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日本同志運動者小記第二記:訪跨性別的議員 上川あや(Kamikawa Aya)

10917823_10152536107870965_5390026972186253003_n

照片由左至右:北海道大學鈴木賢教授、我、上川議員、永易至文先生(代書士及記者,致力於協助同性伴侶擬定醫療、財產等契約)

作者:徐蓓婕(伴侶盟專員)2014/1/5

訪問日本同志運動者的第二站,來到東京都世田谷區區議會,約好的是日本第一位跨性別的議員,上川あや(Kamikawa Aya)。

上川議員是一位男跨女的跨性別,2003年時初次參選區議員,參選之時即公開自己的跨性別身分,當屆她以第六位,五千多票的票數當選了世田谷區的區議員。同年的7月日本通過了性別轉換的法律,上川議員在當選後進行了手術,完成性別變更。上川議員分享自己的選舉經驗,她說在剛開始選舉的時候,她選擇不特別提自己跨性別的身分,然而早已經是女裝打扮的她,每天早上在車站演說之時,仍然會面對很多異樣的眼光,於是在某一天她下定決心,讓演說就從這個議題開始,那天她拿起麥克風,第一句話就是「我的戶籍性別是男性」,說完這句話眼淚就流下來,而從那天起,反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試著認識她,甚至支持她。上川議員參選了三屆的區議員,每一屆的得票數越來越高,她也認為公開跨性別的身分整體而言對於選舉是有幫助的,人們會被這樣與眾不同的身分激起好奇心,而去記得她、瞭解她。

日本目前的性別變更法律相對台灣而言是更嚴格的,除了同樣需要兩位精神醫師的鑑定書之外以及摘除性器官之外,還必須要進行性別變更後性別的器官重建,並且在婚姻關係中以及有未成年子女的人都無法進行性別變更的登記。上川議員說目前性別變更手術所需費用並不低(健保無補助、也需要休息很長一段時間),目前的規定也仍然嚴格。在日本社會中就職、居住或日常生活都很容易需要出示相關的身分證件,對於跨性別者來說生存並不容易,前陣子才有一位女跨男的大學生因為跨性別身分而被取消公司內定,通過法律十年後的現在,社會表面看似接受,但會用其他理由來刁難跨性別者。許多人在現實下不一定能夠完成法律上的性別變更,然而上川議員還是認為性別變更的法律通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它確實幫助了日本社會民眾認知到跨性別的存在,使跨性別的群體不會再是無法被理解、定位的一群人。

目前跨性別在法律上面臨的問題,除了上述的限制之外,還有收養子女相對困難以及無法從養子女關係轉換為婚姻關係的問題。收養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跨性別者如進入婚姻,想要收養對方的子女,必須進入家事法庭進行裁判,實務上有伴侶因此而受到刁難與困擾。養子女關係轉換為婚姻關係則是因為,日本的收養制度並無年齡限制,只要收養方比被收養方年齡大即可,因此有許多無法結婚的多元性別伴侶會選擇以此方式取得法律上的身分關係連結,繼而有基本保障,然而對於進行了性別變更登記的跨性別者來說,如曾經為了有保障而結成養子女關係,那麼在完成性別變更後就沒有辦法再和同一個人結婚。上川議員認為這兩個問題是目前跨性別者面臨的重大問題,必須在法律上進行修正。

訪問的最後,發現上川議員對於伴侶盟非常的關注,她幾乎知道所有伴侶盟舉辦的大型活動,我們也特別聊到去年8月1日的30對伴侶衝戶政登記結婚的行動,上川議員很希望在世田谷區也能夠有這樣的行動,因為對於公務員來說,真實的市民站到眼前提出要求的力量是很大的,然而目前她所認識的同性伴侶都暫時還無法公開的參與。非常支持同性婚姻的上川議員說,她會繼續努力在世田谷區促成這樣的行動,讓區議會能夠正視這個議題,也請伴侶盟繼續努力,不要忘了遠方有人一直關注著台灣的婚姻平權議題進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