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字稿】許秀雯律師電爆法務部與反同人士–2014/10/16立院婚姻平權法案公聽會 第一輪發言


2014/10/16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舉行「用平等的心把每一個人擁入憲法的懷抱–同性婚姻及同志收養議題」公聽會

伴侶盟執行長許秀雯律師火力全開
電爆失職怠惰的法務部以及無藥可救的恐同言論
—————————————————————-
(第一輪發言全文逐字稿)

許秀雯_第一輪發言

主席、各位媒體朋友、各位在場無論是接近的立場或是相反的立場的朋友大家好。我今天其實非常詫異地看到法務部終於第一次從所謂的客觀中立沒有立場,提出了一份意見書,我想到目前為止法務部的代表還沒有機會來陳述這個意見,不過我想先做幾個非常快速的回應。

第一個,法務部認為現行的民法只限異性夫妻締結,同性伴侶的家庭身分關係未受民法的保障,沒有違憲之虞,主要的理由是認為這屬於立法者享有立法形成、裁量餘地的事項,所以認為這個是合憲的。

我想請問法務部,我想你們都知道民法是什麼時候制定的,是民國19年、1930年,1930年的立法者,在做民法婚姻跟家庭章相關立法的時候,他有看見同性戀嗎?他曾經看見多元性別?曾經思考過或知悉有同志有結婚的需求和渴望嗎?我相信這個立法裁量的過程是完全沒有看見同性戀的,同性戀在世界的醫療史上、精神醫學史上,一直要到40幾年後,也就是1973年之後,才被除病化,一直到1990年世界衛生組織也才正式地把同性戀除病化,換句話說,在我們的立法者進行當初民法婚姻家庭的制度設計的時候,他根本沒有做過這個裁量,當時的同性戀因為偏見跟過去醫學的不進步,根本被認為是一種偏差跟疾病,在這種狀況底下,以立法裁量來做為合憲的理由,我想是相當不妥的。

第二個,我們也看到法務部認為如果現在就修民法,把婚姻平權納入民法,會衝擊現有婚姻制度。衝擊現有婚姻制度是一個反對的理由嗎?我們要有我們的公務員、行政體系,不就是要能夠因應社會變遷跟社會公民的需求嗎?這個衝擊是不能解決的嗎?只因為配套措施需要修改其他的法條等等的用語,所以就認為現在不宜實施嗎?我想這都是非常過於便宜行事的一種論理,而且完全沒有辦法說服別人。我更要問的是,現行法不承認同性伴侶的身分關係,你們有看見過這些同性伴侶的社會生活、法律生活所受的衝擊嗎?

作為一個律師,我每一天都會接到各式各樣的同性伴侶來詢問我,他們遺囑要怎麼訂立,才能夠保障另一半的財產,我要跟他們解釋特留份是什麼、遺囑要怎麼訂。他們要共同置產、要貸款、想要共同登記為所有權人,會受到貸款銀行或公務機關等等各式各樣不一而足的規定限制,以致於他們的財產必須做複雜的安排。他們的贈與(稅務處理)、他們如果有一方猝逝,另一方只是想拿回自己的財產,會被(對方原生家庭家人)告詐欺、偽造文書、侵占,你們想過這是什麼樣的衝擊嗎?

再來,我看到更荒謬的是,法務部說同性婚姻應先凝聚社會共識。法務部你記不記得自己在兩公約國家報告審查的時候,邀請十位國際人權專家來台灣,這十位國際人權專家在結論性建議裡面說,同志婚姻要不要合法化、同性伴侶身分關係要不要受保障不應取決於公眾意見,因為實現公民的基本人權,是國家不容推卸的義務!我希望你們記住這句話,我希望你們把這一份稿子翻譯,在下一次兩公約國家報告審查的時候,呈給我們的國際人權委員,我非常想知道他們的評論是什麼,並且也請你們解釋為什麼今年CEDAW的國際人權委員也同樣做出應該修改民法、應該保障同性多元家庭的結論。如果這些權利不是人權,為什麼我們的政府自己邀請來的國際人權專家,會不約而同做成這樣的結論呢?我們非常非常的好奇。

人權是什麼?有人說普世人權必須是大家都承認的,現在世界上只有少數國家承認同性婚姻,因此這還不是普世人權,我沒聽過普世人權是這樣定義的!什麼叫普世人權、什麼叫普世價值,我們知道生命權是一個普世人權,我們知道有些國家用酷刑或者剝奪生命(死刑)的方式,所以造成了對生命權的侵害,因此得到了很多的關注和討論,必須要說沒有人因此否定生命權是一個基本人權。我們知道教育權是基本人權,但是我們不可否認男性和女性、城鄉各種差距,使得教育權的實現或受重視的狀況,在世界各個不同的地區,被實現的程度是不一樣的,但是我沒有聽過有人否定教育權、受教權是一種基本人權,所以我請各位讀法律的同僚們,真的好好地回去了解什麼叫普世人權、什麼叫基本人權。

再來,我想要回應幾個非常簡單的問題,法務部作為法務主管機關,針對鄭麗君委員提案、伴侶盟草擬的版本,說這版本中配偶的受胎係在婚姻關係存續中推定為婚生子女,是違背自然事理的本質,事實上這一條「配偶的受胎」在同性配偶間的情形,就是指女女的同性婚姻間,藉由人工生殖的受胎狀況,我必須提醒法務部,人工生殖法對於不孕的受術夫妻,他們借精生子,其實人工生殖法就是直接視為(這孩子)是婚姻中出生的,我想既然都有這樣子的先例,我認為法務部要理解這一個(草案)條文應該沒有那麼困難才對。

再來,法務部非常好心的列出一些迂迴的方式認為可以保障同性伴侶,或者曾品傑教授今天也提了「家屬」的這個規定,認為同志伴侶可以藉由家屬規定,來取得相關的保障,我的回應只有一個,如果這些保障是充分的,我們為什麼不廢除異性戀婚姻呢?我們為什麼不讓異性的配偶通通就尋求這些保障,個別地來保障他們的權利就好了呢?答案是非常顯而易見的。

如果今天在場的各位認為家庭是有功能的、是好的、是有某些價值可以傳遞給我們的下一代,這麼好的制度,對社會這麼有益的東西,而你說不准同志伴侶進入,你告訴我你愛同志、你尊重同志,你告訴我你沒有把同志當成次等公民,請問誰會相信?

我另外要回應幾個很簡單的問題,我在今天來的路上,大門口看到在我們公聽會開的時候,外面有一群人他們舉著為下一代的幸福站出來,然後有演講的人正在演講,他們反對這個法案的通過,他們說我們不能讓孩子在不正常家庭長大,孩子不可能長得好,因為我要趕來參加這個公聽會,我沒辦法聽完他的全程,但我認為這句話已經相當程度摘要了大部分反對者內心的真心話,我感謝今天在外面公聽會發言的這位人士,這麼不假修飾的說出了反對者內心真正的想法,但我們要知道,認為同性戀不正常、同性關係不正常,已經被科學證明是一種偏見了,現在就是我們矯正偏見的時候了,不能因為你不喜歡、不能因為你認為別人的這個選擇是不好的,所以你就要剝奪人家的基本人權。

性別當然是一種認同的問題。剛剛護家盟秘書長說,我可不可以不認同我是中華民國國民,所以我不要納稅?可以啊,你可以放棄國籍,但是你有中華民國來源的所得,你還是要納稅。國籍也是認同。可不可以用公民表決投票的方式來決定同性可不可以結婚呢?如果是國家認同議題,從二戰之後,我想大多數的國際人權法都提到了民族自決、公民投票處理各種牽扯到國家認同議題的討論,但是我要說的是,今天我們討論的是,一個人他要經營個人的家庭生活,這件事情牽涉的是這個人他的人格自主,以及怎麼樣開展他的社會關係,有沒有任何的異性戀會因為同性可以結婚變得不能結婚,或者他的權利、福利會因而減少,或者他會受到什麼樣的損害?我想不出來有任何具體的損害,或許有人說因為同性可以結婚,我們會傳遞給下一代錯誤的性別觀,那我想問什麼是正確的性別觀?如果你認為正確的性別觀就是男生必須像男生、女生必須像女生,男生只能愛女生、女生只能愛男生,如果是這樣非常制式、單一地配對和角色關係的話,我必須要說這是一個必須要被淘汰的性別刻板觀念。

最後我想跟大家說的是,其實有時候要面對偏見、面對秩序的改變,當然會有非常多的恐懼,但我認為面對恐懼,是讓我們的社會可以更平等、更美好的開始,謝謝。

我也要送法務部一張我們的貼紙,上面寫「恐同違憲Marriage Equality」,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