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家徵文 第三名】女子有家 / 林瑪可

深夜,不知何處傳來壁虎接吻般的嘬嘬聲。我想到南部老家,說:「現在北部壁虎也會叫了,以前人們說,大安溪以南的壁虎才會叫。」

 

「牠們早就越過大安溪了。」台北長大的情人笑我少見多怪。

 

是了,一波波南部人北移多年,壁虎或許也隨之遷徙,在異地繼續唱著嘹亮的歌。

 

曾經我也是北上求學的一員,大學頭幾年住在學校宿舍,搬到外頭後開始租屋,過起遊牧生活。一間間斗室,美其名為雅房,實則無異於囚室。畢業後好一陣子找不到工作,南部的家也回不去。炎夏,颱風來襲,一個人躺在鋪在地板的竹席上,聽狂風暴雨搖撼四壁,彷彿也衝撞著內臟,質疑自己的生存價值。(待續……)

 

(此為文章節錄,非全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