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成果與財務報表

寫於2014年11月

婚姻平權法案去年(2013年)10月正式送入立法院後,反對婚姻平權的聲浪從來沒有稍歇,伴盟這一年來,除了持續對抗反對者各種跳針的反對邏輯,還持續遊說立法院與各黨團。

我們在二月初和其他同運夥伴公開拜會了立法院長王金平、民進黨黨鞭柯建銘、國民黨立委丁守中等人,並且在彩虹圍城的「恐同鎖平權鑰」行動中,成功拿到四席國民黨立委(丁守中、李鴻鈞、紀國棟、黃昭順)、台聯立委周倪安、無黨籍立委高金素梅的支持,突破過去僅有民進黨立委表態支持的侷限。面對死硬不排案的廖正井立委,我們也發動「割正井、反恐同」的罷免行動。

除此之外,我們也努力在民間倡議與發聲,持續提升議題的可見度,讓支持者的聲音可以被社會看見。

去年11月30日,反對者強力動員上街時,我們在立法院外排出「婚姻平權」四個大字,成功搶下隔日頭版;今年3月16日,反對者再次上街宣揚一夫一妻家庭,我們則在立法院號召群眾不分性別、性傾向親吻快閃;今年5月17日國際反恐同日,我們與其他同運夥伴號召各行各業同志出櫃,有超過三百位群眾響應;今年10月5日,我們再也無法忍受法案被司法法制委員會擱置一年,因此號召群眾包圍立院,有超過一萬人參加。

除了催促法案進度與提高社會能見度,我們今年也開始從司法面挑戰異性戀霸權。

8月1日,我們召集了30對同性伴侶到台北中正戶政事務所要求結婚登記,果不其然,所有伴侶都被拒絕,目前有三對伴侶已經委託伴侶盟律師團進行訴願程序,若順利的話,明年就會進到行政法院審理。不過,或許我們也無須等待這三案開庭,因為祁家威大哥的案子目前已經被最高行政法院駁回,我們年底前就會幫祁大哥聲請大法官釋憲了!

說了這麼多婚姻平權的進度,我們也沒有忘記多元成家的理想。

今年CEDAW國際審查,我們再次成功的讓國際人權委員注意到台灣完全缺乏對同居伴侶與同志伴侶的家庭保護,因此,委員特別要求國家應該在下一次國家報告中,提供同居家庭的統計資料,這意味著,我們將有機會從國家統計中,看見非婚家庭的比例。除此之外,每一次有機會和民眾面對面宣講,我們都會談及伴侶制度與家屬制度的重要,從一月以來,我們已經公開演講約70場,接觸上千名群眾。

這些,都是由伴侶盟三位專職人員與數百位志工共同完成。感謝所有支持者的信任,即便外頭風雨再大,流言再多,我們的決心只會更加堅定。因為我們相信,婚姻平權只是國家還給同志平權最基本的一步,而伴侶制度則是迫使社會重新反思婚姻制度中的壓迫性與社會瀰漫的婚姻霸權,至於家屬制度則是開啟多元家庭的討論。如果這樣的初衷造成了社會極大的恐慌與反彈,那麼就表示我們已經穩穩地走在改革的道路上。

新的一年,我們持續攜手同行。

伴侶盟秘書長 簡至潔

2009-2011年  成立緣起、策略與成果

觀察當今臺灣社會,我們發現即使親密關係的結合與實踐形式已非常多元,然而法制度中婚姻家庭的概念卻異常僵固,根本無法對應各種多元家庭的圖象與需求。根據統計,台灣現今符合傳統核心家庭圖像的家庭根本不到50%,其他選擇同居不婚的異性伴侶、長久穩定卻無法取得合法婚姻效力的同性伴侶、多位好友同居照顧的朋友家庭,都是現代親密關係多元實踐的型態。但是我們的法令規範仍舊停留在一夫一妻的傳統異性戀婚姻家庭,其立法內涵也維持保守的親密/性倫理,對於溢出民法框架之婚姻家庭實踐的每一位公民而言,台灣目前的社會制度可說排除了他們、漠視他們的各項權益。

雖然伴侶關係缺乏權益保障不見得會造成立即性的危害,但生活在婚姻體制外的人,其實是在每日生活中,用各種私人管道解決關係缺乏保障的風險,例如:同性伴侶想要設定對方為保險受益人,就得動用私人關係尋找友善的保險業務員,否則被保險公司拒絕的機會將會大大提高。因此,婦女新知基金會於2008年底,邀集同志/性別相關團體舉辦平台會議,商討推動伴侶權益的可能方向。

經過每月一次,歷經半年的討論後,2009年底「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正式成立,由婦女新知基金會、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同光同志長老教會、女同志拉拉手協會、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等多個性別團體及許多熱血公民共同組成,由於各團體所代表的群眾相當不同,因此我們將目標放在:目前法律沒有保障,但是我們認為應該納入保障的社會關係,無論這種社會關係是兩人一組的親密關係、還是多重關係、又或者是情同手足的朋友關係,都在我們討論與設定的倡議範圍。

2010年, 大家有了更進一步的共識:伴侶法與同志婚姻權必須一起推動,沒有孰先孰後、階段任務或最終任務的區別。因為,我們認為無論是同性戀、異性戀(或是什麼都不戀),都應該同時擁有兩種(以上)的社會制度給予保障,也就是說,婚姻與伴侶是兩種不同的制度,而兩種,都必須要平等開放給任何戀。

此外,針對伴侶盟為什麼未採單點作戰,也就是說,直接從「醫療」與「保險」等相關立法著手作戰,其根本原因很簡單:因為經研究後我們發覺醫療和保險權益的問題,本質上是因為目前法制下「非婚伴侶」未能取得身份法上的資格所致,因此我們確認並決議必須從身份關係的立法下手,才能斧底抽薪地解決包括「醫療」與「保險」等相關保障需求。

伴侶權益的立法運動,旨在持續思辯國家在人民親密關係與家庭生活所應扮演的角色。歷時兩年,我們於2011年9月底已順利推出台灣多元家庭法制化第一波的民法修正草案(包括伴侶制度、多人家屬制度及收養制度),並將於2012年7月31日推出同性婚姻民法修正草案。換言之,我們將同步推動三套成家制度:同性婚姻、伴侶制度、家屬制度,期以具體的立法草案進行更廣泛的社會對話,促使親密關係民主化,並確保不同形式的家庭都能獲得平等與合理的法律保障。

附件: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大事記 2009-2011

 

2012與2013年

2012年是伴侶盟重要的一年,我們正式在內政部登記立案,從一個非正式的工作小組,走向有專職人員全力推動立法的組織。這一年,我們也終於將研擬兩年半的多元成家草案(婚姻制度、伴侶制度、家屬制度)完整的公告於網站上,並同時發起「多元成家我支持」百萬連署,宣示我們將用一整年的時間號召更多人支持多元成家,藝人張惠妹(阿妹)義不容辭的答應擔任第一位連署人,活動發起不到一天,就有萬人加入。

連署開跑後,我們積極尋求演藝界的支持,一個月內,就有蔡依林、蔡康永、梁詠琪、張小燕等重量級藝人點頭同意,於是我們大膽推出「每周大明星」活動,一周一位藝人公開支持多元成家,整整持續了一整年。除此之外,我們每兩周就在各大街頭宣講與連署,於七百多店家張貼海報,並積極在全國進行上百場演講與座談。一年後,我們獲得15萬人與400多個民間團體的支持,其中包括當時的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前主席蔡英文、高雄市長陳菊、以及多位立委。

當我們積極展開連署,保守宗教也開始蠢蠢欲動,2013年9月7日,當我們集結上千人在總統府前歡慶「伴桌」,宣示將把草案送入立法院,護家盟也正式成立,他們製作危言聳聽、斷章取義、邏輯完全不通的各式文宣大量散發,甚至花五百萬買下四大報頭版廣告,只為在11月30日那天詐騙上萬群眾上街反多元成家。

面對來勢洶洶的反同勢力以及排山倒海的恐同言論,我們雖然痛心與憤怒,但看見公民社會自主、自發、豐富且充滿創意與幽默的各式反擊,我們知道台灣社會已經不一樣了,同志運動十多年默默耕耘灑下的種子已經開花結果,同志不再只能躲在櫃子裡等待社會寬容,反而驕傲與自信的面對歧視與惡意,要求社會給予平等對待。

2013年10月24日,婚姻平權草案順利在院會通過一讀交付司法法制委員會審查,2013年11月19日鄭麗君委員在立法院召開「台灣人權之路與同(跨)性婚姻入法」公聽會,我們耕耘了五年,終於在2013年結束的時候,成功的將草案送入立院完成一讀,並且在社會製造出極大的聲響,「多元成家」不但是2013年蕃薯藤十大流行語第七名,而且還被寫入台灣本土連續劇的台詞。

附件: 2013年工作報告2013年決算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