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多元成家] No.1 請給孩子一個機會 by Josef. L.

隨著伴侶盟草案引發高度社會關注與討論,相信這一陣子以來大家都有許多感想與觀察。
今日分享伴侶盟臉書讀者Josef. L. 來信, 也歡迎各方朋友寫出心聲,與我們分享。
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1
請給孩子一個機會 by Josef. L. 2013/11/30

我是台灣大學的學生,也是一名還沒有出櫃的同志。最近看到多元成家的議題被吵的沸沸揚揚,心中有許多話想表達出來。這封信,是寫給今天站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的家長,也是寫給所有在台灣之後可能成為家長的人。

一、這陣子,我看到台灣社會的重大分裂,不論在宗教信仰,抑或是倫理價值。反對者,總持著傳統、宗教的觀點,來盡可能地誣衊同志。而支持者也只好不斷地找尋傳統、宗教的弱點,捍衛自己的理念。

作為一個同志,其實看到人獸交、不正常關係、被神詛咒者等等可怕的名詞,不斷地在報章媒體出現時,真的相當地不舒服,我想要問:我做錯了什麼?為何要被如此難聽的話語洗臉?

如果捍衛信仰、堅持價值,需要用如此惡毒的言語攻擊「他者」,試問要如何讓下一代接受「尊重別人」的概念?

各位家長,當你們在試圖捍衛自己認為應該要教給小孩的價值時,有沒有想過,您正在踐踏別人小孩的尊嚴?今日站在濟南路上,聽到各種不同的髒話、言語歧視,從推著嬰兒車、拉著小孩手的父母口中說出,我實在無法想像這樣的家教。您或許認為您現在做的是一件對的事情(do the right thing),但等到將來,做出價值評斷的,是您的孩子、您的下一代。您認為,他會怎樣看待您呢?

二、作為一名同志,我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釐清所謂「性解放」與「組成家庭權利」這兩個議題。關於前者,如果真的要討論顯然會需要立基於清楚的社會事實與定義來進行討論;但後者我想是明顯迫在眉睫的。然而,當今反對多元成家者的討論,是許多人未弄清問題,將這兩個議題混為一談,我認為非常不恰當,甚至根本在加重污名化。今天,我從濟南路一段,遙眺凱道彼端,那兒的大字寫著「多數弱勢要發聲,救孩子遠離性解放」,看了我實在有些莞爾。我不知道,為何多元成家與性解放的價值是畫上等號?尤甚者,我不知道今天在台上大喊著那些「人獸交」、「雜交」、「多P」、「亂倫」的家長,為何會認為,您今天在小孩面前、公開講出這些「可怕的名詞」,就不是「教歹囝仔大小」?傳統價值告訴我們要「以身作則」,請問「貴家長們」做到了嗎?

三、我們想要的,是法律承認我們的結婚資格與身分,而這背後也代表著權利義務關係。這是正名化同志的存在,是恢復我們的基本人權。倘若沒有法律的認可,我們永遠會被認為是「不正常的存在」。根據統計,世界上至少有1/10左右的人口是同性戀。反對多元成家的父母們,當各位走上街頭,抗議多元成家時,請問您有想過您正在抹殺自己小孩的權利嗎?我的雙親是異性戀,我是同性戀,但這並不影響我愛他們、他們愛我。各位父母,如果你的愛因為孩子的性傾向而變質,那還叫愛嗎?許多同志因為社會的普遍不友善而被迫進入「異性婚姻」,表面上看似得到幸福,然而卻鬱鬱寡歡一生,這是各位父母所想要的嗎?

同志為何今日會被迫面對許多社會歧視?為何問題不見天日?這絕大部分的因素,皆來自我們的身份未合法化。各位家長皆有小孩,是否曾想過,倘若今天是你的小孩想要自己的婚姻得到法律認可、社會尊重,但卻遭到今天如此難堪的對待,您會不會痛心呢?

我是人子,我也想要成為人夫,亦想成為人父,這也是我父母所期望的。人非獨居的動物,同志亦非珍奇野獸。作為一個男同志,我認為我與異性戀者的差別只在於我的性傾向。各位父母今天站在凱道上,聲稱要「維護家庭價值」,但是許多同志也想要組成自己的家庭,也珍視家庭的價值。誠如各位所說,家庭是華人文化的價值核心,對我們又何嘗不是?我也想要有個家,許多同志朋友也都會想要有個家,或許,您的小孩也可能是同志,也可能會想要有個家。

各位家長,在反對多元成家前,請給自己的孩子以及別人的孩子, 一個機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