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要婚姻/伴侶權!同志伴侶要實質的權益及保障!(下)

同志要婚姻/伴侶權!同志伴侶要實質的權益及保障!(下)

 巫緒樑(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文宣部主任)

 曾昭媛(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

 黃嘉韻(婦女新知基金會法案部主任)

劉怡伶(美國印第安那大學比較法碩士)

田庭芳(中國文化大學法律學碩士)

簡至潔(台灣女同志拉拉手協會理事長)

此外,依照憲法第23條規定,對於人民基本權利的限制必須以法律為之,實務上以「函釋」增加法律上對婚姻所無的額外限制,與法治國之「法律保留原則」顯然不符。甚且,即使上開條文、釋示都獲得大法官解釋肯認其意涵指向婚姻必須為一男一女之結論[5],而立法將同志伴侶關係以其他之名稱賦予類似或相等於(異性戀)婚姻之權利義務,亦可能無法通過憲法第7條關於平等權之檢視。

雖然內政部在民國93年的社會福利綱領做了一個相當進步的宣示,「支持多元家庭:各項公共政策之推動應重因不同性傾向、種族、婚姻關係、家庭規模、家庭結構所構成的家庭型態,及價值觀念差異,政府除應支持家庭發揮生教養衛功能外,並應積極協助弱勢家庭,維護其家庭生活品質。」內政部顯然是有注意到在台灣現今的社會底下,家庭的面貌勢必呈現不同以往的多元樣貌。但是這樣的政策綱領卻很可惜地流於宣示性意義,而沒有落實到實質的社會福利照顧。

同樣的,雖然20017月曾出現令人感到些許振奮新消息:同志組成家庭與收養子女的權利納入人權基本法草案中,此訊息也為台灣在國際間的人權推動加了不少分數,但是一直到今天,很遺憾地,這個法卻從未送出行政院進入立法院立法。時至今日,在朝野惡鬥、爆料當道的立院生態下,這大概已成為曇花一現的驚嘆號。更何況,人權基本法即使立法完成,實際執行上尚待相關法制的配合,而且,此法名曰「基本法」,但其位階是否較其他法律為高,恐有爭議。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在2005年年底針對台灣同志作了一項問卷調查,調查結果顯示,有89%的同志贊成同志婚姻合法化,其中81%的人認為這是公民的權利,11%的人覺得這是人生的重要階段,6%的人想跟另一半有婚姻約束關係。顯示了台灣同志需要也認為同志婚姻必須合法化。更實際的來看,從這個伴侶關係將會衍生出很多法律上相關的權利、義務關係。上述問卷在問到願意去結婚的理由時,52%的同志表示「想要有婚姻上的保障(如:配偶減稅、配偶可簽手術同意書……)的權利。

很多人以為同志爭取結婚權或者伴侶權,是要求一種特別的權利。其實不然!在憲法平等權的概念下,同志本來不應該因為身份的關係而被剝奪某些權利。這些權利包含了:就學權、工作權、組織家庭和結婚的權利。如同異性戀的伴侶會有想要相守到老,會有想要結婚、組織家庭的慾望,同志當然也會有想跟一個人結婚、組織家庭的念頭。如果一般異性戀男女可以在法律下,在家庭的祝福下締結婚姻,當然不能夠剝奪同性戀者結婚的權利。從心理層面來看,這是剝奪情侶想要相守的情感需求;從法律公平性來看,因為特定身份而剝奪既有的權利,違反公平正義的原則。無論從各種層面來看,不承認同志婚姻或同志伴侶,都是一種因為偏見所造成的歧視性、不公平的結果。

雖然在爭取同志人權以及要求制度肯認同志身分與相關權益上有相同的目標,但同志社團間對是否爭取結婚權之議題向有許多討論,有認為異性戀婚姻制度本身就是尚待改革的對象,同志們何必複製異性戀關係模式,同樣無須畫地自限的將運動能量耗費在無謂的法律語言遊戲之中,正如同伏爾泰所言「我不贊成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一般,也許婚姻制度既僵固又窄化了對多元關係型態的想像,但是吾人必須理解並且尊重其他人可以選擇這個制度的自由以及權利,最重要的是,這涉及同志的基本人權,不單是制度良莠之問題。更何況,應該檢討的是異性戀婚姻制度所存在的性別壓迫與權力層屬關係,而不是婚姻~這一種選擇~本身。

制定於1930年的民法親屬編,是基於當時對家庭的想像而建制,亦即以嫁娶婚姻為基礎而發展,以家父長制為依歸,此種以傳統家庭觀念(以婚姻為基礎、父系為主、大家庭)的民法親屬編架構定義之下的一夫一妻婚姻,相對於傳統社會妻妾奴婢成群而言,是有階段性的歷史進步性,所以民法賦予配偶雙方享受權利之外也須負擔部分義務,包括有同居義務、貞操義務……等。但現今社會發展和家庭模式愈趨多元,例如:同志家庭、同居者的家庭、或單身者互相扶持、、、等各種家庭模式,這些人不見得想被貞操義務或嚴格定義的同居義務綁住(其中單身好友之間甚至並無性愛關係),但也想要保有互相照顧扶持的親密伴侶關係,讓彼此可享有財產上流通、分配、繼承,或是保險等福利,卻又為什麼不讓他們享有這些等同婚姻的權利?民法的框架讓這些人不得其門而入,這些多元家庭的成員就無法享有法律的保障嗎?我們無法提供別的選擇嗎?

畢竟,目前婚姻體制只是眾多選項之一,也許有些人(包括異性戀或同志)就是想選擇有貞操義務和同居義務的婚姻,給彼此安全感和忠誠保障;因此民法應儘速修正,給予這些人同等的結婚權。但同時,另外有些人(包括異性戀或同志)就是不願意選擇這種有同居義務或貞操義務的結婚方式,但希望能維持長期伴侶關係,因此,在持續推動民法修正之同時,可以另外研擬制定一部「伴侶法」,含括所有異性戀同居者、同性戀伴侶、親密好友等各種的多元家庭組成模式,並可享有財產的流通、分配、繼承,以及眷屬福利等權利。這對同志的好處還包括,不想出櫃的同志,也可以選擇以好朋友的身份去登記為彼此的伴侶。亦即,如果要求政府在法律上賦予同志關係正式的肯認和保障,其實可以雙管並進──推動修正民法的一夫一妻限制,使同志也可享有婚姻權的選項;與此同時,也推動訂定「伴侶法」,使任何類型的長期伴侶關係皆可得到法律上的保障。

在強調多元家庭關係的今日,婚姻的組成形式也應走向多元型態,希望藉由「伴侶法」論述議題出現,能讓法律重新定義「親密關係」,而不要一昧地只狹隘定義為異性戀夫妻關係、只願意提供人民這種法律選項,而忽略人與人之間所有類型的情愛關係,甚至是朋友之間的家伴關係,是無法被現行法律所保障。鑑於婦女新知基金會和晚晴協會等婦女團體,過去曾經耗費長達十一年的時間遊說立法院,才能勉強通過民法修正「夫妻財產制」,由此可知民法變動的困難度,以修法策略而言,另立一部「伴侶法」或許將可更快達成保障同志伴侶權益的目標。

對於同志而言,同性婚姻不僅止於一張結婚證書,婚姻的法律效力,例如對彼此的照顧責任、財產繼承、保險權益等等,建構了以婚姻制度為基礎的社會資源分配方式。承認同性婚姻是法律地位的保障,是一種平等的公民對待,這也代表著一種社會承認的社交關係。我們有什麼理由禁止兩個相愛的人選擇生活在一起、甚而進入法律規範的權利義務關係?畢竟,一樣身為公民社會之一員,不能僅因法制僵化而導致同志不能如異性戀公民般享有進入婚姻體制的『選擇』權,與進入婚姻體制後所能得到的一系列經由肯認所謂家庭價值所建構的社會制度的附加價值。

 今天,同志要說,同志不是說明詞,也不是美化政府的形容詞。同志婚姻及伴侶的不被承認,造成了許多台灣「同志」在權益上、在情感上實質的受損。台灣的同志不繼續坐視自身的權益被忽略,政府(行政院及立法部門)應儘速推動並且通過同志婚姻或同志伴侶法。立法委員應不分朝野黨派共同支持同志享有結婚權和伴侶權,不再以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為法律保障的唯一原則,這不僅是在法律層面上讓同志婚姻及伴侶權能被真正落實,也將擴大為對所有類型的伴侶關係皆有所保障,讓民眾對於採取婚姻關係或伴侶模式,可以有更多自由選擇項目。

文章出處:全國律師105期(20065月)出刊


[5]  意即將「婚姻」之專名留給異性戀夫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