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多元成家] No. 3別被歧視遮了眼 by L.W.

分享L.W.醫師來信。
也歡迎更多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
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 3別被歧視遮了眼 by L.W.

我是個醫生,說流利的英語和基本日語,是個愛運動、愛閱讀、有正常社交生活、愛小孩、認真工作誠實納稅的公民。我跟一個也受過良好教育、良好收入、條件極佳的女人相愛、互許終身,穩定交往已經三年多。我是女同性戀。

如果把最後一句拿掉,應該所有人都會同意我和我女友理所當然應該結婚、共組家庭,能生長在我們的家庭的小孩應該是無比幸運。

但只要加上「同性戀」這個特質,在某些人的眼中突然一切都變了。從健全的公民變成性解放、雜交愛好者;從幸福的家庭變成破壞傳統價值的噁心人種;從好條件的家長變成會教壞小孩、沒有權利教養小孩的變態。我的教育水平、我的收入、我的感情、人格突然間都不重要,因為只要一被發現是同性戀,就瞬間抹殺所有其他的特質,連能生活在我家的小孩都從天堂瞬間變成地獄。

基本上所有反對的理由都站不住腳。異性戀婚姻不保證幸福、也不保證養出好孩子。領養孩子的父母還是有能力給孩子很好的生長環境和很多的愛。父母只有單一性別(如單親)也不會影響孩子的性傾向或性別養成。事實擺在眼前,還是要反對的唯一理由,就是心裡的歧視。

我其實爲這些跳針似的反對同性戀的人覺得很可悲。是多狹窄的眼界,才能創造出這種「一碰到你是同性戀,就立刻瘋狂反對」的心態?是多閉塞的心胸,才能覺得另一些他們根本不認識的人「噁心、變態」?我覺得很好笑,我跟教會無冤無仇,討厭我幹嘛?莫名其妙。

我工作的時候,碰到一些虔誠的教徒,常想:今天如果他知道現在站在他眼前的醫師本身就是同性戀,他會怎麼想呢?如果他真的那麼討厭同性戀,那怎麼不問這個要跟他的身體接觸的人是不是呢?怎麼不問每個他要接觸的醫護人員是不是呢?這些反對同性戀的人不知道同性戀散佈在社會的各個層面、各個職業、各個家庭,也有人生百態嗎?難道他們覺得同性戀只要像他們在遊行時候一樣,「圈起來」就好了嗎?

同性戀也是社會的一部份,一樣繳稅,一樣投票,一樣吃著塑化劑和假油。一般人而已。如果我們的性傾向是我們的事,跟我們的職業、收入、稅、工作內容無關,那我們要跟誰結婚又關誰的事了?這些根本不認識我的人,又有什麼權利介入我的感情、我的家庭呢?

別被歧視遮住了眼睛。好像戴上了濾鏡,這個人其他的好壞都不重要,只有是不是同性戀重要。這既不合理,也沒有意義,對於我個人而言,更是不痛不癢。忙著散播仇恨的人,我只爲他們覺得可悲。

最後,我不覺得我需要任何人「同意」我所愛對象的性別,我要與所愛結婚、組織家庭,更不需要「社會共識」,這是我本來就有的權利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