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分享] 同志伴侶 當不成台灣女婿

[每日一報] by 許秀雯律師 (伴侶盟執行長)2014/7/10

目前在國外已合法登記的跨國同性配偶/伴侶若要在台灣長期團聚生活或一起退休養老,往往會因為婚姻(或民事伴侶關係)不受台灣承認而有取得長期居留權的難題。實務上當事人被迫迂迴採取的替代方案無論是取得觀光簽或工作簽也都很難永久徹底地解決此一問題。

觀光簽每三個月必須出境一次,非常麻煩而且勞民傷財,口袋不夠深或是健康不許可這樣飛來飛去的的話,就沒辦法了。工作簽必須在台有符合時數規定的全職工作,但當事人根本不需要工作、不想要工作或年紀體力不適合再工作的話,又該怎麼辦呢?

因此我們呼籲政府應該盡速承認在國外已合法成立的同性配偶(或伴侶)關係,給予外籍同性配偶(伴侶)來臺依親的簽證、居留、歸化等和外籍異性配偶平等的待遇。長期以言,則應通過婚姻平權立法,不僅在入出境簽證居留事項上,而是所有一切社會生活層面,都徹底根除對於同性伴侶的歧視與不平等待遇。

以下節錄分享跨國同性配偶,作家許佑生的心聲
「同志伴侶 當不成台灣女婿」:

「我與葛瑞的命運與三個國家緊密相連,一是烏拉圭,二是台灣,三是美國,這三處只有台灣仍不承認同性婚姻……

如今把事實攤開,我與葛瑞的命運與三個國家緊密相連,一是烏拉圭,二是台灣,三是美國。這三處只有台灣仍不承認同性婚姻;也就是說,我到了葛瑞目前工作的紐約州,我是合法配偶,我如跟他回烏拉圭,我也是合法配偶,只有在他跟我回到台灣,就是徹底不同的故事,他是法律上的黑戶,沒資格當配偶。
我在烏拉圭被他們擁抱入懷,是烏拉圭女婿;他在台灣,卻是被拒於千里之外的路人甲。
在台灣國內生活,若不關注一下國際發展,很難對比出事實。我對葛瑞充滿了內疚,我為自己國家在基本人權這方面的落後,深感抱歉。
眼前,台灣法律上的拒絕,可能是我們活到五十來歲,一起生活20年的最後一個難關吧。」

全文參見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794473/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