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盟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中的收養制度介紹

伴侶盟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中的收養制度介紹
文/簡至潔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2014/4/17

伴侶盟歷經三年研擬提出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含同性婚姻及收養),已於2013年10月交由鄭麗君立委等人提案,於立院院會通過一讀,交付司法與法制委員會審議。

「同性戀」和「生養孩子」一直被認為是相斥的概念,主要原因不是因為同性戀先天殘缺無法生育,而是因為法律、社會制度與社會偏見等層層阻礙,造成有意願養育孩子的同性伴侶與單身者陷入既不能生、也無法養的社會處境。

台灣現狀—-既不能生,也無法養

隨著科技進步,過去因為生殖器官缺陷而不孕的人,得以藉助人工生殖技術一嘗當父母的心願。但台灣的「人工生殖法」卻將此科技成果獨厚異性戀已婚夫妻,排除所有不在婚姻關係中的人使用,造成許多同性伴侶與單身女性,得花幾百萬千里迢迢到其他國家使用助孕科技,無異於告訴財力不夠雄厚的人,早日斷絕生育孩子的希望。

有些人或許會認為想要養育孩子也不一定要自己生,收養亦是一途。但不幸的是,台灣民法雖然形式上允許單身收養,但目前提供收出養服務的兒少福利機構,多數有明文規定或按慣例限定收養人為合法夫妻,也就是說,單身、同志伴侶、異性(非婚)情侶,在現行實務操作下,能夠收養孩子的機會微乎其微甚至於完全不可能(單身者收養機會微乎其微,而非婚的同性伴侶及異性伴侶則完全不可能共同收養小孩)。

雖然根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旁系血親在六親等以內及旁系姻親在五親等以內,輩分相當的出養不需要委託社福機構媒合,但收養許可還是必須透過法院裁定。從過往幾個案例顯示,部分社工與法官對於同志與單身家庭養育孩子仍舊充滿偏見,即便這些家庭有穩定的經濟、足夠的社會支持系統、甚至在實際上已經是孩子的主要照顧者,都曾發生因為收養人的同志與單身身份,收養聲請遭到駁回的案例。

也就是說,同性伴侶若希望在台灣可以合法養育孩子,無論是想要透過人工生殖或收養均不得其法。即便台灣的同志社群積極倡議人工滴精等技術,讓同志伴侶在日常生活中真的可以實踐共同養育一個孩子,但只要法律不允許同性伴侶共同收養,不賦予非生母或生父一方共同養育孩子的權利,一旦孩子的生母或生父出了意外,即便在孩子的心中,與他最親密、最瞭解、最照顧他的人,是那個與他沒有血緣,但他從小呼喚媽咪或爹地的人,孩子還是非常有可能被生母或生父的其他家人帶走。

為了能徹底解決此困境,伴侶盟所草擬目前在立院等待審議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在兒童最佳利益原則下,把收養孩子的機會,無差別的交還給所有愛孩子、有能力養孩子的人,無論他們的家庭組成或性傾向為何。草案中明定,同性配偶與異性戀配偶相同,得依法共同收養子女或合法收養他方子女。除此之外,為了確保多元性別單身者及同性配偶在遭受歧視時有訴訟的依據,特別明文規定法院在為收養裁定時,不能僅因收養人的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或性別氣質等因素就拒絕收養聲請。這些規定都是既存的同志家庭及未來想要組織同志家庭的公民們,所迫切需要的立足點平等與機會平等。

同性婚姻中的親子關係

按照伴侶盟版草案,基本上同性婚姻中的親子關係就如同現行的異性戀婚姻,在婚姻中出生的孩子適用「婚生推定」原則,也就是說,即便女同志配偶之一方生下孩子,另外一方在目前的科技限制下,不可能與這個孩子有血緣關係,但我們還是直接推定其為孩子的母親。換言之,在婚姻存續中出生的孩子,法律上將直接認定孩子的雙親是這一對配偶。

在收養關係中,無論是女同志配偶或男同志配偶,我們認為都應當平等賦予他們收養孩子的機會,應該比照婚姻制度,必須在雙方都同意也有意願的狀況下,以共同收養的方式為之。
至於離婚後的子女監護、探視、撫養義務等,均比照現行婚姻。

代結語

我們瞭解很多人對同志家庭生養孩子感到憂心,其理由不外乎想要保護孩子,不想讓孩子受到傷害。但,同性家庭養育的孩子在發展上真的不同於異性戀家庭養育的孩子嗎?

根據澳洲心理學會2007年8月出刊的「LGBT家庭—文獻回顧專輯」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LGBT) Parented Families- A Literature Review Prepared for the Australian Psychological Society,各國的研究均顯示,同志家庭生養的孩子社會適應力、自尊、學業等表現和雙親家庭生養的孩子無異,甚至,因為同志家庭多是在準備充足之下生養孩子,因此孩子所展現的社會連結能力更好,就如同透過人工生殖出生在雙親家庭的孩子,一般而言其社會連結能力會好於透過傳統異性性交出生的孩子。

更進一步想,如果我們真的在乎社會歧視對孩子造成的傷害,那麼我們該做的不應該是剝奪同志家庭生養孩子的權利,而是盡快通過目前在立法院司法與法制委員會等待排入議程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才有可能讓這些已經在同志家庭成長的孩子,早日與真實照顧他們的人建立合法的親子關係,並且為了這些孩子的成長,積極創造友善同志家庭的環境,讓他們在無差別對待的社會環境中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