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達詩的反面:讀辛波絲卡〈寫履歷表〉/楊佳嫻

寫履歷表

原作者:辛波絲卡 譯者:陳黎
(特別感謝譯者陳黎同意伴侶盟使用其譯作
來源:http://dcc.ndhu.edu.tw/chenli/szympoem.htm)

需要做些什麼?
填好申請書
再附上一份履歷表。

儘管人生漫長
但履歷表最好簡短。

簡潔、精要是必需的。
風景由地址取代,
搖擺的記憶屈服於無可動搖的日期。

所有的愛情只有婚姻可提,
所有的子女只有出生的可填。

認識你的人比你認識的人重要。
旅行要出了國才算。
會員資格,原因免填。
光榮記錄,不問手段。

填填寫寫,彷彿從未和自己交談過,
永遠和自己只有一臂之隔。

悄悄略去你的狗,貓,鳥,
灰塵滿佈的紀念品,朋友,和夢。

價格,無關乎價值,
頭銜,非內涵。
他的鞋子尺碼,非他所往之地,
用以欺世盜名的身份。

此外,再附張露出單耳的照片。
重要的是外在形貌,不是聽力。
反正,還有什麼好聽的?
碎紙機嘈雜的聲音。

在辛波絲卡簡潔單刀的文字裡,我們看見了理解的侷限。表格幫助別人快速抓住我們的人生輪廓,然而,在問題與簡達的模式裡,流失的比撈獲的要多。

人在網絡中被定義,人捕捉自己的存在藉著那些可被分類的標籤,履歷表格正是此一狀態的標準展現。為了能夠填入表格,在有限的空間中做出絕對肯定的回答,我們必須限縮表達的寬度與深度,去除情感的游移,認同的模糊,思索的歷程。表格化人生,亦即簡化的人生。亦即被迫在國家、法律、世俗主流觀念底下,以局部代表全部、以結果代替過程。

於是,表格問你是「男」或「女」,也許你有點猶豫,你不知道你更想回答的是心理或者生理狀態,當然你更沒有空間表達,那種陽剛與陰柔金銀交織的複雜狀態。表格問你何年何月進入某大學,何年何月從該大學畢業,是的,它並不在意你曾在大學草坪上曬到的太陽、在圍牆小樹林邊聽見孤獨琴聲、在教室玻璃上看見晚霞反光,有時候更勝過你在教室內學到的東西,你和同學的吵架,和教授的爭辯,也不在表格的視力範圍。

風景、記憶、原因、手段,愛過的陪伴過的,曾一起旅行的曾朝夕貼近的,表格並不要求,也無暇聆聽。所以,在「子女」一欄,如果,你曾懷孕都已經取好名字買好衣服搖籃然而流產了呢?到底那算不算擁有過這個孩子?在「婚姻狀況」一欄,你只有已婚、未婚、離婚三者可填,然而人類和愛情婚姻的關係果然只能分為三種嗎?如果是已婚但是實際狀態如同離婚,相敬如冰各有情人呢?如果是未婚,而實際狀態早就像是已婚者那樣柴米油鹽共房共枕相扶相助呢?

解放那些表格線條,去除規定好的選項,我們想要描述、抒發、表現在眾多必然與偶然中發展出來的生命,而非勾選。這首詩的反面,才是我們所想要抵達的世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