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讓我們聚焦談「伴侶」─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制度草案公聽會 台北場會議記錄

去年年底,伴侶盟舉辦了伴侶制度的公聽會,透過一整天的時間,聚焦討論伴侶制度法條中的各項重要議題。立法運動是個意見滾動的過程,伴侶盟希望藉由伴侶制度的提出,讓台灣社會能夠更進一步的去思辯國家該以甚麼形式介入個人情感關係,同時也讓每一個人有機會去思考自己想要的究竟是甚麼樣的親密關係,在這個過程中,邀請大家一起辯論、一起實踐、一起成長。
除台北場紀錄外,高雄場公聽會紀錄亦已出爐(http://goo.gl/rDDuLK),邀請各位繼續加入意見討論的滾動過程,為這個與你我相關的伴侶制度提供一份寶貴的看法。

這次讓我們聚焦談「伴侶」─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制度草案公聽會 台北場會議記錄
時間:2013/12/28 9:30-17:00
地點:台北市立圖書館大直分館

論壇一: 伴侶制度的主體資格
討論主題:
1.伴侶制度是否有設立的必要
2.若有必要,保障主體應為那些人?
  伴侶的主體資格是否要限縮,若要限縮,是否要比照結婚資格?

與談人張小虹〈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意見:伴侶制度有設立的必要。主體資格的立法對象鎖定在sexual partners會較聚焦,而中文的「伴侶」一詞可能不能準確傳達意涵。可以考慮使用「家庭同伴」(Family companions)或「生活夥伴」的詞替代。

與談人許欣瑞〈同志諮詢熱線教育推廣部主任〉
意見:伴侶制度有設立的必要。建議主體資格暫時先比照婚姻,在運動上會較不具阻力。友伴建議還是回歸到家屬。

討論:
參與者一:以同志身分角度來談,如果婚姻制度不夠好,應該修婚姻制度,而伴侶制的存在是為了弱勢。伴侶制度的需求者很少是友伴關係,多為親密關係的伴侶,伴侶制度適用的主體是否要限縮?
參與者二:伴侶非以性關係為基礎,那為什麼在討論中反而進入伴侶制度需要被「資格檢驗」,進入婚姻卻不需要?
參與者三:伴侶制有設立必要,將會成為國家人力資源爭取上的優勢,提供外派人員的伴侶也有相同的權力保障。
參與者四:伴侶制的設立,透過單方解消的設計,可以降低家暴法被濫用,成為離婚、財產、監護權爭奪工具的情況。
參與者五:贊成伴侶制度的設立,但主體資格是不是還是限定在有愛情關係的伴侶裡,如果是友情或其他,還是歸類到多人家屬中。
參與者六及七:某些精神科和社會工作的臨床案例顯示,已離婚(法律關係解除)但仍與姻親(如婆婆)同住的案例,衝突會持續發生,因此現況是,即使婚姻關係已不存在,但「前妻」「前媳婦」仍被傳統的文化束縛。而也有一些案例是,已離婚但相對人重症需要照顧的狀況,前妻仍與相對人最為熟悉也是主要生活上的照顧者,但因婚姻關係已解除,在最後的臨終醫療上,前妻「誰也不是」地無法做任何醫療上的決定。因此,從法律上以制度保障這些處境的人,是有必要性的。

論壇二: 伴侶制度的財產制
討論主題:
1.伴侶的法定財產制應採分別財產制或婚姻法定財產制? 兩者的優劣為何?
2.若採分別財產制,是否要維持目前草案的家務勞動利益返還請求權?

與談人許欣瑞〈同志諮詢熱線教育推廣部主任〉
意見:法案尚未落實,財產制度如何設計和實行對於同志社群來說較難想像。在伴侶契約訂定前是否有可能設計一個安排,讓雙方理解財產制後才簽訂契約,例如伴侶制成為必選題,一定要選擇分別財產制或法定財產制,法案不會預設不約定即採分別財產制。

與談人張小虹〈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意見:贊同分別財產制,較符合伴侶制度強調獨立個體的精神,也可能減少關係中的衝突。也支持家務勞動利益返還請求權的設立,認可家務勞動的價值。

討論: 
參與者一:預設為分別財產制是合適的。但家務勞動有給在台灣還沒有實務經驗,可能比較難想像。
秀雯:財產制的設計其實牽涉到伴侶之間的財產關係狀況。若雙方的財務關係或共同投資,有很多金錢的往來、很多混雜在一起,那這樣的伴侶關係可能是採婚姻的法定財產制或共同財產制,這樣分擔風險比較合適,不用一一清算。若兩個人做的事或獨立性很高,又想避免親密關係因金錢觀念的摩擦,那分別財產制比較好,財產制沒有絕對的優劣只有適不適合的問題,所以宣傳相關知識,讓當事人判斷怎麼樣對自己比較有利是重點。
參與者二:1058-6條列了審酌情形,包括第五點職業健康情形經濟能力等,在實務執行上有沒有可能還是受傳統性別分工的影響?或是例如工作者也是家務勞動者,但他經濟狀況較好,反而無法請求家務勞動利益返還?
至潔:或是一方做六成、一方做四成,兩方都說要返還的狀況?會不會增加司法成本?
許秀雯:我覺得會不會被濫用取決個案,有這個請求權是否就是導致濫訟或司法負擔變重我覺得是未必。
許欣瑞:因為伴侶是新制,是否可能設計成沒有勾選就不能進到下一題?強迫當事人思考。
參與者三:如果簽訂者已經七八十歲卻還要去思考財產制的規定,要經過這麼多門檻,可能會使得伴侶制變的較不友善。
許秀雯:契約可能可以設立必要記載事項,但會使得伴侶制變得比婚姻的限制要多、門檻要高,且強迫協商也不一定表示當事人理解制度內涵,因此當初設計是認為分別財產制衝擊最小。

論壇三: 伴侶制度的解消
討論主題:
1.伴侶制度採單方解消可能的缺失?
2.若不採單方解消,解消方式為何?如何避免現行婚姻離婚制度的缺失?

與談人張小虹〈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意見:伴侶制度可單方解消,是更好的退場機制;目前婚姻制度中,家暴、通姦成為退場手段,過程殘忍不堪,而伴侶關係的單方解消,將可避免原本婚姻中,人怠惰於關係經營,遇到問題就忍讓或擺爛的狀況。運動論述上要小心在推行通姦除罪時曾發生的狀況,女人將通姦罪視為婚姻的最後一條防線,在單方解消這部分也要避免將解消方式當成弱勢者的保護手段。單方解消碰觸到的是人們如何看待親密關係,婚姻的長期飯票文化應該被扭轉。

與談人許欣瑞〈同志諮詢熱線教育推廣部主任〉
意見:伴侶制應堅持單方解消,使親密關係的離開能有一種有別於婚姻的方式。單方解消讓關係回到兩人之間,而非讓法律成為「不願意放手的那一方」的籌碼。但大家對於單方解消的想像都會是很突然的,彷彿隨時會被拋棄,因此是否可能設計有提早告知、協商期間的程序設定?

討論:
參與者一:可否比照債務程序中的支付命令請求權,在收到單方解消通知二十天後,確定沒有異議關係就解消,若有異議就進家事法庭,給予雙方一個思考的空間。
參與者二:贊成單方解消,但是否可以設計心理諮商的制度介入,讓雙方有機會積極討論這段關係,如果雙方都有意願再為關係做努力,那麼這會是一個機會。
許欣瑞:設定諮商或異議的制度,可能不太有實質意義。可以考慮在這個階段的法案中加入類似法國Pacs制度中的緩衝期,給社會一個心理準備也減少推法阻力。
參與者三:伴侶制度的精神是一個比較寬鬆的關係,但從制度、解消方式等討論,發現其實制度很嚴謹的,那跟伴侶制精神是否有相矛盾?必須大家對伴侶制度的預設是甚麼?愛情關係還是家伴關係?伴侶制度在台灣還沒有文化土壤,應該需要將教育包裹在立法運動中,讓社會大眾更理解伴侶關係的精神。伴侶制度強調主體性,但一般民眾不一定有那麼強的主體性,因此這個制度會令人擔心。

論壇四:伴侶制度與親子關係
討論主題:
1.伴侶制度是否合適開放收養權(包括收養他方子女與共同收養第三方子女)?
2.伴侶制度是否合適開放單方收養,或應限定共同收養?
3.伴侶關係存續中出生之子女,應以何種方式與他方伴侶建立親子關係?
  類推適用婚生推定或採收養?
4.女女婚姻關係存續中所生之子女,應以何種方式與他方配偶建立親子關係?
  類推適用婚生推定或採收養?

與談人張小虹〈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意見:法律用語和文化感受是有差距的,因此在推法運動上應評估不同詞語的影響來選擇策略。

與談人許欣瑞〈同志諮詢熱線教育推廣部主任〉
意見:兒童最佳利益在法律中的認定方式,是可議的。「對小孩最好」的定義到底是甚麼?為什麼各種養育的組合不能夠被認可?我們如何真的知道什麼對於小孩是最好的?因此支持草案中的設計,各種家庭組合或個人都應該能夠收養或養育小孩。

討論:
參與者一:在伴侶制度中收養應以共同收養的制度設計會比較好。
參與者二:不贊同開放單方收養。一個人照顧但又與另一方同居,可能會影響小孩的利益。
許欣瑞:目前台灣所談的兒童利益,是最侷限的那種想像,在討論上可能要戒慎恐懼一點。
參與者三:伴侶制度是可以單方解消的,是否可以承擔十年二十年照顧小孩的責任?
許秀雯:當然可以承擔,因為就和離婚一樣,只要有離婚就會有單親家庭。而我想這比較是文化上我們如何認定哪些人「適合」照顧小孩的問題。目前伴侶制的法律設定是為了避免偏見,而非偏好怎麼樣的家庭形式。
參與者四:即便是單方收養,實踐上也很難排除另一個人對小孩付出照顧,因此難以想像為什麼會需要單方收養?
許秀雯:差別在於可能其中一個人不想養小孩,制度上設計一些彈性供這樣的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