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多元成家] No. 5請拆掉那道牆 by 張皓斌(編輯助理)

分享一位剛離開校園、開始工作不久的社會新鮮人來信。
他說自己是一個對公民權利「憂心忡忡」,就如同參與11/30護家盟遊行的公民一樣「憂心忡忡」的宅男。
也歡迎更多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
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 5請拆掉那道牆 by 張皓斌(編輯助理)

致我身邊的朋友、同學,以及不論是否參與11/30凱達格蘭活動的各位:

我很慶幸,認識身邊這麼多聰明而且又有想法的朋友、同學們,這讓我從他們身上學習到好多東西:音樂、圖畫、各領域學科知識、幽默感、對他人的關心等等。而我也相信,他們都是擁有獨立自由公民意志的個體,絕對是因為自己充分的抉擇、判斷,而選擇用站出來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意見──不論支持、反對都是。

因為我自己是個理解力有點遜的宅男、在網路上搜尋雙方資料後仍有些許地方不了解,所以選擇在11/30當天用「參觀」的心態去聽護家盟的訴求。

※補充1:我的性傾向是異性戀。在11/30之前仍有點搞不清楚「護家盟」、「伴侶盟」、「同光教會」等等雜七雜八組織到底誰是誰。

因為在看完護家盟11/30遊行活動官網注意須知第三點:「3. 此為公民行動,請勿使用任何宗教用詞或出現各團體旗幟。」(官網連結:http://ppt.cc/-uZr)這樣告訴我後,我充分的以自己的自由意志判斷,這是一個「運用自身公民權利,表達自我立場」的「公民行動」。

是的,「公‧民‧行‧動」。

但就我自己眼睛所「參觀」到的這部分事實,我難過。

因為,我看到另一群同樣擁有個人自由意志,理應擁有與「認同並參與11/30護家盟遊行的20萬名公民」同樣公民權利的「個人」,被沉默、無聲的牆給阻擋,阻擋他們在「公共領域」內的「公民行動」行使「公民權利」。

那道牆,不是磚砌泥造、也不是用鐵絲網拉起、更不是代表政府維持秩序的鎮暴警察的盾牌和警棍架起的。

是人,是活生生的人,是同樣擁有公民權利的公民。

是選擇以帽子壓低與他人注視的視線、以口罩封閉與他人溝通的嘴,以互相勾手架起溝通交流可能的「一‧群‧公‧民」。

更甚者──就如11/30遊行結束後大家這幾日看到的影片、圖片──圍人圓圈、阻擋他人行走進去會場、甚至是與他人溝通的自由。

除非任何人可以說,護家盟糾察隊是擁有中華民國(台灣)憲法、法律規定上可以「依法限制他人自由」的一個法定團體、機關,但是就我簡陋的知識和所受不多的教育裡,在這個國家裡有這個權利的機關只有一個,那個機關叫做「警察」,高興稱它條子、條杯杯、鴿子也好。是個如果騎機車沒有兩段式左轉,可以開我罰單的有點討人厭的大叔(或姐姐)。我在被開罰單之後雖然會上自己臉書PO廢文發洩討拍,但還是得乖乖的去繳罰單,雖然不爽,但至少我在發完廢文後可以理解,因為我違反了交通規則,但警察是為了公眾的行車安全和我的小命著想,才會開我罰單。

圍人圈圈呢?除了限制別人的行動、言論自由,難道要告訴我糾察隊只是突然想玩城門城門雞蛋糕嗎?那下次我又被開罰單時,可不可以跟警察玩雞蛋糕,贏了放我走,輸了我再繳罰單?

這不是侵害公民人權,那什麼才是侵害公民人權。

以下簡述我的預設與立論:

一、公民行動以及公共領域,可以允許「任何人」發表自己的理念、訴求。

二、11/30是「公民行動」,並(預計號召)二十萬個「獨立的個人」選擇運用自己的自由意志,認同遊行活動主辦單位護家盟的各種理念,並運用這個自由意志去行使他們二十萬個獨立個人的集會、言論自由等公民權利。

三、選擇上述公民權利來支持這樣的訴求,這些會影響、改動國家「法律」、「制度」等國家全體公民應遵守的規範時,就代表這二十萬獨立的個人已經參與了公共討論,哪裡還有什麼「我的場子,不要來亂」的道理?那麼容我主張,既然你們的訴求會影響別人遵守的法律,那麼就必須接受對這個「修改法律訴求」有不同意見的討論出現──即使他與你意見相左。

容我說,二十萬位獨立公民不可以那麼會挑時間露出「我們也是受害者」,當一個不想接受討論的公民──既然訴求可能影響他人,就請你們坦蕩蕩,跟人大聲的討論。

因為運用了這項公民權利工具,他人亦有完全的使用主張。如果只完全享受喊出反對修改法律訴求的公民權利,卻又不想藉由溝通來說服大眾,這種事我只在一些書上讀到,比如說1987年以前的台灣、比如說1940年的德國。

再補一句老掉牙的超老梗名言,「我不同意你說的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老梗,每個人聽到耳朵都長繭,但為什麼11/30當天護家盟那些糾察隊突然集體失憶?

當然,我完全認同如果有「妨害集會」的行為出現的話,可以適度的處理以維持實施集會的權利,但「妨害集會」的定義包含「說出自己的理念」嗎?
還是認為只要說出與自己理念相左的話、露出聲嘶力竭的表情、尖叫,就是暴民、就是不理性、不禮貌?只丟出一句「我尊重你,但……」後卻選擇雙手插胸前並扭頭就走的人,更是直接架起圍堵的牆而已。當然可以說「難道要等到流血、暴力發生才後悔嗎?」但目前我看到的影片、圖片,像那位勇敢的社工小姐即使被圍住,她有用手上的標語扁人嗎?她不也選擇與圍住她的人溝通?與護家盟持反對意見的人若要暴亂,老早在進不去外交部前就開扁、放無雙了,還等到糾察隊圍起來?如果有疑慮,糾察隊應該選擇的是存證、報警,協請警察將雙方帶進警察局釐清案情才對。

在11/30凱達格蘭大道集會那天,我個人唯一少數承認的公民行動,只有這位社工小姐、以及陳嘉君女士,除此之外我不知道「圍住別人行動自由」,以及「阻止與護家盟意見不同的人和與其他路人溝通權利」的行為,可以稱作「公民行動」。

※補充3:社工小姐影片:http://ppt.cc/sL7h、陳嘉君女士影片:http://ppt.cc/yrcE

再者,為什麼把「因為當下不能進行理性溝通」,當做拒絕溝通的理由?既然宣稱有二十萬個獨立個人選擇以個人絕對自由意志參與護家盟活動並認為自己是理性的,那麼怎麼突然要溝通、自由意志和理性就喪失了?除非承認自己參加護家盟活動不是理性的選擇,否則要將「拒絕溝通」合理化為人數太多,那麼只是將自己想要影響全體公民的法律修改訴求責任,丟給其他199,999人而已。

更何況,這是一個多難能可貴的溝通機會!參與遊行的公民,現在有機會與意見相反的人面對面坦承、訴說、辯論。但卻只選擇拒絕,既然無法溝通,要如何說服我去支持誰、去反對誰?況且如果真的認為自己參與遊行是對自己的選擇負責,難道不認為多說服一個人,就多一個支持自己反對修法主張的助力嗎?

當然,這一切都要建立在雙方願意溝通的意願上。如果真的願意溝通,是不是就不會有人寫出《仇恨的盛宴》這樣的文章?※補充4:《仇恨的盛宴》連結:http://ppt.cc/xOI8

我認為這就是沒有溝通、不願意溝通的結果。

另外,容我說明自己的想法:護家盟糾察隊這種行為,早已陷遊行活動內的其他人於不義。請容我這麼說,主辦單位是糾察隊行為的意志來源,糾察隊是主辦單位維持秩序的實際手段,那麼在這其中呈現出來以這種違反他人公民權利的現象,恕我極難認同這是一場「公民行動」。

最後,我相信,全然地、真誠地相信,身邊參與11/30護家盟活動的朋友、同學、以及其他台灣公民──當然,也包含我自己──是因為全然地服膺「公民行動」所代表的言論、人身自由,才選擇走出去傾聽、支持、溝通的。

正因公民權利如此可貴,所以請拆掉那道牆,拆掉那道用口罩、帽子、沉默以及阻擋所築起的,心裡的那道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