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分享]何韻詩在香港《2014年婚姻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發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Ap__o86kSs

何韻詩在香港《2014年婚姻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的發言全文:

我是一位同志,但是今日我是為一班比同志更被邊緣化的朋友,跨性別人士發言。

我知道社會上有很多人,對於同性戀以及性別認同這兩件事依然會感到混淆。就在去年,W­小姐案件宣判後,我竟然被一名記者問到:「變性人現在可以結婚了,那麼妳會不會考慮去­變性?」我當時很詫異,為什麼我們的社會走到今天,仍然可以對性小眾存有這麼大的誤解­呢?

W小姐案件上訴成功,本來是香港性小眾權益上的一小勝利,但現在政府意圖將變性定義收­窄為「完成整項變性手術」,然後認為將這個定義寫入婚姻條例就可以草草了事,這是極不負責任的做法。

其實 性別重置手術過程相當複雜,每一個個案都不一樣。有些人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做整個手術;有些人就算完­成手術,亦要承受身體上永久的折磨。變性手術對身體傷害性極大,所以有很多跨性別人士­亦選擇不去完成每一個步驟。那麼這些人是否就應該被放置在社會的邊緣,沒有性別、沒有­身份,亦永遠沒有結婚及組織家庭的權利呢?

終審法院建議政府參考英國的「性別承認條例」,正正是因為變性過程比一般人認知複雜,並不是簡單一兩段­修訂就可以概括。但現在政府這個草案,既落實不到終審法院的判決精神,亦非常不人道。

在香港,同志的路難行,跨性別人士的路更難行。多謝願意公開自己變性人身份的朋友,如­我身邊的Joanne,在飽受身心折磨的同時,他們仍然找到站出來面對世界的勇氣。

好多歧視正正是來自不理解,見到一些與自己不一樣的人,我們會劃分為「異類」,「怪物­」。W小姐案件中多次被引用嘅”Corbett”案例,案中的變性人April Ashley,曾經在一個訪問中剖白,佢說:”In fact, what I really wanted, was to be ‘normal’, whether it be a boy or a girl.” 其實講到底,無論我們有什麼宗教背景、性取向或性別,當撇除這些種種的外在差異,我們­其實都是一個人,都希望被社會接納,享有一個人應有的權利和尊嚴。

就算你是多麼守舊,你都必須明白,我們今日的世界就是這麼多元,性別本來亦是如此元。­你不認同,不代表他們不存在;你不接納,不代表你可以奪取他們的權利。法律本來就是為­了確保每個人都享有相同的保障,如果事事都必須得到所有人的認可,小眾永遠都不可能被­照顧到。

我們認為政府對於保障每個市民的權益,責無旁貸,亦應該一視同仁,不能推卸。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