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推理專區]同性婚姻合法等於在害人?

Q: 若同性婚姻合法,會誤導民眾、鼓勵同性戀,等於強迫人們害人?

解題者: 簡至潔(高醫性別所碩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成員)

這個提問之所以可以成立,背後有兩個基本假定,第一,同性婚姻合法會鼓勵人們成為同性戀;第二,同性戀是不好的,鼓勵人們成為同性戀是害人,所以,支持同性婚姻合法等於是害人。

姑且先不論同性婚姻合法是否真有可能鼓勵人們成為同性戀,「同性戀是不好的,所以不能鼓勵」恐怕才是這個提問的關鍵,否則,若同性戀和異性戀都是正當的性身份,無論要跟同性還是異性在一起都能享受充滿愛與富足的人生,就算同性婚姻有可能鼓勵人們成為同性戀,又有何妨?

若真的要問反對者為什麼認為同性戀不好,通常得到非常概略,卻缺乏具體細節的答案,總歸而言,不外乎同性戀不自然、不道德,或者看似同情地認為當同性戀會受苦。但這些理由在探討同性婚姻為什麼不能合法時,都顯得薄弱,毫無說服力。

同性戀不自然?

反對同性戀者最常説:同性戀不自然,經典例子應屬林瑞雄在2012年總統大選前一席「同性戀是演化的異數」的發言,當時曾遭性別與同志團體一致撻伐。然而,林或許只是真誠地表達出許多人悶在心裡的疑問:同性戀難道「自然」嗎?!

同性戀自不自然?恐怕連生物學家都難以斷言。

為了瞭解同性戀行為究竟是不是天生自然,生物學家從多年前就煞有其事的展開研究,他們想知道,如果同性戀是天生自然,那麼動物間是否會有同性性行為?同性戀基因是否存在?

結果顯示,動物的同性性行為無所不在,同性戀基因存在與否也沒有定論,若真的要用這些研究資料論證同性戀自然與否,恐怕詮釋者的主觀意識更勝客觀事實,想打擊同性戀的人,無論他們觀察到什麼,都可以歸結出對同性戀不利的結論,同理,支持同性戀的人,也永遠可以找出資料佐證同性戀自然存在。

為了服務特定政治目的,人們常常動用各種科學證據強化自己的信仰,然而,這往往無法改變既存的偏見,我終究是同意Marlenen Zuk教授的說法:「我們面對現實吧!無論科學家發現多少雌海鷗共築愛巢,或完成多少基因分析,反對同性戀的人都不會因此改變他們對同性戀的看法。」(註)

更進一步言,即便科學資料足以佐證同性戀屬於天生自然,在政治上亦不必然導向支持同性戀取得公民權的結果,因為公民權的取得並不立基於自然於否(例如黑人作為一種自然存在的種族,公民權並沒有因此從天而降,在美國,是歷經百年抗爭才擺脫奴隸地位)而是靠人權意識的覺醒與公民社會的爭取。想從同性戀自不自然來論證同性戀為什麼不能結婚,恐怕是搞錯方向了。

同性戀不道德?

有些人會說,我們不要從生物學談,畢竟人之所以不同於動物,在於人能夠理性思考、有文化、有道德。

「同性戀不道德」,反對者如是說。

然,什麼是「道德」?道德從來都不是亙古不變的死板規條,隨著不同時代、文化、情境的不同,標準也會隨之變動。就像過往認為丈夫動手教訓妻子是天經地義的道理,但現在動手毆妻在台灣社會不只會被道德譴責,連法律都直接明文禁止。

同性戀在不同時代與不同文化,也一直擁有不同的社會評價。在古希臘時期,成年男子和未成年男孩發生性行為是被社會推崇的,並非不道德。19世紀西方醫學興起後,同性戀逐漸被視為一種「疾病」,但一百年後的現在,世界衛生組織又已正式的把同性戀從疾病名單中剔除,於是同性戀和疾病不再產生關連。

若我們拉開時間軸,再打開眼界看見不同文化,我們確實會發現,特定社會如何看待與評價同性戀是變動的。重點在於,此時此地的我們,到底要怎麼看待同性戀?如果真的認為同性戀不道德,是在哪一個層次上觸犯了道德標準?是基於宗教信仰,還是基於傳統文化?反對者不應當只是空泛的指責同性戀不道德,卻不具體闡述其所依據的道德標準為何。

若所稱道德是基於宗教信仰,在基督神學的討論中,同性戀是否真的是罪、是神所不悅,其實存有極大辯論空間,此涉及對「經典」的詮釋,而「經典」從來就不只一種詮釋方式。若所稱道德是基於傳統文化,認為同性戀會使傳統家庭體制受到威脅,但就如所有稱之為革命與進步的思想,在當代都曾被認為是破壞既有體制,同性戀爭取人權,在現在若干人眼中或許有如凶神惡煞般,但不久的將來,或許人們將無法理解為什麼需要限制同性成婚,甚至認為限制人們成家形式根本就「不道德」!

更何況,今日討論的主題是「婚姻權」,我們該問的是,以道德為由剝奪一個群體的基本公民權是否合理?如果大家還有印象,去年(2011年)才發生一位楊姓婦人希望能幫在監獄服刑的丈夫留後,申請入監取精,最後法務部認為,傳宗接代是基本人權,即便是受刑人也不應被剝奪此種權利,因而特別訂定「入監取精作業要點」以維護受刑人權利。如果連罪行重大之人,國家都力保其婚姻、生育等基本人權,那麼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可以任意剝奪同性戀者的婚姻與生育權?

也許有些人會說,不允許同性戀婚姻是因為「同性戀行為/關係本身」就不道德,因此不該合法,但這樣也說不通,因為舉例而言,性侵與施暴行為本身是「不道德」的,但國家律法並不禁止性侵或暴力犯罪加害者與被害者結為夫妻,而婚姻中家庭暴力的施暴者在被害者未據此訴請離婚並受判決許可離婚前,國家也不會任意解消他們的婚姻。換言之,國家並不會強制性地取消「不道德」的婚姻關係,既然如此,國家又怎麼能夠以道德為由剝奪同性戀的婚姻資格呢?

同性戀過得太苦?

當反對同性戀者實在想不出同性戀有哪裡不好時,經常會以務實的口吻勸說人們不要鼓勵同性戀:「同性戀本身或許沒有不好,但因為同性戀在社會上仍舊被歧視,因此如果可以避免就盡量避免。」這類說法,在討論同性戀是否可以生養孩子時尤其常見。桃園地方法院在2007年曾針對女同性戀者是否可以收養孩子做出判決,當時拒絕認可收養的理由之一即包括孩子會面臨極大社會壓力。

但平心而論,讓同性戀者活得太辛苦的理由到底是什麼?難道不正是社會對同志不友善、歧視、以及異樣的眼光嗎?難道不正是國家處處剝奪同性戀生存的基本權利,甚至連組織家庭的權利都延宕再延宕嗎?若論者真的「心疼」同性戀的辛苦,應該做的是積極打破這個惡性循環,讓同性戀可以不受歧視地、正當、合法地組織自己的家庭,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在國中小是否應當納入友善同志教育的論戰中,多數論者早已指出,若校園能夠推行並建立友善多元性別的環境,就能夠有效減低同志學生的自殺率。換句話說,如果真的要悲天憫人的讓同性戀不要受苦,不應該是禁止孩子對同性發生情感,而是將愛上同性與異性都視為「正常」,才有可能減低孩子們心裡的痛苦。

自古以來,可歌可泣的愛情悲劇都發生在「愛上不該愛的人」,無論這個不該愛的人是階級不對、種族不對、還是性別不對,然而,「該不該愛」的標準到底該由誰來定義?當社會認為兩個相愛的同性也是一件值得祝福的事,當個同性戀就再也不會是悲苦的選擇。到這個時候,即便是鼓勵更多人選擇與同性相愛,又有何妨?

拆解「害人說」的威力

不同於其他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害人說」經常能夠打動人心。因為這類論述採用悲天憫人的姿態,動員人們(尤其是家長)保護孩子的急切,以及「做好事」的良善之心,將所有同性戀相關的負面消息(例如:同志自殺、情殺等),歸責於「誤入同性戀情」本身(你們看!如果不是因為同性戀情這麼苦,她們也不會殺害對方!),好似人生的悲苦絕望,只要不當同性戀就可以一掃而空。

然而,我們必須認清,真正加害於人的,往往就是那些以愛之名、以道德之名、以憐憫之名而做出的「拯救」行為。想想「為巴比祈禱」吧!當「愛」真正殺死了至愛之人,或許人們才真能懂得愛的道理。

註:參見 Zuk, Marlene著、劉泗瀚譯,2004物競性擇你可以從動物身上得到什麼樣的「性」啟示?》。台北:書林出版

One thought on “[同性婚姻推理專區]同性婚姻合法等於在害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