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享]台湾伴侣盟:多元家庭的想象与现实

去年九七伴侶盟在凱道「伴」桌
這個造勢活動引發海內外許多性別與同志平權的研究者為文討論伴侶盟多元成家三法

目前在荷蘭攻讀法學博士的中國留學生朱靜姝因此在九七伴桌後發表了

「台湾伴侣盟:多元家庭的想象与现实」一文 2013/09/12

摘要:

【荷蘭萊頓大學比較性傾向法教授Kees Waaldijk針對各國同性伴侶法律認可的歷程,總結出大致規律:一個國家對同性戀的法律認可通常要經歷一系列步驟(除罪化—反歧視—伴侶權益),每一步都宜遵循“微改變法則”,即,要讓這個公眾認為這個改變是很微小的;如果這個改變較大,那麼它常常需要伴隨一些限制,從而不至於引起過度的社會動盪或反彈。荷蘭,比利時,英國等都走的是“微改變”路線——首先在部分法律中(如租房、社會保障金等方面)將異性戀未婚伴侶與已婚伴侶平權,同時消除同性戀未婚伴侶相對於異性戀未婚伴侶所受的不平等待遇,再允許同性戀進行註冊伴侶登記,在登記制度漸趨成熟之後,最後再推動同性婚姻以及同性收養,而在近來才更加關注多元議題。

台灣的情況卻比較特殊。台灣尚存通姦罪,且社會對異性同居的譴責聲甚至可能高過同性婚姻。對於異性戀未婚同居的伴侶一直沒有保障,要按照歐洲經驗走階段路線恐怕比較困難。因此,推動同性婚姻比起歐洲國家可能更加困難,但也反倒有可能率先通過(畢竟比起其他兩套制度,同性婚姻跟傳統婚姻最為相似),而伴侶制度和多元家庭則更需要時間。

對異性戀霸權和婚姻霸權的警覺讓伴侶盟同時推出三套提案,其遠見值得欽佩。然而在當下,考慮到政治資源和社會接納等方面的局限,三駕馬車能否齊頭並進還有待觀察。有朝一日,同志們或許可以拿著結婚證辦一場名正言順的喜宴,但對於那些婚姻制度無力庇護的人來說,把多元家庭的願景寫進法律,仍是不可懈怠的社會工程。】

全文參見:
http://helanonline.cn/article/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