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斯可以萊斯嗎?/許秀雯

勞斯可以萊斯嗎? by 許秀雯 2013/10/10

何韻詩,勞斯萊斯。
黃偉文填的好詞說道:「能成為密友,大概總帶著愛」。

友情和愛情,存有稱得上「本質性」的差異嗎?

美國男同志作家卡波提(Truman Capote)有一次被記者David Frost問:「你覺得友情和愛情,何者比較有力量?」
卡波提回答:「友情。但其實我認為友情與愛情完全是同樣的東西。」

這個乍聽似是悖反常理的回答,驚人地說出了某個我以為完全可以被領悟的真實:情感的界線與分類,很大程度是特定社會建構(制度)的人為產物。

而歷史上有多如牛毛的事實證明,特定時空下社會所建構出來的「傳統」,並不總是對的、好的,或應該繼續維持的。

許多反對同性婚姻以及多元成家草案的人們,心裏認為(嘴上未必明說)同性戀不是一種正當的關係,因此他們認為允許同性婚姻合法,等於承認了這種「不正當的性關係」(是的,講到同性戀,他們只會想到性,他們表現地像是不知道同性戀也是人)。另外還有許多反對同性婚姻人士至今仍堅稱「同性戀伴侶不能自然生育,所以不應享有結婚權利」。

問題是:究竟是「誰」有權決定、用什麼標準決定同性戀不是「正當的」關係?
神說的?你確定?
可否停下來一秒鐘,聽清楚:你的神、你相信的教義是你個人所選擇認同的,不是所有人的選擇、更不是所有人所認同的教義。你要強迫其他人都接受你選擇性認知的、偏狹的「教義」,然後包裝成一套用來排除多元性別享有平權的所謂「傳統」婚姻家庭倫理觀嗎?

誰又有權決定只有具有「自然生殖可能」的異性戀關係,才特別值得歌頌與保護呢?如果這種標準可以成立,那麼民法親屬編是否應該增訂凡是沒有生育能力或是缺乏生育意願的男女都應該剝奪結婚的資格?或是,如果生殖繁衍如斯可貴,你們要不要乾脆更徹底些,考慮推動立法全面禁止異性戀避孕呢?

我想,凡有有通常辨別事理能力的人,應該都不難看出上述主張的荒謬性吧?

無論是基於宗教或生育功能的論點,其實都是不切實際、不合理的假議題,如果時至今日還想把人們多元樣貌的親密關係扁平化、簡化成單純的生育功能,我只能說,我們確實不是活在同一個象限裏的人。

持續溝通當然是重要的,但是古有明訓,夏蟲不可以語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