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多元成家] No. 16 必要之「惡」? by 平凡的母親

伴盟臉書讀者「平凡的母親」, 是一位有兩個女兒的異性戀媽媽,由於這幾個月來目睹若干基督宗教團體以驚人規模的人力、金錢,並用罔顧事實的方式反同志、反婚姻平權、反多元成家的言行,平凡的母親因此有許多話想說。繼上次的投書刊出之後,再次來信分享所見所思。
歡迎各方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
 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 16 必要之「惡」? by 平凡的母親

何鳳山具有此種大無畏拯救猶太難民的精神,是由於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本愛心作出「人道主義」的救援工作。—基督教週報第2407期
何鳳山先生又稱東方辛德勒,在二戰期間核淮數千張猶太人的簽證,是救了最多猶太人的國際義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甘冒性命危險,拯救猶太人免遭屠殺的非猶太人)。

一次大戰後,身為戰敗國的德國簽下《凡爾賽條約》,背負了鉅額的賠款,人民自尊及國家經濟都瀕臨崩潰邊緣。希特勒身為參與一戰的軍人,對於戰敗滿懷憤怒,意圖將一切歸罪於猶太人,於是利用德國人民對猶太人既有的偏見,有計劃的將猶太人抹黑為惡劣人種甚至是低等生物,逐步成功營造仇視猶太人的社會氛圍,埋下二戰導火線,最終造成六百萬名猶太人罹難,全世界超過六千萬人命的代價。

這正是當我看到這一波抹黑同性婚姻及多元成家草案的影片時,感到心痛的原因,原來經濟衰退、天災人禍、政客自私淫亂、離婚率高、生育率低、黑心食品,這一切都歸罪於人口極少數的同志朋友,這種暗示性鼓動歧視同志的行為,持續意圖將同志"去人性化",竟然出現在2013年,台灣人權倒退的一年。

這些有錢有勢有身份的聯盟中,心理學教授卻不面對同性戀非疾病的事實,律師漠視造假抹黑,神職人員以愛之名羞辱同志,最經典的莫過於他們最終還以受害人自居。

這比一開始用盡A片劇本來抹黑同志,是更加卑劣的行為。一直以來反對方不間斷的書寫荒謬劇本及製作抹黑影片,到現在還沒放棄,意圖將支持多元成家與重大利益畫上等號。我們共處在地狹人稠的台灣,尊重不同是我們的珍貴價值,不是嗎?

我也不會認為同志是了不起或偉大的,他們跟我們異性戀一樣,有血有肉也會犯錯,一樣過著柴米油塩醬醋茶的人生,是社會的一員,是台灣這個國家機器裡不可缺的小螺絲釘。

若真要說有什麼差別,大概就是他們從小就要學著比我們堅強,才能面對無論是否出櫃,有意及無意不間斷的歧視。還有只是想結婚成家,卻要因此承受莫須有的羞辱與罵名。這些傷害的不只是他們,也傷害他們的父母兄弟姊妹及子女。

此刻,我真的很想說:我有很多基督徒朋友,而且他們都支持婚姻平權。但這不是事實,我的基督徒朋友不多,而且他們都反對婚姻平權。他們都是很好的人,待人溫暖也很樂於助人,但面對同志議題有所堅持,雖然對於他們參加1130下福盟的遊行我感到遺憾,我並不期待他們會支持婚姻平權,因為這確實也不是容易的事。

但我最難過的是他們竟選擇跟那一方站在一起,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的那一方。

1130當天,除了原本就親善同志的教會與基督徒以外,有很多基督徒自發拒絕參加遊行,甚至站上挺同志的場子裡,努力要彌補教會對同志造成的傷害,在教會一面倒反同婚的聲浪中,做這個決定不容易,也許在內心還無法接受同志婚姻這件事,但是拒絕加入傷害同志陣營,視同志如已,勇敢值得尊敬的行為,我們也看見了。

最後我要說,這位令人尊崇的何鳳山先生,善行沒有得到回報,不但被解職還被質疑為錢賣簽證,曾受調查卻未得平反,直到晚年才得到他應有的榮耀。我相信是因為神與他同在,讓他可以擇善固執,受屈辱仍做正確的事。當時也有許多平民跟軍人,冒著全家被殺害的風險,在地下室或小隔間裡藏匿猶太人。無論多數人怎麼說,無論面對多少威脅,總是有人絕不棄守心中的道德勇氣。

我想請默許或漠視抹黑行為的人們,冷靜的思考,是否要繼續跟傷害同志的聯盟站在一起,並讓他們說服你,你就是那「弱勢的多數」之一。你現在以為的「正義」,真的是正義嗎?在你人生的某一天再來回顧今日,你是否真的不會後悔?

為達目的,就可以不擇手段嗎?
我認為你可以不喜歡同志,但你沒有權利這樣傷害同志。
請不要再把不擇手段的惡行當作必要之「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