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推理專區】同性婚姻與滑坡謬誤、訴諸恐懼的謬誤

Q:允許同性結婚,等於打破了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如果同性婚姻可被允許,那麼,為什麼不能容許其他類型的婚姻制度,例如一夫多妻、一妻多夫或多夫多妻?

解題者:

王晴怡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成員、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監事、執業律師)

A

這個提問是「滑坡謬誤」的產物

首先,從理論上而言,當我們讓某一事件發生,是否會必然的導致另一事件一發不可收拾?其實不見得。甲事件不見得導致乙事件、乙事件不見得造成丙事件,所以如果我們說甲、乙事件或者甲、丙事件之間「有絕對的、必然的因果關係」,就是一種邏輯上的謬誤,這樣的「滑坡謬誤」已經遭到許多質疑。

如果我們認為任何新制度的採納都是洪水猛獸、都會導致禍害的不可收拾,那麼,我們根本無法做任何事情,我們將只會忙於對未來感到恐慌。

想像如果我們也用這樣的話來說:「如果允許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男人就會外遇養小三;男人外遇養小三,就是打破一男一女的關係;如果一男一女的關係可以打破,那人們為什麼不能容許一夫多妻的婚姻制度?這豈不是帶來人類文明的倒退?所以,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會帶來人類文明的倒退」如果我們這樣主張,就是一種滑坡謬誤。

因為,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下,男人不見得會外遇養小三;打破一男一女的關係,不見得人們就會容許一夫多妻的多偶制度。同樣的道理,允許同性婚姻並不會因此產生一夫多妻等多偶制的骨牌效應,兩者之間並無必然的、絕對的因果關係。

同性婚姻與多偶的婚姻制度是兩回事,不能相提並論

進一步言,同性婚姻與多偶的婚姻制度是兩回事:不允許同性結婚,是一種性傾向歧視;禁止多偶的婚姻制度,則是為了貫徹一夫一妻、男女平等。兩者出自於不同的理由與考量,不能相提並論。

從現實面來說,世界上允許多偶婚姻制度的國家(如伊斯蘭國家,男人最多可以娶四個老婆),經常是由於宗教的因素,絕非出自於「因為允許同性婚姻,所以要允許多偶制」的骨牌效應。相反的,在這些允許多偶制的伊斯蘭國家中,部分國家的刑法還存在許多對於同性戀者的處罰,遑論允許同性結婚。

已經允許同性結婚的國家,並未允許多偶制的婚姻制度

再說,允許同性婚姻也不會必然導致多偶婚姻制度的立法,我們可以看到,世界上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當中(例如:荷蘭、比利時、西班牙、美國部分州),事實上均未因此而通過多偶的婚姻制度。

這個提問同時也是「訴諸恐懼」的邏輯謬誤

過度放大同性婚姻的骨牌效應,是一種邏輯上的錯誤,而且也是對於社會現實的誤解。當我們聽到這種滑坡謬誤——將同性婚姻與多人婚姻、亂倫、雜交、人獸交等連結——我們必須清楚的分辨,這是有心人士意圖使用邏輯謬誤,讓人對於同性婚姻產生恐懼與偏見,進而排拒同性婚姻;這同時是一種訴諸於恐懼、訴諸於仇恨的動員方式;也就是在利用錯誤的資訊鼓動人們去歧視、去仇恨,很顯然的,這樣的方式並不妥當。

3 thoughts on “【同性婚姻推理專區】同性婚姻與滑坡謬誤、訴諸恐懼的謬誤

  1. 我覺得這個提問是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它不見得如作者所言是一個滑坡論證。今天我們拿出來挑戰異性婚姻霸權支持同性婚姻的理由,似乎都可以拿來套用在其他多重伴侶的婚姻權上,如果兩個同性別的人之間的感情與兩個不同性別的人之間的感情沒有差別,三個或者以上相愛並且願意締結婚約的成年人,為什麼就不能夠獲得同樣的權利呢?同性伴侶的小孩可以在充滿愛的家庭中成長,難道多重伴侶的小孩就不行嗎?作者呼籲讀者放下對於同性婚姻的恐懼與偏見,字裡行間卻處處流露對多重伴侶關係的恐懼與偏見,這真的會是一個好的運動策略嗎?

    • 謝謝您的留言。

      伴侶盟這一系列「同志婚姻推理專區」的QA,初衷在於回應那些對於「應否允許同性婚姻合法」仍有諸多疑慮的朋友,因此論述重點乃集中於說明「為什麼同性婚姻應該要合法」,而非針對「多人婚姻是否應該合法」進行實質討論。如果文章的某些措詞或舉例讓您有多重關係遭到負面評價的感受,我們在此表示歉意。

      有關婚姻制度的民法修正草案,雖然我們今年預計推出的草案仍是兩人婚姻,也就是說把婚姻制度由一男一女,擴張到同性也能進入,但為了顧及家庭的組成不見得是兩人一組的親密關係,也有兩人以上共組家庭的需求,因此,伴侶盟去年推出的民法修正草案中已有「多人家屬」的設計,只要多人同住一個屋簷下,並打算長期共同生活,即可相互登記為家屬。(詳見伴盟草案19-21頁

      https://tapcpr.files.wordpress.com/2011/11/e58fb0e781a3e4bcb4e4beb6e6ac8ae79b8ae68ea8e58b95e881afe79b9fe4bcb4e4beb6e588b6e5baa6e38081e694b6e9a48ae38081e5a49ae4babae5aeb6e5b1ac.pdf)

      如果在法律上要處理多人相愛、相互承諾的議題,我們必須思考多人關係的法制化與兩人親密關係法制化在法律規範的方式與規範密度上的需求是否相同?理論上還必須先釐清所規範之多人關係限多人知情、同意、同時締結之關係,抑或包括一人先後、分別與多人所締結之關係?人數上有無限制?等等不同的規範前提。

      如果多人關係態樣與需求和兩人關係可能非常不同,那麼多人關係需要什麼樣的權利義務關係?又應該如何與其他面向的法制度配套、接軌(稅法、醫療法、社會福利與勞動福利法制等等)?

      初步觀之,目前法制度兩人一組的設計模式恐怕沒有辦法直接套用到多人關係模式上(例如在賦稅上讓「多人」都同時享有「配偶」間贈與免稅之規定或報稅時得以列報多名「配偶」乃至配偶親屬之扶養等等,如果沒有任何人數上限,顯可能產生實質逃漏稅效果之不公平情形,此外我國法制賦予「配偶」許多實體法或程序法上特殊之地位或權利,例如配偶在刑事訴訟法上享有之獨立告訴與獨立上訴權,如配偶是複數而意見不一致之時,其權利行使應如何處理…等等不一而足的問題)

      在沒有解決上述這些面向的思考與困難之前,我們實在不認為自己有能力著手「多人婚姻」的制度設計,但我們歡迎並期待多重關係社群的朋友一起加入這個討論。

      • 給CP: 如果您真心支持多重伴侶,請集合和您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力量,組織社會團體,舉辦公開講座,改變社會觀念,推動政策改革。如果社會上有這個訴求,相信您的努力終有一天會成功。

        但如果您只是拿多重伴侶當藉口來反對一對一的同志婚姻,而事實上社會並沒有多重婚姻的需求,那就像法國極右派政客在阻擋同志婚姻法案失敗後,憤而提案開放一夫多妻、近親通婚、未成年婚姻等,只為了「凸顯平權邏輯的破綻」。難道他們的保守選民投票給他們,是為了通過一夫多妻、近親通婚、未成年婚姻嗎? 浪費社會資源,為反對而反對,我認為並不是什麼可取的行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