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家庭,有愛一同

多元家庭,有愛一同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許秀雯律師

關於人權,也許我們已經聽得、說得太多了,但關於同志人權,尤其是同志組織家庭的權益,我們究竟都聽到與說些什麼?我們從中瞭解了什麼?我們願意因此用思考與行動改變些什麼?

1948年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說:『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

這是一個瑰麗的夢想,這個夢想不斷在無情的現實中幻滅,但這個夢想是一個烏托邦,烏托邦的功能在於引誘我們永遠不放棄努力並且繼續前進。

如果人人生而自由,為什麼在世界上許多地方,同志仍不能自由戀愛、免於歧視與恐懼?如果人人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為什麼同志在今日台灣仍不能享有平等的組織家庭的權利?

於是我們不禁要問,『家』究竟是什麼?何以同志與此無緣?

家是一個我們可以『回去』的地方,在那裡,我們與所愛分享食物、音樂、空間、歡喜或憂傷,然後我們因此有力氣整裝,走出家門,面對夏日的豔陽或冬日的風雨。

如果人人都想要有個家,當全世界已經有接近四十個國家與地區,允許同志結婚或登記為伴侶,享有與異性婚姻配偶相同或大致相當的財產、醫療、保險、社會福利等權益,為什麼台灣的同志依然無『法』成家?

對此,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覺得不可思議!我們找不到任何有根據、有說服力的原因來合理化『台灣不讓同志成家』的現狀。

事實上,支持同志成家,就是支持我們的親人、鄰居、朋友、同胞有幸福的權利,因為同志約佔人口百分之十左右,妳/你一定有認識的人就是同志,只是他/她們有可能因為社會壓力而未必向你/妳出櫃。

我們看不出來讓同志成家會造成任何損害,但我們知道不讓同志成家會造成許多人無意義地繼續受苦,例如有些同志因為成婚及傳宗接代壓力,勉強自己進入異性婚姻,其配偶無論最後知情與否都很難免於創傷和痛苦,我們也看到許多同志伴侶因為不能合法結婚或登記為伴侶,在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飽受制度性的歧視與排除,在國家的眼裡,同志與異性戀相同須盡一切義務,卻不能享一樣權利,這種把同志當作次等公民對待的情形,不是同志的恥辱,而是文明國家的恥辱。

然而,只是允許同志結婚也並非一切問題的答案。更根本的問題在於,我們需要一個允許差異被呈現、不同需求被納入考慮的多元社會、一個人民對於成家方式享有真正選擇權的社會,我們知道,一個異性戀者,如果因為種種因素不想結婚,在法律上,她也沒有婚姻以外的成家選擇。有鑒於此,伴侶盟長期研究多國立法例並參酌台灣社會現狀後主張,我國除了應允許同志結婚外,有必要另行創設一個不同於現行婚姻制度、好聚好散、解消容易、權利義務(伴侶契約內容)在相當程度範圍內委由當事人自主協商的伴侶制度,這個伴侶制度將允許任何性傾向的人進入,讓婚姻與伴侶制平等開放給所有人,讓人民自由選擇適合自己的制度來成家立業。

伴侶盟認為一個自由、開放的文明社會,應該承認家庭的『形式』可以是多元的,事實上在我們的社會中家庭也早就以多元的形式存在了,關於家庭的構成,『形式』不能決定其『內容』。一個家庭的存在,最關鍵的內容是『愛』,而『愛』就是『愛』,在這一點上,同性戀或異性戀,沒有不同。

(本文預計收錄於台北市民政局出版之2011認識同志手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