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婚姻平權與多元家庭權益: 從沈潛蟄伏,到嶄露頭角的一年

2012 台灣伴侶人權回顧

請看伴侶盟理事長許秀雯律師與簡至潔秘書長如何自行政面、立法面、司法面與社會面進行年度回顧與分析。該文寫成於今年一月份,指出我國政府「似有意以發包委外研究案作為回應民間訴求的萬靈丹,甚至將委外研究案包裝為『政績』,繼續延宕具體政策規劃責任與立法作為。」
結果,還真的被伴侶盟說中了,2月8日年假前,中華民國政府針對公政公約第23條國際審查委員因應伴侶盟影子報告所提出的第66個多元成家議題所作的國家回應(參見http://www.humanrights.moj.gov.tw/ct.aspxItem=296921&ctNode=32964&mp=200),果然抬出兩個研究案來擋。這個誓言捍衛人權的政府還真是讓人民「看破手腳」啊!

在兩公約國家人權報告審查這件事上,伴侶盟已正式提出申請,擬與國際審查委員進行議題直接對話。我們將持續監督政府,也請大家協助伴盟爭取「多元成家」連署,累積改革的政治壓力,在今年九月用更強的人民意志,將草案送進立院,用立法終止無限的延宕。

標題:2012 婚姻平權與多元家庭權益: 從沈潛蟄伏,到嶄露頭角的一年
作者:許秀雯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簡至潔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本文預計將收錄於台灣人權促進會2013/2出版的2012台灣人權報告)

台灣同志運動已經蓬勃發展十多年,民間力量自行舉辦的同志大遊行,一年比一年聲勢浩大,這幾年來已經成為亞洲最大、最具有代表性的同志活動之一。然而,台灣關於同性伴侶身份關係的基本權益保障至今仍付之闕如,僅有「家庭暴力防治法」於2007年修法時,擴大保護令的聲請對象,將沒有結婚的男女同居關係以及無法結婚的同性伴侶同居關係也納入家暴法適用範圍。

台灣上一波討論婚姻平權的議題是2006年蕭美琴立委提出「同性婚姻法草案」,該草案提出不到三個月即遭立法院保守勢力徹底封殺,至此,同性婚姻與多元伴侶的成家議題沈寂了數年。直到2009年底「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簡稱「伴侶盟」)開始在社群內號召結盟、密集且有計畫地開展行動,多元成家的訴求乃日趨具體並逐漸擴大聲勢。

經過兩年多的醞釀發酵,要求婚姻平權與多元成家的運動能量在2012年爆發開來,營造出熱鬧與正向的社會氛圍。

綜觀他國推動婚姻平權與多元伴侶制度的經驗,我們發現不同國家的立法往往有其特定的主要推手與關鍵力量,例如加拿大與南非,是透過憲法法院的違憲審查宣告該國婚姻法將結婚資格限定為一夫一妻違反憲法的平等原則,其他如2005年西班牙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及現在(2013)正在推動同性婚姻立法的法國則與該國主政的社會黨對此議題具有明確的政治意志密切相關,至於北歐國家的立法則普遍被認為與其社會及政治傳統重視性別正義有關。因此,有關多元成家議題,我們認為適合自行政面、立法面、司法面與社會面分別進行觀察,以下乃依此架構進行2012年台灣的回顧與分析。

行政面:

相較於美國總統歐巴馬與法國總統歐蘭德直接表態支持同性婚姻,台灣政府首長及政治人物對同性婚姻多不願明確表態; 對待民間婚姻平權與多元成家的強烈呼聲,行政部門多數時候均以被動敷衍方式因應,口頭說開放討論與尊重,但毫無實質作為,且經常將政府的「不作為」解釋為是因為社會仍缺乏共識。然而,根據2012年的多項主要民調,支持同性婚姻合法的民意已經超過五成,實不能說社會毫無共識,若政府真的認為此議題應當擴大社會辯論,卻也從不見政府主動邀請民間進行公共討論,可見行政權仍企圖以拖延戰術迴避將此議題納入政治議程。

現任總統馬英九在2012年總統大選前回應伴侶盟多元家庭政策提問的公文中,曾用暗示性的手法肯定同性婚姻合法是未來的國家方向(註1),但完全沒有提到具體推動時程,僅說同志伴侶與非婚異性伴侶的權益該如何保障「有研究評估之價值」,最後即以法務部已委外針對加拿大、德國與法國同性伴侶制度進行研究作結(註2), 馬總統上任後所任命的行政院長陳冲在接受立委蕭美琴質詢時,則將同性婚姻是否合法稱為「哲學問題」,顯見馬團隊先前回文展露的「善意」,選舉政治語言成份居多。

不過,2012年出現了台灣史上第一位現任政府官員公開表態支持同性婚姻。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在個人臉書上呼籲政府應立刻讓同性婚姻合法,可惜施主要是以愛滋防疫為由表態支持,此舉非但無助於破除性傾向歧視,恐反而加深社會對同志以及非一對一關係實踐者的負面評價。衛生署隔天馬上發出緊急聲明,強調支持同性婚姻合法是施文儀個人的立場,顯示衛生署(及行政高層)對婚姻平權尚未有政策立場,亦未必樂見個別官員正面表態。

另一方面,法務部在性別平等委員會民間委員的要求下,於2011年發包一項針對加拿大、德國與法國同性伴侶制度的研究案,2012年公布的研究成果中,建議台灣可採行德國的「同性伴侶法」以減低立法阻力。然而,此建議並非台灣同運團體所樂見,因為德國的同性伴侶法在身分制度上讓同性伴侶與異性伴侶分流,並且僅給予同性伴侶部份相同於異性婚姻的權利,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同性伴侶獲得了比過去更多的保障,但總體而言,卻也透過這種立法方式某程度確定同性伴侶的次等地位、標籤化同性戀者,顯非最有利於扭轉社會歧視的做法。法務部於2012年12月底又對外公開招標一同性婚姻法制化調查研究的研究案,跡象顯示行政權似有意以發包委外研究案作為回應民間訴求的萬靈丹,甚至將委外研究案包裝為「政績」,繼續延宕具體政策規劃責任與立法作為。

2012年台灣政府為因應簽署實施聯合國兩人權公約,首次提出兩公約的國家報告,其中針對非婚伴侶與多元家庭的人權保障現況,其內容避重就輕且具誤導性,引發民間團體不滿。伴侶盟撰擬影子報告批評國家報告雖承認國家對非婚伴侶與多元家庭的保障不足,卻隻字未提這些家庭的社會處境與遭遇到的社會歧視,更對「身份關係」是否該朝向合法化刻意避而不談。

觀察我國政府在2012年對於婚姻平權與伴侶權益的整體表現,可說仍未展現明確的政治意志,除了空泛的政治語言與零星委外的研究案,亦尚未有促進社會討論或實現平權的相關具體準備。

立法面:

繼2006年蕭美琴立委提出「同性婚姻法」特別法草案後,2012年在野黨的尤美女立委再度於立法院挑戰婚姻平權議題,只是這一次尤立委採取不同修法途徑,直接修正民法,將婚約由「男女」訂之改為由「當事人」訂之。此修正方向有助於將同性伴侶去標籤化,亦符合目前台灣同運社群對立法方向的期待。此提案已經順利通過程序委員會進入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並已召開過一次公聽會,但尚未於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排進一讀議程。伴侶盟則於2012年7月公布民間版「婚姻平權(同性婚姻)、伴侶制度、多人家屬、收養」民法修正草案,該草案已獲得若干政治人物公開表示支持,預計將於2013年9月送進立法院審議。

司法面:

透過司法爭取婚姻平權一直都是可行的路徑之一,加拿大、南非等國就是透過司法途徑成功爭取婚姻平權的例子。不過,並非所有國家都如此順利,美國1996年通過的捍衛婚姻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簡稱DOMA),在聯邦法層級將婚姻定義為一男一女的結合,並另規定各州無須承認他州的同性婚姻,其目的就是為了防堵夏威夷州可能出現有利於同性婚姻合法的判決,當時美國國會多數勢力因為擔心夏威夷州一旦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其他州也必須承認,因此有了DOMA。其實為了達成婚姻平權,一國究竟應採取司法或立法或其他途徑,有其歷史機緣與社會脈絡因素,而所有的路徑也都各有其成本與潛在風險,難以一蓋而論孰優孰劣。

台灣選擇走司法途徑的第一位鬥士是祈家威先生,他分別於1986年、2000年至台北地方法院要求公證結婚,並一路打官司爭取釋憲,大法官在2001年以此案不符合聲請要件為由裁定不受理。大法官至今尚未針對民法婚姻的定義是否僅限於一男一女,以及台灣不允許同性婚姻是否違反憲法平等原則等重要事項進行解釋,司法釋憲途徑仍有可突破的空間。

第二對走司法途徑的鬥士則是男同志伴侶陳敬學與高治瑋,他們在2006年公開宴客結婚,並於2011年至台北中山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遭拒,提起訴願遭駁回後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2012年12月20日法官表示考慮聲請大法官釋憲。雖然同運社群對此次釋憲結果抱持期待,然而2013年1月,陳敬學向法院撤回該案,此案能否順利成為台灣第一起同性婚姻的釋憲案尚有變數。

社會面:

相較於行政體系的保守與顢頇,立法、司法體系於婚姻平權議題展現相對進步性,台灣公民社會在2012年更展現出蓬勃的行動力,不只是婚姻平權,社群更進一步提出多元家庭法制化的訴求。

或許是因為媒體不斷披露國際社會在同性婚姻爭取上的重要進展,加上台灣公民社會這兩年來行動不斷,因此國內三家主流媒體破天荒在一年內,針對是否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分別進行三次民調,結果均顯示支持民眾遠多於反對者,且其中兩項民調的支持數據甚至超過半數,顯示一般民眾對同性婚姻合法普遍保持正面開放的態度。

在個人行動部分,自1996年許佑生第一次公開舉辦同志婚禮以來,已經有許多伴侶陸續跟進,今年較特別的是一場由釋昭慧法師主持的女同志伴侶「佛化婚禮」,由於國際的反同勢力主要來自基督宗教,因此這場帶有佛教界表態支持同性婚姻意味的婚禮,引發國際媒體的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同志社群並不滿足於爭取婚姻平權而已,同志運動的重要方向包括持續挑戰婚姻霸權以及要求婚姻之外的多元成家權。此自歷年來台北同志大遊行的主要訴求,以及伴侶盟提出的多元成家民法修正草案,都顯示出民間社會「除了平權,還要多元」的堅持。

2012年「台北同志大遊行」邁入第十屆,主題定為「革命婚姻:婚姻平權、伴侶多元」,這是十年以來同志遊行第三次觸及「同志成家」議題,也是頭一回將爭取同性婚姻權明確納入遊行訴求(註3)。而伴侶盟於2011年公布的民法修法架構與部份修法條文,強調國家應平等與充分保障多元家庭成員的身份關係,其提出的民法修正草案包含「婚姻平權、伴侶制度、多人家屬」,透過三套制度,確保不同形式的伴侶、家庭都能獲得國家合理與實質的保障,此草案完整內容已於2012年7月公布(註4)。

2012年的同志大遊行有六萬五千人上街,伴侶盟發起的「多元成家,我支持」草案連署在四個月內已得到許多知名公眾人物及總計超過四萬人的連署支持,加上這一年來主流媒體多次主動曝光與報導,顯示婚姻平權與多元家庭成家權在台灣社會生活中,已逐漸「走出衣櫃」,接下來就是司法體系如何接招以及相關法案排入正式立法議程後如何角力的問題了。

註1. 該回文第一點說明刻意引用總統府兩公約國家人權報告撰寫小組2011/6/27會議結論,稱多數與會者主張「應正視同性戀組織家庭的人權,認為政府應朝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方向努力,會議主席裁示將同性戀組織家庭列入國家人權報告遠景內容」,全文參見http://goo.gl/dxFFD。但該會議結論並未被其後正式發表的兩公約國家報告所採用。

註2. 參見該公文,http://goo.gl/dxFFD

註3. 2006年遊行主標為「一同去家遊」,當時遊盟尚未確定運動策略,僅說要「爭取同志伴侶權益的合法化,例如結婚權或同居伴侶法」。2010年的「投同志政策一票」也僅提到應該「擴大伴侶親屬關係定義,實質保障多元家庭權益」,仍未具體說明在政策上應該如何達到實質保障多元家庭權益。直到2012年才明文將「爭取婚姻權」放入主訴求。

註4. 伴侶盟草案全文參見http://goo.gl/N6KjP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