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多元成家] No.2 從遊行中離開….. by 陳克華(醫生/作家)

分享醫生作家陳克華來信, 1130荒謬悲涼的第一手歷史見證。
也歡迎更多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
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2 by 陳克華(醫生/作家)

從遊行中離開…..

11月30日中午,我從台大醫院的國際會議中心離開,在走向台大醫院捷運站途中,遇見大陣仗的一輛接一輌的豪華遊覧車,載來了一群又一群的年輕學生,擠在人行道上嘰嘰喳喳,好似來郊遊遠足,看他們手中的旗幟,才知道是來反「多元成家」的。我不禁撲哧笑了出來,想起我是他們這個年紀時,還巴不得逃離開家呢,什麼時候要輪到他們來「捍衛家庭價值」了。

「你們來遊行喔?」我好奇地問其中一位同學。
他一臉的茫茫然,小聲回我:「 老師叫我們來的,反什麼多元家庭….」
「那你們有讀過法條的內容嗎?」我問。
「沒有耶…..」一人回答:「就是鼓勵大家通姦多P跟獸姦的法案,絕對不能讓他通過…」
「屁啦!」旁邊一個同學插嘴:「他根本沒有讀過,是老師說可以有學分他才要來的…」
來一個目標不明的遊行可以拿學分?這是什麼學校?這是什麼老師?
或許,我們可以問:這是什麼民主?什麼民主教育?
想起「真愛聯盟」在立法院上演的鬧劇也如出一轍,那些在立院門口上演羞辱同志的行動劇的,都看起來好年輕喔….
是少年仔比較好騙?
這時一位目露凶光的糾察員走來瞪著我,我只好走開。
我一路走向火車站大廳東三門,和朋友會面。
誰知東三門外集結了另一群遊行的隊伍,是聾啞及失明的殘障人士,有些還坐著輪椅,正舉著牌子要出發,人數不多,也無法自己行動,只靠著一些義工帶領。我好奇他們訴求什麼,走進一看,是希望政府規定電視報新聞時加上手語。

我當場眼淚幾乎要流下來。

沒有豪華遊覽車,沒有社會學學分,人數少少的他們只卑微地要求電視在報新聞時,可以加上他們能懂的手語。沒有任何新聞記者前來,甚至沒有路人圍觀。
而宗教團體可以大陣仗花大錢(這錢從哪裡來?)請學生坐遊覽車,只為了阻擋社會另一群人愛與婚姻的自由?宗教究竟是要慈悲助人上天堂,還是要套別人框框咒人下地獄?這些用來動員反多元家庭的錢,可以幚助多少殘障人士聽得見新聞?

在這反多元家庭浩盪展開之日,我不知為何感受到的不是忿怒,而是悲涼….

這樣下去台灣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