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推理專區] 可以另外給予同志權利,但不要使用「婚姻」之名?

Q:為了保障同志也可以享受相關婚姻的權利或福利,何不另外創造一套內涵和婚姻一樣的制度就好了,但不需要叫做「婚姻」,這樣既可以保障同志伴侶的權益,也不需要衝擊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為什麼伴侶盟堅持要推動同志婚姻?

解題者:陸詩薇(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成員、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台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公法組博士生)

A

隔離與平等的關係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請各位先想像一下,有這樣一個國家,國內所有的白人只能上白人學校,所有的黑人只能上黑人學校,但白人與黑人學校的師資、設備等完全一樣;又或者,要進入所有的公家機關,有原住民身分者走某一道門,不具原住民身分者走另外一道門,兩道門的大小與高度都一樣,同樣都通往門後的大廳。你是否認為這樣的隔離與區別,是平等的?

美國種族隔離的經驗

強制黑白隔離,在美國曾是普遍實施的政策,直到1954年的「布朗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做成,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終於肯認:種族隔離,不但不是平等,更是本質上的不平等。要隔離,就必須先把人分類,如果黑人學校和白人學校所提供的教育完全一樣,為什麼還必須以種族為分類標準,隔離黑人和白人?

南非司法對於同性婚姻的見解

2004 年,南非最高法院即做成劃時代的判決,認為婚姻的締結主體應包括二個相同性別之人。隔年,南非憲法法院大法官不但確認上開見解,更作成憲法解釋,明白認定將同性結婚排除於婚姻制度之外,違反南非憲法所保障的平等原則,而且指出所謂的「隔離且平等」,會造成同性伴侶次等化或邊緣化的效應,無法通過合憲性檢驗,並要求立法單位於一年內立法保障同性伴侶結婚權,終使婚姻大門在南非同時對同性戀與異性戀者敞開。

隔離時常是不平等的根源或延續

確實,世界上也有些國家採取異性戀與同性戀分流制,包括丹麥、德國、英國等,它們提供同性伴侶法律保障(保障程度不等),但仍將婚姻之名保留給異性戀夫妻。伴侶盟不採這樣的立法策略,是因為我們和那些創造歷史的法官們一樣,認為隔離時常是不平等的根源,將非異性戀隔離於婚姻制度之外,正是歧視與不平等的延續。如果同志伴侶可以享有與夫妻一樣的權利與福利,卻必須另創一個名目定義他們的身分,或者根本不給予他們任何身分,我們認為這還是歧視,還是不平等。如果黑人和白人都是人,為什麼不能上同一所學校?如果原住民與非原住民都是人,為什麼不能走同一個大門?如果同性戀關係與異性戀關係一樣值得保障,為什麼不能同享婚姻之名?

為什麼一男一女的異性戀婚姻「不可受衝擊」?

我們也希望大家能夠反思,為什麼一男一女的異性戀婚姻「不可受衝擊」?為什麼異性戀婚姻獨享排他的優越地位?我們的歷史走到今天這個時代,一路突破了多少曾經至高無上、牢不可破的制度,曾經王權是神聖無比的,如今民主自由是我們共同捍衛的價值,還有誰會宣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即使是婚姻制度的內涵,也從不是鐵板一塊,有多少如今看來是壓迫與歧視的,曾是婚姻制度的理所當然?曾經,黑白種族不得通婚;曾經,丈夫可以七出單方面休妻;曾經,婚姻制度裡夫權獨大,妻的財產原則歸夫,對孩子教養意見不一致時,以父親的意見優先…。女子順服從夫,曾經是所謂的「社會共識」,而在許多人的努力倡議下,今日台灣民法中,形式上不再有任何夫權與父權優先的規範。包括婚姻在內,任何制度的內涵都是與時俱進的,如果曾經是三綱五常的王權、夫權與父權都可以被這個時代淘汰,憑什麼異性戀對於婚姻的獨佔,不能受到挑戰與衝擊?

實現真正多元的選擇

我們認為同性戀與異性戀一樣值得受尊重與保障。因此,我們認為同性戀者與異性戀者都可以進入婚姻制度;同時,不論是同性戀或異性戀或什麼都不戀,當然也同享不進入婚姻的自由,但他們的伴侶權、家庭權仍應受到法律保障,因此我們透過伴侶制度與多人家屬的設計,為他們提供更多元的選擇,真正實現親密關係的民主化。

2 thoughts on “[同性婚姻推理專區] 可以另外給予同志權利,但不要使用「婚姻」之名?

  1. 王權被淘汰了,現在講民權;
    夫權被淘汰了,現在講平權;
    父權被淘汰了,現在講教權;

    婚姻沒有被淘汰,現在要加入同性要素。

    邏輯一樣嗎?

    如果今天的問題是異性戀專屬婚姻權的話,這樣的類比尚稱的上妥當。

    但這個提問的核心在於婚姻的本質,從婚姻這個詞誕生的那一刻,它的本質就是男女間締結的特殊關係,不論一夫一妻、一夫多妻、父權為上、夫權為上,都只是附屬的形式,而非本質。

    真的要舉例的話,就像是獅硬要大家叫牠虎一樣,牠們雖然同屬貓科,卻有所不同。婚姻和同性婚姻則同屬人類伴侶關係概念之下,稱”同性婚姻”只是權宜之計,終究應有所區別。

    直接一點講,或許非異性戀者更應該主動去面對自己與異性戀的不同,並愛其不同。世間眾人皆有其專屬的獨一無二的價值,非異性戀者亦如此,實在沒有必要對異性戀的形式帶有太多憧憬或欣羨。

    • 陸詩薇律師回應如下:

      婚姻的本質就是異性,是嗎?但什麼叫做婚姻的本質呢?從哪個歷史時點開始界定這件事情的本質?誰有權界定並且詮釋這件事情的本質?人類社會每一種制度與觀念的內涵,都是在歷史的演變中,經過社會的實踐,經過衝突與溝通的發展過程,逐漸形成、修正、再形成。就連獅子老虎都是經過演化,與環境互動、淘汰,才成為現在的樣子,何況人為的婚姻制度!

      如果什麼事情都有其本質,王權的本質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本質既然是如此,憑什麼「質變」成三權分立、天賦人權的憲法?夫權的本質是夫為妻綱,妻子順從丈夫,憑什麼可以「質變」為兩性平權的婚姻?崇尚王權的君主制度,只是統治形式的一種,只是人類社會中國家與人民關係的某一種態樣,國家與人民的關係,本質並不是王權,而會順應實踐有所改變;原本崇尚夫權的異性戀婚姻制度,當然也只是人類親密關係形式的一種,有些社會的婚姻關係並非一對一,有些社會連婚姻制度都沒有,我們要如何界定在那些社會中,婚姻的本質是什麼?

      非異性戀者當然要肯定自己的價值並且愛其所愛,但我並不同意您說的,他們「要擁抱自己和世界的『不同』」,因為既然假定了非異性戀者是「不同」,那顯然異性戀才是那個「相同」、「正常」的中性標準,這樣的宣稱本身就隱含了異性戀中心(甚至優劣?)的價值判斷。我們同步推動伴侶制度,正是因為我們對婚姻制度並不懷抱著不切實際的欣羨憧憬,既然婚姻伴隨著種種權利保障,結婚成家是基本人權,那每個人都應該有進入這個制度的權利;但正因為婚姻制度並不適合於每個人,因此我們需要伴侶制度,給予人民其他選擇的可能,以保障其親密關係與不同的成家需求。

      如果有些人的基本權利長年被剝奪,因此對於能享受基本權利的他人,抱持著某種欣羨與憧憬,這其實也沒有什麼錯誤,更不應因此被訕笑。我們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並不是羨慕異性戀關係,也不是鼓勵所有非異性戀都進入婚姻關係,但既然透過婚姻成家是基本人權,這些非異性戀對於締結婚姻的嚮往,也應該受到合法的制度保障。現行婚姻制度有許多值得批判的問題,但當只有異性戀能夠進入婚姻制度,享受國家賦予婚姻的種種權利或特權時,它就必須接受檢討並且矯正其制度設計裏的性傾向歧視。

      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剛滿23周年,我想不會有人想要告訴那些爭取民主自由的學生與市民,你們何必對民主自由有欣羨或憧憬,你們應該擁抱自己國家的不同並且好好愛它給你的一切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