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多元成家] No. 17 by 雨亭 (臨床心理師)

分享伴盟臉書讀者雨亭來稿。如同雨亭所觀察到的,伴盟的草案確實是照妖鏡:照見過往各種友善同志的說法有多麼虛幻,也照見社會深沈的偽善。
 於是知道,我們還有好一段路要走,一定要一起加油!
 
 歡迎各方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17 by 雨亭 (臨床心理師)

這陣子婚姻平權等法案所帶來的種種議論讓我心情很亂,平時隱藏在日常生活中的不安情緒,隨著各種歧視及道貌岸然的言語被狠狠挑起,鮮明到無法忽視也無從平靜。

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一群人可以如此昧著良心抹黑毫無仇怨的另一群人。

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一群人可以如此偽善地將傷害當作對他人的救贖。

每一次的詆毀都讓我的思緒不斷倒轉,不斷重複回憶起自己是如何在這異性戀的主流社會中,一路跌跌撞撞到終於認命接受自己是同志的事實。在這條路上走了十多年,也經歷了十多年的社會變遷,過去我雖不曾期待有生之年台灣能夠通過同性婚姻或是伴侶法,讓同志伴侶擁有合法身份、被社會承認、被親友看見、擁有更多相愛的資源,但至少我明顯感受到這個社會對於同志的友善似乎越來越多。即使仍不時從他人口中聽到以同志為笑點的嘲弄,但近幾年已很少聽聞明目張膽侮辱同志的說法。

然而,這次多元成家法案所引發的反對聲浪,卻狠狠撕裂了我自以為的友善世界。不論1130上凱道反多元成家的到底是5萬、10萬還是30萬,親臨現場的我,只為這群被煽動的盲目群眾感到悲哀;對自詡道德美好卻用卑劣手段散播謠言挑起恐懼的XX盟感到厭惡;對以神為名行魔之實的教會感到失望,與心寒。

我明白多元成家挑戰了整個社會對於性別、權力、親屬、繼承、家等等概念的想像與認知,對於習於安定的人們來說,這等於是翻天覆地的改變,需要重新去瞭解與適應。然而反對者們,你們知道嗎,你們所不熟悉的這個世界其實一直都存在於你們身邊。你們不明白的是當你們理所當然興高采烈地說著誰要結婚誰又交了新男友新女友時,隱藏在身邊保持著沉默微笑的同志們是什麼樣的心情;你們不知道,你們那些似是而非的反對論調、包裹著歧視貶損的同情憐憫,傷害了多少身邊你所愛以及愛著你的同志親友。如果過去的傷害來自於種種無知與誤會,那麼當我們鼓起勇氣站出來讓眾人看見時,彼此可否放下偏見與恐懼,由愛出發,用心去互相理解?

身為一個臨床心理師,我很幸運能夠擁有專業知識的權力去告訴身邊的人們:同性戀不是一種病,它不需要治療,而且存在地理所當然。

喜歡同性並不會讓一個人變得歇斯底里或是精神失常。
喜歡同性也不代表這個人天生性格扭曲或是道德淪喪。
除了所愛的性別,同性戀和異性戀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同。

所以反對者們,當你們有一天願意試著放下成見時,請你們靜下來捫心自問,你心中冒出的各式各樣反對理由,是不是都只是在掩飾自己內心強烈的恐同,而你真的知道自己恐同以及為何恐同嗎?

我很清楚我的存在價值不會因為我的性傾向與多數不同就被減損,我也認為,為這個社會盡種種義務踏實生活的我不應該被剝奪公民所具有的任何權利。然而我知道這個文化要接受人人生而平等的精神還需要時間,所以一直以來我選擇保持沉默,捨棄自己的權利來換取表面的和平。但這一次XX盟的動員真是太讓我憤怒了!這麼多堂而皇之的卑劣手段,令我不知道台灣還有什麼希望。看著在這些歧視辱罵中仍勇敢挺身而出的夥伴,我想著如果我繼續沉默,內心將永遠得不到安寧。

我是個臨床心理師。我的工作是減輕人們心靈的苦痛、陪著他們感受內在的幸福。現在,我想要盡我所能讓這個社會多瞭解同志、對同志更友善。我知道我所愛的家人有可能因為我而必須面對這個世界的歧視言論、承受負面質疑的異樣眼光,但我希望愛我的家人也能夠感受擁有我這個女兒的幸福,即使我是同性戀,他們能依然以我為傲。

法律無法全盤改變社會歧視的問題,但它卻是一種公開的宣示,宣示我們的愛在這個國家是被接納、被認可、被保障的。看著許許多多熱情聲援我們、為我們爭取權益的異性戀們,心裡真的很感動。因為你們的支持,讓我看到了許多未來的希望,在此真心的感謝你們。願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創造一個更包容更和諧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