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多元成家] No. 6 by Ingrid (紐約州律師/ 聖路易華盛頓大學J.D.)

分享一位留美律師來信。
這篇文章清楚剖析了婚姻平權的真諦,並再次提醒社會大眾「隔離不是真平等」,
任何企圖用「同性伴侶制」取代婚姻平權的看似好心的「折衷」方案,
骨子裏仍然是一種歧視,事實上,這也是伴侶盟一貫的立場。
歡迎更多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
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 6 by Ingrid (紐約州律師/ 聖路易華盛頓大學J.D.)

2013年11月30日
我想這一天會成為多年以後台灣同志運動大事紀裡重要的一天。 那一天台北午後的冬陽曬得人全身暖呼呼地,金黃色的高樓,襯著幾面飄揚的彩虹旗,六百個支持伴侶盟婚姻平權草案的人在立法院前排字吶喊著: 婚姻平權,反對歧視!! 另一端的凱達格蘭大道上,一個號稱30 萬人的恐同大陣仗, 也正在公開宣揚他們有多麼地恐同,但是他們卻假稱是反對性解放,捍衛傳統家庭價值。 這些假粉紅色、 仿3K黨甚至是仿納粹,搭配著公然限制他人行動自由的幸福糾察隊等愚蠢至極言行,令人感到莫名的沉痛與悲哀。 我看著這一齣假愛之名的荒誕劇本在街頭上演著,一邊思索著自己究竟還能做些什麼才能化解這麼無可救藥的歧視… 我想或許就從法律上來談吧?! 我的心頭浮上那些反對修法的法學先進或後輩朋友的討論 ,感覺實在無法被說服。

首先 、如果我們肯定中華民國憲法是蘊含自由、平等、博愛的精神,以保障人權作為宗旨 (參憲法本文前言: “為鞏固國權,保障民權,奠定社會安寧,增進人民福利,制定本憲法”),同時含有應予扶持照顧弱勢的福利國思想 (參憲法增修條文中消除性別歧視,促進兩性地位的實質平等等宣示),那麼究竟哪裡來的法律依據,能將同性戀排除在民法上的婚姻制度之外而獨尊異性戀呢? 同性婚姻只是讓同志們也能進入婚姻制度,婚姻制度本身及其法律上的權利義務並未更動,充其量只是讓更多的人能夠進來,並非毀壞也不是創建什麼新的制度,只是修正放寬過去婚姻制度的排他性罷了。除非我們根本否定婚姻是一種基本人權,認為婚姻並非一種普世價值,那麼我們才能認為民法第972條以降涉及婚姻親屬繼承等規定去排除同性戀這一個特定族群是不違憲的。

Freedom to Marry (結婚自由)

婚姻非基本人權這樣的論點,我相信不論是對一般大眾或是法律人來說都是不能接受的,即便是我們退萬步同意婚姻非基本人權,但是自由權難道不是基本人權嗎? 選擇結不結婚不是一種自由嗎? 甚麼樣的法律能禁止人們選擇是否進入婚姻? 現今台灣社會對於結不結婚至少都能夠體認這是每個人的自由,或許還是有長一輩的人把娶媳婦、嫁女兒視為是自己的人生任務之一,認為男大當婚、 女大當嫁天經地義,但又為了什麼男大當婚不能娶另一男子,女大當嫁不能嫁給另一女子?只是因為當事人本身的性傾向就可以剝奪了他/她的選擇權,選擇結婚的自由嗎?

有人會說「我們不是剝奪,只是限制。因為自由的真義在於不妨礙他人之自由始為自由,同志婚姻合法化會妨礙他人自由!! 」、「一旦同性婚姻合法會變相鼓勵同性戀這種男不男女不女的不正常行為,會把大家都變成同性戀,連帶地造成愛滋病盛行,還有人獸聯姻合法化,這不僅是妨礙自由還動搖國本自取滅亡!!」、「此外,同志結婚會妨礙下一代的成長 因為會有代理孕母 ,借精生子, 製造親子血緣倫常大亂的問題!!」、「兩個爸爸兩個媽媽的家庭也會危害被領養的小孩:首先你們怎麼可能愛不是親生的小孩嘛,其次小孩要叫哪個爸爸哪個媽媽,只會讓同志家長教到性別錯亂,如何能期待有正常優秀的下一代,這不叫做妨礙甚麼叫做妨礙?! 這可是涉及國家興亡的重要議題切莫輕率立法」。

以上這些理由,有些是早已存在的爭議問題 (代理孕母、 借精生子) ,有些僅是臆測與偏見 (愛滋病蔓延、 對下一代教育有影響) ,有些根本是唯恐天下不亂的謬論(人獸交、 國族滅亡)。這些欠缺合理證據的恐同歧視性言論,又怎能支持妨礙他人自由的說法? 我相信只要是具備理性思考能力的人,或是觀察一下其他已經承認同性婚姻國家的現況就能明白了。

Marriage Equality (婚姻平權)

對於反對同性婚姻但是可用其他形式例如伴侶制度來折衷的說法, 我認為只是假好心、真歧視。 他們會說: 把同性戀納入婚姻制度關係到整個法體系的改變,涉及很多層面和細節,絕不只是人權,平等或傳統價值這麼簡單的東西而已,這是何等茲事體大。出於憐憫或是同理心,考量同志們也一樣會相愛,想要互許諾言,追求永久共同生活,這樣的權利任何人都應尊重 ,既然同性戀跟異性戀在性傾向上有所差異 ,因此我們主張另外立法照顧同志需求 ,例如同性伴侶制度 。

試問,這樣的論點不正是 equal but separate的翻版嗎? 黑人可以上學, 但不能跟白人同校或同班,黑人可以搭公車 但是要坐後面,黑人只能上黑人餐館,白人餐廳拒絕黑人進入,請謹記隔離式的平等非真正的平等 (separate is not equal) 。婚姻是一種形式的伴侶制度,但是伴侶制度不是婚姻。

將同性戀納入婚姻制度究竟會變更甚麼法體系,會需要考慮甚麼樣更細微的法律條文, 就只是因為他們主觀認為「兩個爸爸跟兩個媽媽怎麼稱呼都很奇怪」以及「兩個爸爸兩個媽媽肯定教養不出優秀的下一代」嗎?

同性戀也是人生父母養的,跟大家都一樣活在這塊土地上,為這塊土地盡一己之力,努力工作、 認真生活,想活出自己的人生,也想和自己所愛的人永久生活,患難與共、相互扶持。Evan Wolfson 曾說過一段豪氣干雲的話: 我不僅僅只是要帶動修法(按:同性婚姻合法化),這也是要改變這個社會,我想讓同性戀小孩或是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相信他們將來也能夠結婚能夠參加童子軍 並且能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生活著 ( “I’m not in this just to change the law. It’s about changing society. I want gay kids to grow up believing that they can get married, that they can join the Scouts, that they can choose the life they want to live. “) , 我認為這才是追求平等與博愛精神的實踐 。

法律應該實踐平等與正義, 拒絕讓同志們享有結婚自由權不是正義, 給予同志們類似婚姻的制度也非真平等。 我還記得今年年中DOMA(“Defense of Marriage Act”) 被美國最高法院宣告違憲那一天, 我非常地感動與激動, 感動的是美國大法官捍衛憲法保障人權的決心與行動, 激動的是平等正義得以彰顯,Justice Kennedy 在DOMA判決裡面的一段話將同性婚姻在現在社會裡及法律的關係闡述地非常精確,他說: “For same-sex couples who wished to be married, the State acted to give their lawful conduct a lawful status. This status is a far-reaching legal acknowledgment of the intimate relationship between two people, a relationship deemed by the State worthy of dignity in the community equal with all other marriages. It reflects both the community’s considered perspective on the historical roots of the institution of marriage and its evolving understanding of the meaning of equality.” , 粗譯如下:同性婚姻的合法化代表著(州)政府提供了一個法律地位給予想要結婚的同性伴侶,這樣的法律地位等同是這兩個人之間親密關係受到法律的認同, 是一個政府認為在社會群體裡值得被尊重的,與其他(異性戀)婚姻沒有不同。 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反應出在社群這個觀點下婚姻制度的歷史根源性與社會群眾對於「平等」概念的理解的演進。

我經常想如果平權運動或是同性婚姻合法在台灣能夠提早二十年出現,是不是就不會有「這個社會的本質不適合我們」的遺憾,是不是就不會有一個不世出的才華洋溢的靈魂獨自魂斷異鄉? 是不是就不會有玫瑰少年慘死的悲劇 ? 人權與平等不是甚麼簡單的概念,要去實踐更為困難,挑戰status quo(現狀) 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有勇氣,過程也是非常艱辛的事情,有太多的既得利益者拒絕跟其他族群分享, 歐洲各國與美國的同志運動都是花了很長的時間, 歷經了許多的挫折與艱難, 有多少人在街上流血倒下,有多少同志們勇於出櫃,才能有現在的成績 ?! 到最近俄羅斯還在進行恐怖駭人的鎮壓同志運動,克羅地亞公投修憲將婚姻僅限於一男一女。或許我該慶幸台灣的反同志人士那天只是將同志朋友們手拉手圈住地進行驅魔或祝禱儀式, 沒有更激進的暴力的行為, 或許我也該慶幸至少在每年的同志大遊行同志朋友們能夠享受那雖然短暫卻珍貴的表達自己的自由, 不用擔心與在意旁人的目光。這次婚姻平權與多元成家草案提出帶來的社會贊成與反對的爭論,也讓我知道這塊小島上還有一群具有獨立思考能力聰明又善良的人們,正為著平權運動奮鬥著!!

有道是天賦人權,但是人權的保護與平等的實踐 還是要靠自己去爭取,我不知道要到甚麼時候這個小島上的人才能夠理解自由與平等的真義, 理解何謂歧視與霸凌 ,理解只要是人就有身為人的尊嚴與價值, 或許在恐同群眾的心裡同志根本就不配稱為人而是畜生 , 但我相信只要我們繼續對話溝通,奮戰不懈, 人權及正義有一天終會得到彰顯, 而各種歧視性仇恨性的虛偽謊言終將被識破而為人所摒棄的,fight hard, win big, 大家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