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離去,像海上舞動的花瓣by 楊佳羚

有些人反對同性婚姻
理由是這樣以後祖譜怎麼寫?孩子的同性配偶要如何稱呼…?
(ps. 但千萬不要以為這些就一定是他們真實的反對理由,
通常會提出這種質問的人,即使你耐心告訴他祖譜可以怎麼寫, 孩子的同性配偶如何稱呼,他也未必會因此就「茅塞頓開」、「恍然大悟」然後就轉而支持同性婚姻)

其實台灣傳統的婚喪喜慶民俗儀式中
有不少刻板的二元性別觀念與異性戀父權遺跡
然而這些「傳統習俗」當然也是可以與時俱進地改變,變得更人性、更平等、更溫暖、更切合不同家庭樣貌的需求

以下是伴侶盟理事楊佳羚身為家中獨生女
用文字記錄了自己為病逝母親所安排告別式的相關過程

「我知道現在的禮儀師考試已經融入了性別平等的概念,因此,當我要求絕對不可以稱呼我女兒為「外孫女」、禮儀中以平實語調毋需做作、家屬不分男女兩邊站等等,他們都能照辦。

在我為媽媽寫的祭文中,簡要回顧了媽媽的一生,也向親友昭告媽媽遺願,以期親戚能諒解媽媽選擇了不一樣的喪禮。我稱讚媽媽有智慧、走在社會前端,並向媽媽保證:「我們不分男女、內外、結婚單身,我永遠是妳的孩子,妳永遠是我唯一的媽媽。路比永遠是妳最自豪的孫。不管有形無形、不管妳雲遊何處,妳永遠在我們心中。以後只要我們想妳的時候,我們都會到海邊來,讓妳知道我們的心意」。

全文參見
http://www.frontier.org.tw/bongchhi/?p=22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