長許秀雯,成為綠黨不分區立委,雖然排序尚待近期提名委員會決定,但這已經是台灣史上第一次,有政黨願意將出櫃同志放置在不分區立委名單、用實踐行動把同志婚姻的議題搬到大選的舞台上!

相信大家都知道,過去出櫃同志辛苦參選的經驗,都是角逐區域立委或議員,不在該選區的同志朋友即便再相挺,也無法投下自己支持的那一票;然而這一次,不管你住哪裡,任何一個願意相挺同志人權的台灣公民,都可以將手上的政黨票投給綠黨,只要跨過了足夠的門檻,我們就能夠創造歷史,有第一席同志立委進入立法院,捍衛我們的權利!

與綠黨合作、推舉許秀雯參政是伴侶盟共同的決定,因此許秀雯也將是伴侶盟的政治代理人。接下來半年的時間,伴侶盟的每一位專職與長期志工夥伴,除了維持既有的工作,亦將全心投入輔選,並將藉由這次的政治參與行動,拓展「多元成家」運動的能見度,加速社會對同志群體的認識與了解。

最後,我們希望邀請所有伴侶盟的好朋友一起加入這場行動,我們正開始規劃各種全台巡迴的宣傳活動,需要大量的人力,也需要募集更多資源。請跟我們一起站出來,一舉突破政黨票的門檻,將伴侶盟許秀雯送進國會,成功的讓其他政黨看見 LGBT 的政治實力。我們相信明年的選舉,我們將能夠證明:同志絕不是空氣票!

同志許秀雯 綠黨不分區 按讚!
#愛查某ㄟ歐巴桑
#多元成家前進國會

【新聞稿】假蒐集民意,真拖延平權— 請法務部說清楚「政策平台」的提案要幹嘛?

B-3719

假蒐集民意,真拖延平權—請法務部說清楚「政策平台」的提案要幹嘛?
社團聯合記者會 新聞稿

法務部在8月3日假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網站,拋出三項與同性伴侶權益保障有關的提問,並開放民眾留言與投票,短短十天已經有三萬多人投票、將近四千則留言。但法務部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清楚未來將如何運用這項調查結果,對於數百民眾留言質疑為何獨漏「直接修改民法」選項,法務部也避不回應。

今日(14日)關心婚姻平權的各團體來到法務部前,要求法務部出面說明,法務部由法律事務司的專員出面接下陳情,伴侶盟許秀雯律師期盼法務部傾聽民團建議,並出面回應,否則不排除發起更大規模的抗爭。

法務部的線上平台問題重重—既非「投票」,也非「民調」,更非「審議民主」

去年九合一大選後,我們看到各級政府開始努力在政策決定的過程中納入民間意見,並嘗試使用線上系統開放民眾參與政策討論,這一方向我們認為值得肯定。但是法務部此次作法,不但手段粗糙,且意圖令人存疑。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簡稱:伴侶盟)執行長許秀雯就質疑,這根本是法務部繼續延宕婚姻平權立法的煙霧彈。

台大學生會性別工作坊發言人張明旭質疑,根據他們測試結果,任何人皆可輕易的大量灌票。而且在平台設計上,使用「贊成/反對」二分法投票,造成正反雙方強力動員。而法務部也並未做到民主審議中最基本的「將民眾發言重新整理與彙整」,且也並未將其中情緒性及人身攻擊部分移除,造成歧視言論滿天飛。若法務部最後要把贊成或反對的投票結果當成任何政策參考的依據,都是不民主的。

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則質疑法務部立場偏頗,在提案內容故意不提「修正民法」,企圖誤導民眾「同性婚姻專法」就是一步到位。除此之外,法務部的說明文字,更是讓看過的民眾以為他國都是先通過「同性伴侶法」,再通過婚姻平權,但事實並非如此。南非就是一步到位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而且法國、荷蘭並非先通過「同性伴侶法」,而是先通過不分性別、性傾向都可進入的「伴侶法」,之後再通過婚姻平權。簡至潔強調,如果法務部要率先通過不分性別都可使用的「伴侶法」,伴侶盟也樂見這個發展,但絕對反對為同性伴侶立專法,因為隔離不是真平等。

綠色酷兒協會秘書長賈伯楷則批評法務部發起網路調查的動機可議。法務部過去幾年已經做過至少兩個研究案,其中的民調顯示,支持婚姻平權的意見過半;法務部也曾找過正反雙方團體開了數次座談會,正反雙方的意見法務部心知肚明,既然如此,法務部為何還要再次發起網路調查?若法務部真的「具有民主審議精神」,面對各式各樣不同的網友意見,應該在討論過程聚焦彙整出網友的幾個主要意見,再根據歸納結果繼續討論,而非放任不同意見互相叫罵,這根本不是審議!

法務部已違反兩公約,應盡速修法確保人權,而非用民調繼續延宕

2013年兩公約初次國家報告中,國際專家的結論性意見第78點、第79點已經清楚說明,國家應修正民法,以保障我國同性伴侶與同居伴侶的基本權利。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秘書韓宜臻抨擊法務部,就算想要推動真正的「具有審議式民主精神的公共政策參與」,審議的範疇也不該是「是否贊成給予同性伴侶權利」,因為討論「是否給予」已違反了上述的結論性意見。韓宜臻也提醒法務部,基本人權是一個人與生俱來、不可割讓的權利,基本人權不可以用投票決定。

婦女新知基金會長期關注「廢除通姦罪」,此次法務部亦將「是否廢除通姦罪?」開放線上民調,對此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林秀怡回應,2013年兩公約國家報告審查中,國際人權委員不僅針對同性伴侶與同居伴侶保障有具體的建議,在第70點更是清楚建議國家應廢止刑法通姦罪,但是法務部面對人權修法,除了一再舉辦民調、委託研究、公聽會來拖延修法外,從無具體作為。林秀怡建議,法務部應該盡速完成本土實務案件之分析、提出改善現存通姦罪的弊害的可能方法、努力建制一套完善的解決機制,促成社會多方的思考與對話。

不只是法務部把民調拿來當成擋箭牌,內政部也是居心叵測。性別不明關懷協會策略長吳伊婷表示,在跨性別者的議題上,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行政院、衛福部,以及CEDAW國際專家都已經明確表態性別認同是基本人權,而立法院也在2014年12月通過臨時提案變更性別不需要進行強制手術。然而內政部卻在前兩個月,針對跨性別者及陰陽人變更登記身份證性別一事委託民間調查公司民調,吳伊婷指責內政部根本就是目無法紀,人命、人權豈是我國政府部門可以用民調來操弄的?

兩點訴求
針對法務部此次將同性伴侶權益相關提案放置於政策平台,我們提出兩點訴求:

第一, 法務部應該針對以下問題具體說明。

  1. 此政策平台提案的操作,性質上其實既非「投票」,更不是「民主審議」,充其量只能稱之為「完全欠缺信度的網路民調」。法務部必須清楚說明此調查結果會如何運用,而不是在規則不清的情況下,輕率地放置在網路平台邀請人民參與。
  2. 法務部必須說清楚直接修正民法為什麼不是選項?
  3. 針對此政策平台已經顯見的缺失,包括:可灌票、提供出來的訊息具有誤導性、法務部未將留言彙整聚焦,法務部應說明未來將如何改善

第二, 我們樂見政府在制定政策過程中開始傾聽民意,但保障人權是政府的義務,人權政策不能取決於民調,何況是「完全欠缺信度的網路民調」! 我們要求法務部在第八會期開議後,遵從兩公約人權委員的建議,積極配合立法院審議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盡速落實婚姻平權。

時間:2015年8月14日早上十點
地點:法務部門口
記者會流程與發言:
主持人: 許秀雯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執行長,執業律師)
發言人: 簡至潔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賈伯楷 (台灣綠色酷兒協會秘書長)
張明旭 (台大學生會性別工作坊發言人)
韓宜臻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秘書)
吳伊婷 (性別不明關懷協會策略長)
林秀怡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
聲援團體:同光同志長老教會、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殘酷兒

法務部假民主審議之名,行詐騙之實

2015/8/8 文/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法務部七月中拋出風向球,宣稱將逐步保障同性伴侶的權益,初步要先制定「同性伴侶法」,並開放線上民調,依照民調結果不排除「一步到位」,直接制定「同性婚姻法」。這說法看似法務部有可能在民意支持下,直接支持「婚姻平權」,殊不知法務部根本包藏禍心,完全沒有把「直接修正民法,開放婚姻當事人不限性別」當成可能的修法選項之一。

依照法務部8月2日上線的提案,說明看似中立客觀,實質上卻非常偏頗,在提案中,先假中立的列舉國內對同性伴侶保障的三種不同看法,包括「有認為應就特定事項保障不足之處加以修正即可,而無須制定專法;惟亦有主張有制定專法之必要者,此又區分兩種意見:不更動婚姻定義、漸進式制定『同性伴侶法』保障『伴侶權』,或者,承認同性戀者之『婚姻權』、一步到位制定『同性婚姻法』。」然而這三種不同看法中,卻完全沒有提到「直接修改民法」的可能。然而,無論是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草擬的婚姻平權法案,又或者是尤美女立委草擬的法案,都是直接修改民法,將婚姻開放給無分性別、性傾向的兩人締結,法務部在提案說明中獨漏此看法,恐怕不是疏失,而是從頭到尾都打算採隔離立法,卻假開明,讓不明就裡的人以為選擇「同性婚姻法」就是「一步到位」的支持平權,這根本就是蒙混世人,侮辱人民的智慧。

除此之外,在法務部的提案內容中,對許多事實與現狀的描述並非客觀,而是夾帶著引導與預設,企圖影響人民的判斷與選擇。比方說,法務部先列舉所有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然後再以法國和英國為例,說明這些國家都是「先制定伴侶制度之法律,經由國內長時間(法國14年、英國10年)之適應,才朝同性婚姻之立法方向努力。」法務部這個「適應說」,根本就是誤導民眾相信「直接通過婚姻平權是不可能的」,必定得繞道而行好讓社會「適應」同性伴侶的存在。然而,事實上並非所有國家都曾先立同性伴侶法,南非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與其說是先通過同性伴侶法是為了讓社會適應,不如說那是爭取平權的妥協或失敗。至於這個過程要多長,完全取決於該國的政治機會何時到來,而非「社會何時可以適應」。

在同性戀者收養子女的提問中,法務部更是不負責任的只提供一項民調數據,企圖證明台灣多數人認為同性伴侶收養孩子會對孩子有負面影響,但卻完全不提這項民調是何時做的?誰做的?可信度如何? 也完全未提出具有可信度的科學研究數字,讓人民判斷同性伴侶是否合適收養孩子。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健康與行為研究教授亞當斯,與俄勒岡大學社會學教授賴特,在今年6月發表了一份報告,分析了一萬九千筆資料,說明科學界這十年來對於「雙親無論是何種性傾向,對於子女教養並無差別」已有高度共識,影響孩子教養最重要的因子是家庭不穩定,而非雙親的性傾向。法務部捨棄重量級的科學報告,卻選擇提供一項不知名的民調,企圖暗示同性伴侶教養孩子會有負面影響,這絕非符合審議民主的精神。

法務部宣稱這是一項具有審議式民主精神的公共平台,但我看到的是包藏禍心的提案內容,三個月後無論投票結果如何,都不會出現直接修改民法,還給同志伴侶平等結婚權的選項。辛苦的人民,我們真的要繼續陪法務部玩下去嗎?

此文刊於風傳媒觀點投書原址請見
// g?b=a+f+b:(g+=f.length,f=a.indexOf("&",g),b=0<=f?a.substring(0,g)+b+a.substring(f):a.substring(0,g)+b)}return 2E3<b.length?void 0!==d?q(a,c,d,void 0,e):a:b};var ca=function(){var a=/[&\?]exk=([^& ]+)/.exec(t.location.href);return a&&2==a.length?a[1]:null};var ea=function(){var a=da;if(!a)return"";var c=/.*[&#?]google_debug(=[^&]*)?(&.*)?$/;try{var b=c.exec(decodeURIComponent(a));if(b)return b[1]&&1<b[1].length?b[1].substring(1):"true"}catch(d){}return""};var fa=function(a){var c=a.toString();a.name&&-1==c.indexOf(a.name)&&(c+=": "+a.name);a.message&&-1==c.indexOf(a.message)&&(c+=": "+a.message);if(a.stack){a=a.stack;var b=c;try{-1==a.indexOf(b)&&(a=b+"\n"+a);for(var d;a!=d;)d=a,a=a.replace(/((https?:\/..*\/)[^\/:]*:\d+(?:.|\n)*)\2/,"$1");c=a.replace(/\n */g,"\n")}catch(e){c=b}}return c},u=function(a,c){a.google_image_requests||(a.google_image_requests=[]);var b=a.document.createElement("img");b.src=c;a.google_image_requests.push(b)};var v=document,t=window;var ga=String.prototype.trim?function(a){return a.trim()}:function(a){return a.replace(/^[\s\u00a0]+|[\s\u00a0]+$/g,"")},ha=function(a,c){return ac?1:0};var w=Array.prototype,ia=w.indexOf?function(a,c,b){return w.indexOf.call(a,c,b)}:function(a,c,b){b=null==b?0:0>b?Math.max(0,a.length+b):b;if(k(a))return k(c)&&1==c.length?a.indexOf(c,b):-1;for(;b<a.length;b++)if(b in a&&a[b]===c)return b;return-1},ja=w.map?function(a,c,b){return w.map.call(a,c,b)}:function(a,c,b){for(var d=a.length,e=Array(d),f=k(a)?a.split(""):a,g=0;gparseFloat(a))?String(c):a}(),wa={},xa=function(a){if(!wa[a]){for(var c=0,b=ga(String(va)).split("."),d=ga(String(a)).split("."),e=Math.max(b.length,d.length),f=0;0==c&&f<e;f++){var g=b[f]||"",l=d[f]||"",r=RegExp("(\\d*)(\\D*)","g"),F=RegExp("(\\d*)(\\D*)","g");do{var m=r.exec(g)||["","",""],C=F.exec(l)||["","",""];if(0==m[0].length&&0==C[0].length)break;c=ha(0==m[1].length?0:parseInt(m[1],10),0==C[1].length?0:parseInt(C[1],10))||ha(0==m[2].length,0==C[2].length)||ha(m[2],C[2])}while(0==c)}wa[a]=0<=c}},ya=h.document,za=ya&&B?ua()||("CSS1Compat"==ya.compatMode?parseInt(va,10):5):void 0;var Aa;if(!(Aa=!ra&&!B)){var Ba;if(Ba=B)Ba=9<=za;Aa=Ba}Aa||ra&&xa("1.9.1");B&&xa("9");var D=null,Ca=function(a,c){for(var b in a)Object.prototype.hasOwnProperty.call(a,b)&&c.call(null,a[b],b,a)};function E(a){return"function"==typeof encodeURIComponent?encodeURIComponent(a):escape(a)}var Da=function(){if(!v.body)return!1;if(!D){var a=v.createElement("iframe");a.style.display="none";a.id="anonIframe";D=a;v.body.appendChild(a)}return!0},Ea={};var Fa=!0,Ga={},Ha={},Ka=function(a,c,b,d){var e=Ia,f,g=Fa;try{f=c()}catch(l){try{var r=fa(l);c="";l.fileName&&(c=l.fileName);var F=-1;l.lineNumber&&(F=l.lineNumber);g=e(a,r,c,F,b)}catch(m){try{var C=fa(m);a="";m.fileName&&(a=m.fileName);b=-1;m.lineNumber&&(b=m.lineNumber);Ia("pAR",C,a,b,void 0,void 0)}catch(Ra){Ja({context:"mRE",msg:Ra.toString()+"\n"+(Ra.stack||"")},void 0)}}if(!g)throw l;}finally{if(d)try{d()}catch(Tb){}}return f},Ia=function(a,c,b,d,e,f){var g={};if(e)try{e(g)}catch(l){}g.context=a;g.msg=c.substring(0,512);b&&(g.file=b);0<d&&(g.line=d.toString());g.url=v.URL.substring(0,512);g.ref=v.referrer.substring(0,512);La(g);Ja(g,f);return Fa},Ja=function(a,c){try{if(Math.random()<(c||.01)){var b="/pagead/gen_204?id=jserror"+Ma(a),d="http"+("http:"==t.location.protocol?"":"s")+"://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b,d=d.substring(0,2E3);u(t,d)}}catch(e){}},La=function(a){var c=a||{};Ca(Ga,function(a,d){c[d]=a});Ca(Ha,function(a,d){null!=t[a]&&(c[d]=t[a])})},G=function(a,c,b,d,e){return function(){var f=arguments;return Ka(a,function(){return c.apply(b,f)},d,e)}},Ma=function(a){var c="";Ca(a,function(a,d){if(0===a||a)c+="&"+d+"="+E(String(a))});return c};var Na=function(a,c,b){if("array"==aa(c))for(var d=0;d<c.length;d++)Na(a,String(c[d]),b);else null!=c&&b.push("&",a,""===c?"":"=",encodeURIComponent(String(c)))},Oa=function(a,c,b){for(b=b||0;b<c.length;b+=2)Na(c[b],c[b+1],a);return a},Pa=function(a,c){var b=2==arguments.length?Oa([a],arguments[1],0):Oa([a],arguments,1);if(b[1]){var d=b[0],e=d.indexOf("#");0e?b[1]="?":e==d.length-1&&(b[1]=void 0)}return b.join("")};var Qa={g:"ud=1",f:"ts=0",h:"sc=1",c:"gz=1"};if(v&&v.URL)var da=v.URL,Fa=!(da&&0=c)){var d=0,e=function(){a();d++;dc;){if(b.google_osd_static_frame)return b;if(b.aswift_0&&(!a||b.aswift_0.google_osd_static_frame))return b.aswift_0;c++;b=b!=b.parent?b.parent:null}}catch(e){}return null},Wa=function(a,c,b,d,e){if(10<Ua)t.clearInterval(M);else if(++Ua,t.postMessage&&(c.b||c.a)){var f=Va(!0);if(f){var g={};J(c,g);g[0]="goog_request_monitoring";g[6]=a;g[16]=b;d&&d.length&&(g[17]=d.join(","));e&&(g[19]=e);try{var l=L(g);f.postMessage(l,"*")}catch(r){}}}},Xa=function(a){var c=Va(!1),b=!c;!c&&t&&(c=t.parent);if(c&&c.postMessage)try{c.postMessage(a,"*"),b&&t.postMessage(a,"*")}catch(d){}};var N=!1,O=function(a){if(a=a.match(/[\d]+/g))a.length=3};if(navigator.plugins&&navigator.plugins.length){var Ya=navigator.plugins["Shockwave Flash"];Ya&&(N=!0,Ya.description&&O(Ya.description));navigator.plugins["Shockwave Flash 2.0"]&&(N=!0)}else if(navigator.mimeTypes&&navigator.mimeTypes.length){var Za=navigator.mimeTypes["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N=Za&&Za.enabledPlugin)&&O(Za.enabledPlugin.description)}else try{var P=new ActiveXObject("ShockwaveFlash.ShockwaveFlash.7"),N=!0;O(P.GetVariable("$version"))}catch($a){try{P=new ActiveXObject("ShockwaveFlash.ShockwaveFlash.6"),N=!0}catch(ab){try{P=new ActiveXObject("ShockwaveFlash.ShockwaveFlash"),N=!0,O(P.GetVariable("$version"))}catch(bb){}}};var cb=z("Firefox"),db=oa()||z("iPod"),eb=z("iPad"),fb=z("Android")&&!(na()||z("Firefox")||A()||z("Silk")),gb=na(),hb=z("Safari")&&!(na()||z("Coast")||A()||z("Edge")||z("Silk")||z("Android"))&&!(oa()||z("iPad")||z("iPod"));var Q=function(a){return(a=a.exec(y))?a[1]:""};(function(){if(cb)return Q(/Firefox\/([0-9.]+)/);if(B||pa)return va;if(gb)return Q(/Chrome\/([0-9.]+)/);if(hb&&!(oa()||z("iPad")||z("iPod")))return Q(/Version\/([0-9.]+)/);if(db||eb){var a;if(a=/Version\/(\S+).*Mobile\/(\S+)/.exec(y))return a[1]+"."+a[2]}else if(fb)return(a=Q(/Android\s+([0-9.]+)/))?a:Q(/Version\/([0-9.]+)/);return""})();var jb=function(){var a=t.parent&&t.parent!=t,c=a&&0<="//tpc.googlesyndication.com".indexOf(t.location.host);if(a&&t.name&&0==t.name.indexOf("google_ads_iframe")||c){var b;a=t||t;try{var d;if(a.document&&!a.document.body)d=new x(-1,-1);else{var e=(a||window).document,f="CSS1Compat"==e.compatMode?e.documentElement:e.body;d=(new x(f.clientWidth,f.clientHeight)).round()}b=d}catch(g){b=new x(-12245933,-12245933)}return ib(b)}b=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return 0<b.length&&(b=b[b.length-1],b.parentElement&&b.parentElement.id&&0<b.parentElement.id.indexOf("_ad_container"))?ib(void 0,b.parentElement):null},ib=function(a,c){var b=kb("IMG",a,c);return b||(b=kb("IFRAME",a,c))?b:(b=kb("OBJECT",a,c))?b:null},kb=function(a,c,b){var d=document;b=b||d;d=a&&"*"!=a?a.toUpperCase():"";b=b.querySelectorAll&&b.querySelector&&d?b.querySelectorAll(d+""):b.getElementsByTagName(d||"*");for(d=0;d<b.length;d++){var e=b[d];if("OBJECT"==a)a:{var f=e.getAttribute("height");if(null!=f&&0<f&&0==e.clientHeight)for(var f=e.children,g=0;g<f.length;g++){var l=f[g];if("OBJECT"==l.nodeName||"EMBED"==l.nodeName){e=l;break a}}}f=e.clientHeight;g=e.clientWidth;if(l=c)l=new x(g,f),l=Math.abs(c.width-l.width)<.1*c.width&&Math.abs(c.height-l.height)<.1*c.height;if(l||!c&&10<f&&10<g)return e}return null};var lb,R=0,S="",T=!1,U=!1,V=!1,mb=!0,nb=!1,ob=!1,pb=!1,qb=!1,rb="",sb=0,tb=0,W=0,ub=[],K=null,vb="",wb=[],xb=null,yb=[],zb=!1,Ab="",Bb="",Cb=(new Date).getTime(),Db=!1,Eb="",Fb=!1,Gb=["1","0","3"],X=0,Y=0,Hb=0,Ib="",Kb=function(a,c,b){T&&(mb||3!=(b||3)||ob)&&Jb(a,c,!0);(V||U&&nb)&&Jb(a,c)},Lb=function(){var a=xb;return a?2!=a():!0},Jb=function(a,c,b){(c=c||vb)&&!zb&&(2==Y||b)&&Lb()&&(c=Mb(c,b),u(a,c),qb=!0,b?T=!1:zb=!0)},Mb=function(a,c){var b;b=c?"osdim":V?"osd2":"osdtos";var d=["//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activeview","?id=",b];"osd2"==b&&U&&nb&&d.push("&ts=1");S&&d.push("&avi=",S);lb&&d.push("&cid=",lb);d.push("&ti=1");d.push("&",a);d.push("&uc="+Hb);Db?d.push("&tgt="+Eb):d.push("&tgt=nf");d.push("&cl="+(Fb?1:0));""!=rb&&(d.push("&lop=1"),b=n()-sb,d.push("&tslp="+b));d=d.join("");for(b=0;b<wb.length;b++){try{var e=wb[b]()}catch(f){}var g="max_length";2<=e.length&&(3==e.length&&(g=e[2]),d=q(d,E(e[0]),E(e[1]),g))}2E3<d.length&&(d=d.substring(0,2E3));return d},Z=function(a,c){if(Ab){try{var b=q(Ab,"vi",a);Da()&&u(D.contentWindow,b)}catch(d){}0<=ia(Gb,a)&&(Ab="");var b=c||vb,e;e=q("//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gen_204?id=sldb","avi",S);e=q(e,"vi",a);b&&(e+="&"+b);try{u(t,e)}catch(f){}}},Nb=function(){Z("-1")},Pb=function(a){if(a&&a.data&&k(a.data)){var c;var b=a.data;if(k(b)){c={};for(var b=b.split("\n"),d=0;d=e)){var f=Number(b[d].substr(0,e)),e=b[d].substr(e+1);switch(f){case 5:case 8:case 11:case 15:case 16:case 18:e="true"==e;break;case 4:case 7:case 6:case 14:case 20:case 21:case 22:case 23:e=Number(e);break;case 3:case 19:if("function"==aa(decodeURIComponent))try{e=decodeURIComponent(e)}catch(g){throw Error("Error: URI malformed: "+e);}break;case 17:e=ja(decodeURIComponent(e).split(","),Number)}c[f]=e}}c=c[0]?c:null}else c=null;if(c&&(b=new I(c[4],c[12]),K&&K.match(b))){for(b=0;bX&&!U&&2==Y&&Qb(t,"osd2","hs="+X)},Sb=function(){var a={};J(K,a);a[0]="goog_dom_content_loaded";var c=L(a);try{Sa(function(){Xa(c)},10,"osd_listener::ldcl_int")}catch(b){}},Ub=function(){var a={};J(K,a);a[0]="goog_creative_loaded";var c=L(a);Sa(function(){Xa(c)},10,"osd_listener::lcel_int");Fb=!0},Vb=function(a){if(k(a)){a=a.split("&");for(var c=a.length-1;0<=c;c–){var b=a[c],d=Qa;b==d.g?(mb=!1,a.splice(c,1)):b==d.c?(W=1,a.splice(c,1)):b==d.f&&(U=!1,a.splice(c,1))}Ib=a.join("&")}},Wb=function(){if(!Db){var a=jb();a&&(Db=!0,Eb=a.tagName,a.complete||a.naturalWidth?Ub():H(a,"load",Ub,"osd_listener::creative_load"))}};p("osdlfm",G("osd_listener::init",function(a,c,b,d,e,f,g,l,r,F){R=a;Ab=c;Bb=d;T=f;lb=F;l&&Vb(l);U=f;1==r?ub.push(947190538):2==r?ub.push(947190541):3==r&&ub.push(947190542);K=new I(e,ca());H(t,"load",Nb,"osd_listener::load");H(t,"message",Pb,"osd_listener::message");S=b||"";H(t,"unload",Rb,"osd_listener::unload");var m=t.document;!m.readyState||"complete"!=m.readyState&&"loaded"!=m.readyState?("msie"in Ea?Ea.msie:Ea.msie=-1!=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indexOf("msie"))&&!window.opera?H(m,"readystatechange",function(){"complete"!=m.readyState&&"loaded"!=m.readyState||Sb()},"osd_listener::rsc"):H(m,"DOMContentLoaded",Sb,"osd_listener::dcl"):Sb();-1==R?Y=f?3:1:-2==R?Y=3:0//

【夏夜裡的彩虹系列三】紀錄片《彩虹伴我心》放映及座談

「我就在想,這麼多年,他怎麼自己走過來?」

出櫃,對同志來說是件需要再三演練、鼓足勇氣的事情,但是同志父母的感受是什麼呢?一路看著孩子長大的父母,是早有心理準備,還是難以接受?在中國,一年一度的同志親友懇談會,參加的父母人數年年增加,《彩虹伴我心》讓我們看看中國父母們,如何成為同志小孩的最佳後盾。

時間:7/31 (五)晚上7:30-9:30
地點:伴侶盟 (台北市文山區景福街3巷21號1樓)
費用:入場費150元,伴侶盟會員100元,附一杯飲料(現煮咖啡、果汁、啤酒任選一種)。
與談人:霈澄與爸爸 (同志與爸爸) 

* 備註:此場次與華人拉拉聯盟(簡稱:華拉)合作,由華拉提供影片,華拉的贊助單位將依據當天場次的所有收入總和,另外捐款兩倍給華拉。

接下來的場次預告:
8/7   酷童嘉年華  與談人:芳良(國小老師)
8/14 陽光下的彩虹 與談人:詹婉如(導演,廣播主持人)
8/21 悍路     與談人:Yoh(上班族) *
8/28 神秘加場

如有任何疑問,請與我們聯繫:(02)29321292(周一至周五12:00-17:00)、tapcpr2010@gmail.com
若有需要手語翻譯,請於活動前一週報名告知,以利申請。

我要前往報名!

【婚姻平權單複選,台灣何時過?】系列座談開放報名!

自2013年由民間草擬,經過一整年倡議,獲得15萬人支持連署的婚姻平權草案正式送交立法院,過去看似對同志友善,卻總是竊竊私語的台灣社會,終於掀起巨大波瀾,無論是在捷運、辦公室、公園,都有人開始談論同性戀,支持者與反對者也大規模動員上街表達訴求。過去總認為有生之年恐怕等不到可以合法結婚的同志群體,開始懷抱希望,甚至連反對的宗教人士都私下承認,同性婚姻合法是遲早的事。

但是,台灣到底要怎麼樣才能通過呢? 靠司法、靠立法、還是靠公投? 這三條路目前的進度為何,有沒有機會通關? 是一年內有機會,還是五年內? 我們相信關切台灣婚姻平權進展的人心中都很好奇。因此,伴侶盟籌辦了三場論壇,分別從公投、司法、立法的路徑分析現況與評估目前局勢,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一起加入討論。

主辦單位: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盟)

一、 婚姻平權單複選,公投篇-台灣公投行嗎?

時間:8/2(日)3:00-5:00PM
主持:簡至潔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與談:汪彥成(島國前進台北辦公室)、許秀雯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執行長)
地點:伴侶盟辦公室(台北市景福街3巷21號,萬隆捷運站1號出口)
當日流程:
3:00-3:10 開場
3:10-3:30 公投法修正的必要/ 汪彥成
3:30-3:45 現場時間: 參與者分享自己對婚姻平權公投的看法
3:45-4:20 介紹愛爾蘭、美國的公投經驗/ 許秀雯、簡至潔
4:20-5:00 開放討論
前往報名!

二、婚姻平權單複選,司法篇-美國判決分析

時間:8月9日(日)2:00-4:30PM
主持:莊喬汝律師(執業律師,伴侶盟多元成家三法起草人之一,伴侶盟律師團成員)
與談:
Peter Dernbach(美國律師,博仲法律事務所合夥人)、
陳宜倩(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
許秀雯(執業律師,伴侶盟多元成家三法起草人之一,伴侶盟律師團召集人)
地點:台大博雅101大教室
報名:近期開放
當日流程:
2:00-2:10 開場/ 簡至潔
2:10-2:20介紹美國釋憲判決/ 莊喬汝
2:20-2:40美國婚姻平權的爭取概況與經驗/ Peter Dernbach
2:40-3:00美國釋憲內容重點與評論/ 陳宜倩
3:00-3:20 美國釋憲判決對台灣的可能影響/ 許秀雯
3:20-4:30 開放討論
三、婚姻平權單複選,立法篇-立法卡關解密
時間:8月29日(六) 2:00-4:00
主持: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與談:鄭麗君(立法委員)、尤美女(立法委員)
地點:伴侶盟辦公室(台北市景福街3巷21號,萬隆捷運站1號出口)
報名:近期開放
當天流程:
2:00-2:10 主持人開場
2:10-2:30 鄭麗君委員
2:30-2:50 尤美女委員
2:50-3:10 主持人提問
3:10-4:00 現場觀眾提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