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多元成家] No. 10 同志做錯了什麼?by 小麥(律師)

分享小麥來信。身為一位律師,小麥每天替當事人處理家事案件,卻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明白自身的成家權仍遺落在未知的時刻。律師不就應該替人們爭取該有的權利嗎?卻在反同場合上,看見另一群律師聲嘶力竭地剝奪他人的成家權。公平正義在此時,換來一陣陣的心痛與無奈。

歡迎更多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
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請問, 我有做錯甚麼嗎?

民國102年11月30日我一如往常的穿鞋準備出門,疼愛我的母親突然問了:「妳有要去遊行嗎?」,母親向來不太管我的行蹤,但當時她擔憂地說:「反對的人今天也要遊行」,我說,我只是去排字,離他們有段距離,我說他們的人宣稱會勸導參與的民眾不要與人發生衝突。母親還是企圖說服我不要出門,只是,這是我難得可以參與支持的活動,我不想輕易錯過。

我從景美出發,沿著羅斯福路向北騎著機車,到了中正紀念堂附近,開始寸步難行,道路被數不盡的遊覽車佔滿,我花了一倍的時間才繞到立法院附近。

我看著已經被管制的中山北路上,湧進大量的人潮,所有的人都在主張我不能結婚,我知道任秀妍律師、林永頌律師,他們站在台上,反對國家還給我結婚的權利,可是,我做錯了甚麼嗎?我做錯了甚麼事情,為什麼要剝奪我結婚的權利? 律師,不是應該追求公平、正義,還有平等嗎?為什麼,身為律師,竟會說出「(同志)不會愛和自己沒血緣的小孩」這樣的言論?

請問我做錯了甚麼? 同志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可以這麼輕鬆地把我們當替罪羔羊? 恣意批評我們?

我是個小律師,我本來以為成為律師可以更加正大光明地爭取權利,結果1130那一天我在羅斯福路上看到這些對同志充滿偏見與敵意的人們,我不敢脫下我的外套,因為周圍的人全舉著反對多元成家的各式標語,而我身上穿的是伴侶盟「自由戀愛,平等成家」的白色ㄒ恤。

我真的覺得很諷刺,我每天幫各種當事人辦理與婚姻家庭相關的家事事件,結果我自己在法律上沒權利結婚,也很難以單身身分收養小孩,甚至很多時候不敢公開說「我是律師,我是同志」,因為職場上同志身分的曝光還是很可能會帶來麻煩。

我女朋友當天沒有跟我一起去伴侶盟活動現場排字,因為她表弟當天結婚,這種巧合真是令人感到討厭,異性戀想結婚就結婚,想離婚就離婚,同志到底做錯甚麼事?憑甚麼你們可以我不行,還要勞師動眾集會上街,只為了不准國家還我權利?

多元成家立法運動,是要還給同志結婚的權利,以及使各種成家需求都能被滿足,這沒有剝奪任何人的權利,更沒有使任何人失去父母或是配偶,到底諸位反對者要反對的是甚麼?我自認這一生到現在都乖乖讀書、乖乖考試、乖乖繳稅,身上穿得比11月30日經過伴侶盟「婚姻平權」排字現場的護家盟朋友們還多……, 請問你們究竟憑什麼不還我結婚的權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