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多元成家] No. 18 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愛 by Rainy (大學生)

分享伴盟臉書讀者,目前就讀台大社會系的Rainy來稿。
Rainy說「我是女生,我愛上女生,交往對象就是女生。」但她平日「不會特別稱自己做同性戀」, 我猜想Rainy的意思比較像是「標籤是給衣服用的,不是給人用的」。但,如果有一天,同性戀這個「標籤」因為我們的平權運動以及公眾認知的轉變,而在文化中變得意涵更豐沛、更有意思一點,或許會有更多愛上相同性別的人,可以感覺自主、平等、自在以及更愉快地把「同性戀」一詞作為某種「刺青貼紙」、「勳章」或 「胸針」來使用吧^^ (伴侶盟臉書編輯 甚大費)

歡迎各方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 18

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愛 by Rainy (大學生)

我是女生,我愛上女生,交往對象就是女生。

我不會特別稱我自己做同性戀,就像不會有人向別人「說明」他是異性戀者一樣;我每天吃飯睡覺,身為學生還要讀書,做的是比一般人再平凡不過的事;我留著一頭長髮,並非傳統外界所「想像」的同性戀的樣子,但誰說一定要歸類同性戀該有的樣子,這個群體本來就很多元,就像人們不會去「限定」異性戀者的頭髮長度、聲音語調一樣。除了性向,你說,我到底和這個世界有什麼不同?

面對現今爭議持續的多元成家議題,對於自己身為這個被討論的角色,有時仍覺得不自在,甚至不是很敢討論這個議題。在路上與伴侶走路總保持低調,擔心他人異樣目光;對家人有所隱瞞,怕傳統觀念使他們生氣難過;和他人提到我的「男朋友」時,總馬上被認為他是男生。種種的不方便與不安心都在生活中形成無形的壓力。但在看到伴盟以及許多人為同志議題發聲的舉動之後,我認為我也應該站出來,爭取自己的權利。對我而言,我愛上的就是一個人,這種愛與被愛的感覺相當平凡,想必和異性伴侶之間的愛是一樣的。不論對象性別的,我也會想要結婚,想要領養小孩,想要有個被法律認定的家。

曾經在某個場合聽過一個比喻:「有人喜歡吃三明治,有人喜歡吃漢堡。在喜歡吃三明治的人比較多的情況之下,難道要不准其他人吃漢堡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議題也是這麼回事,不能以異性戀霸權來禁止同性婚姻。婚姻是基本人權,每個人都享有是否結婚及和誰結婚的自由,應破除上述那些歧見與誤解,還給同性戀者結婚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