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9台灣人權之路與同(跨)性婚姻入法公聽會/簡至潔發言

11/19 立法院召開「台灣人權之路與同(跨)性婚姻入法公聽會」,祕書長簡至潔發言:

主席好,各位朋友大家好。最後針對護家盟的發言回應:

第一,回應陳志宏先生,您說你們提的反對連署以及現在1130要上街頭的原因,不只是針對婚姻平權,還包括反對多元成家的草案。但我要說的是,我們所蒐集到的證據都指明,反對者所提的理由,不只不在婚姻平權草案,也不在伴侶與家屬制度的法案中。包括:是不是民法972過關了,通姦罪就廢除了,這個並不在我們的法案中;是不是伴侶制度通過或是家屬制度通過後,兒女就可以自行宣告中止父母跟子女的關係,這也不在我們的法案中;是不是父親、母親就可以外遇了,這也不在我們的法案中。所以我今天要說的是,你們其實是用抹黑、歪曲事實的方式在召集連署以及召集人們上街頭。

第二,回應周女士,妳說妳想要捍衛妳的孩子在「一父一母」的家庭中出生,但我要說,我們的草案過了,妳的孩子還是在「一父一母」的家庭中,妳未來生的孩子也是有「一父一母」。但是,你們現在聲嘶力竭要捍衛的,卻是剝奪現在已經生長在兩個媽媽、兩個爸爸的家庭中孩子們的生存權利,你們正在撕毀這些家庭。但是我們的草案並沒有撕毀一父一母的家庭。

第三,今天一再聽到法案通過會造成「家庭崩解」,但所謂的「家庭崩解」指的是什麼?如果「家庭崩解」指的就是低的結婚率、高的離婚率、以及非婚子女人數的增加,那麼我們要說這根本就不是同性戀造成的,未來同性婚姻通過了也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但,除非反對者其實要說的是,只要同性可以結婚這件事情本身就會造成家庭的崩毀,那我們要說,也許大家要正視的,是您對於同性戀的偏見與歧視,否則為什麼同性戀組織家庭就等於家庭崩毀?

第四,關於曾品傑教授一再提到要用公投決定同性婚姻合法。但是連國中公民課本都已經說了,什麼事情不適合用多數決來決定呢?其中一個叫做「限制或剝奪少數人的基本權利」,婚姻、家庭就是基本權利,國中生都知道不可以用多數決來決定,所以我們當然反對公投。

第五,我想我們(指正反雙方)之間最大的差異就是,我們認為同性戀是人,是有基本尊嚴的「人」,跟你一樣,和我一樣。任何反對的理由今天聽來,不論您是認為同性戀沒有辦法生育,還是同性戀的家庭沒有辦法教養小孩,這些理由早就被正方一一駁斥。因此,我們要說的是,如果抽絲剝繭理解反對方真正的理由是什麼?我想就是你們認為同性戀是一群不對、不好、不正常、不道德的人。而我們要說的是,這一群人跟大家一樣都是「人」,不是什麼特殊的人、不是什麼不正常的人,所以國家根本就不該給予這群人差別的待遇跟歧視。

最後,因為法案在最近沸沸揚揚的被社會討論了起來,在前一陣子的新聞中我們看到江宜樺院長認為,同性婚姻這件事情要不要通過要由立法院來決定,而我們也聽到了立法院長王金平說,這件事情要由行政院來提對案。現在一個關乎人權的法案,被行政院跟立法院長互踢皮球,所以我們想要呼籲,我們的人權不能等,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我們現在是否可以請主席要求我們的法務部,如果真的要提出一個對案立法院才願意審議的話,是不是可以給出一個時程?什麼時候我們的行政院要提對案到立法院來審議?而如果這個時間點行政院不提對案的話,是不是立法院可以直接進行法案的審議?再次強調,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今天祁家威大哥也坐在這邊,誰來告訴祁家威大哥,27年前他就說他要結婚,到現在他還不能結。所以我們希望主席能不能做一個裁示,我們希望行政院能夠拿出魄力來,給我們一個期限,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