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盟聲明】全力支持許秀雯成為綠黨不分區參選人

2015/8/24

伴侶盟自 2010 年開始積極運作,靠著民間的力量,自主草擬了婚姻平權、伴侶制度、家屬制度等「多元成家」三法,在積極的社會倡議與 LGBT 社群共同努力下,終於成功打破社會沉默,首先讓「婚姻平權」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議題。2013 年婚姻平權法案在鄭麗君、尤美女等友善立委的支持下,正式送進立法院一讀通過,讓許許多多原本甚至不敢抱期待的同志,燃起希望。

這幾年伴侶盟勤跑基層,每年在全台主辦或受邀近百場講座、數十次在街頭連署、一次次大型集會等經驗,在此我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大家,「婚姻平權」不分城鄉、不分南北,台灣多數的公民都是抱持祝福與正面支持的態度!

然而,在遊說兩大黨的過程中,我們卻反而感受到深刻的挫折與失望。

這兩年多來,我們和兩大黨的黨中央都有數次會面的機會,過程中,我們除了堅定表達「同志平權無法再等」等基本訴求外,也都會提出社會支持度與民調早已過半、超過百位藝人與名人連署表態力挺等相關資料。但是,無論我們提出再多的論述與數據,兩黨給我們的回應永遠都是「基層反對聲浪很大」、「黨內沒有共識」,並一再用明示或暗示,告訴我們「同志族群是空氣票,如果哪個政黨支持婚姻平權,同志族群不一定會支持這個政黨,但宗教團體一定會反對這個政黨」。

這些挫折讓我們了解到,單靠立法院個別友善立委的積極相挺,力量依然有限。只要立法院依然是兩大黨把持、只要兩黨的黨中央與黨團不願意點頭、只要立法院沒有一個將 LGBT 平權議題當作最優先法案處理的立委,那麼,婚姻平權法案就算有再高的社會支持度、就算同志可以號召數十萬人上街,我們的法案還是會被擱置、還是會被延宕,而四年很快就會過去,LGBT 群體中無數的生命持續被消磨、持續等待,我們所有的努力又將再次重新來過。

「求人更要求己」,台灣的立法院從來沒有一席公開出櫃的同志立委、LGBT 的政治代理人,同志的權利當然總是被放置在其他議題之後。

於是,伴侶盟在去年年底開始思考,同志社群是否能透過政治化的行動,撐出同志的政治影響力,來突破目前法案遊說的瓶頸?社運團體與新政治運動,該是什麼樣的關係?

我們認為,台灣政治的困境,在於兩黨政治結構之下,國會過半的政黨總能掌握絕對的優勢,往往需要公民社會捲動巨大的能量與壓力,才能翻轉少數關鍵的政策方向。因此,台灣要開創新政治的關鍵,就在於國會需要兩大黨以外強而有力、堅守進步價值、能真正監督執政黨的第三股政治勢力進入。

也正因為過去數十年,有許多試圖打造第三勢力政黨的朋友前撲後繼的嘗試與努力,讓我們體認到,繼續期待別人投入,這股新的力量終究不會憑空長出來,新政治的改革勢必需要積極參與社會改革的各個公民團體,進一步參與政治,將各自對自身領域的專業帶進國會,才有可能改變台灣的政治局勢,強化公共政策制定的品質。

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看見近年來台灣的重大關鍵時刻,LGBT 社群都沒有缺席。無論是進步的倡議行動、鄉村草根的組織或實踐,到大型的社會運動與集會,甚至是急難救災,我們總能發現同志朋友在第一線或幕後的投入,扛起重要的工作與責任。作為一個長期關注並推動 LGBT 相關權益的團體,我們認為,此刻我們不僅該一起投入、參與台灣政治改革的行動,也更需要關注並提問:同志在這一波新政治運動中扮演什麼角色?攸關同志生命與權益的議題,是否能在新政治中被優先看待?

伴侶盟在今年年初,透過三天兩夜的共識營,組織內部理監事與志工共同做出了與綠黨合作的決定。不僅是因為綠黨內有許多長期投入的同志夥伴,也因為綠黨所稟持的核心價值與理念,是伴侶盟願意長期經營與推動的方向。

經過多個月來的對話,我們感謝綠黨確定提名伴侶盟執行長許秀雯,成為綠黨不分區立委,雖然排序尚待近期提名委員會決定,但這已經是台灣史上第一次,有政黨願意將出櫃同志放置在不分區立委名單、用實踐行動把同志婚姻的議題搬到大選的舞台上!

相信大家都知道,過去出櫃同志辛苦參選的經驗,都是角逐區域立委或議員,不在該選區的同志朋友即便再相挺,也無法投下自己支持的那一票;然而這一次,不管你住哪裡,任何一個願意相挺同志人權的台灣公民,都可以將手上的政黨票投給綠黨,只要跨過了足夠的門檻,我們就能夠創造歷史,有第一席同志立委進入立法院,捍衛我們的權利!

與綠黨合作、推舉許秀雯參政是伴侶盟共同的決定,因此許秀雯也將是伴侶盟的政治代理人。接下來半年的時間,伴侶盟的每一位專職與長期志工夥伴,除了維持既有的工作,亦將全心投入輔選,並將藉由這次的政治參與行動,拓展「多元成家」運動的能見度,加速社會對同志群體的認識與了解。

最後,我們希望邀請所有伴侶盟的好朋友一起加入這場行動,我們正開始規劃各種全台巡迴的宣傳活動,需要大量的人力,也需要募集更多資源。請跟我們一起站出來,一舉突破政黨票的門檻,將伴侶盟許秀雯送進國會,成功的讓其他政黨看見 LGBT 的政治實力。我們相信明年的選舉,我們將能夠證明:同志絕不是空氣票!

同志許秀雯 綠黨不分區 按讚!
#愛查某ㄟ歐巴桑
#多元成家前進國會

廣告

法務部假民主審議之名,行詐騙之實

2015/8/8 文/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法務部七月中拋出風向球,宣稱將逐步保障同性伴侶的權益,初步要先制定「同性伴侶法」,並開放線上民調,依照民調結果不排除「一步到位」,直接制定「同性婚姻法」。這說法看似法務部有可能在民意支持下,直接支持「婚姻平權」,殊不知法務部根本包藏禍心,完全沒有把「直接修正民法,開放婚姻當事人不限性別」當成可能的修法選項之一。

依照法務部8月2日上線的提案,說明看似中立客觀,實質上卻非常偏頗,在提案中,先假中立的列舉國內對同性伴侶保障的三種不同看法,包括「有認為應就特定事項保障不足之處加以修正即可,而無須制定專法;惟亦有主張有制定專法之必要者,此又區分兩種意見:不更動婚姻定義、漸進式制定『同性伴侶法』保障『伴侶權』,或者,承認同性戀者之『婚姻權』、一步到位制定『同性婚姻法』。」然而這三種不同看法中,卻完全沒有提到「直接修改民法」的可能。然而,無論是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草擬的婚姻平權法案,又或者是尤美女立委草擬的法案,都是直接修改民法,將婚姻開放給無分性別、性傾向的兩人締結,法務部在提案說明中獨漏此看法,恐怕不是疏失,而是從頭到尾都打算採隔離立法,卻假開明,讓不明就裡的人以為選擇「同性婚姻法」就是「一步到位」的支持平權,這根本就是蒙混世人,侮辱人民的智慧。

除此之外,在法務部的提案內容中,對許多事實與現狀的描述並非客觀,而是夾帶著引導與預設,企圖影響人民的判斷與選擇。比方說,法務部先列舉所有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然後再以法國和英國為例,說明這些國家都是「先制定伴侶制度之法律,經由國內長時間(法國14年、英國10年)之適應,才朝同性婚姻之立法方向努力。」法務部這個「適應說」,根本就是誤導民眾相信「直接通過婚姻平權是不可能的」,必定得繞道而行好讓社會「適應」同性伴侶的存在。然而,事實上並非所有國家都曾先立同性伴侶法,南非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與其說是先通過同性伴侶法是為了讓社會適應,不如說那是爭取平權的妥協或失敗。至於這個過程要多長,完全取決於該國的政治機會何時到來,而非「社會何時可以適應」。

在同性戀者收養子女的提問中,法務部更是不負責任的只提供一項民調數據,企圖證明台灣多數人認為同性伴侶收養孩子會對孩子有負面影響,但卻完全不提這項民調是何時做的?誰做的?可信度如何? 也完全未提出具有可信度的科學研究數字,讓人民判斷同性伴侶是否合適收養孩子。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健康與行為研究教授亞當斯,與俄勒岡大學社會學教授賴特,在今年6月發表了一份報告,分析了一萬九千筆資料,說明科學界這十年來對於「雙親無論是何種性傾向,對於子女教養並無差別」已有高度共識,影響孩子教養最重要的因子是家庭不穩定,而非雙親的性傾向。法務部捨棄重量級的科學報告,卻選擇提供一項不知名的民調,企圖暗示同性伴侶教養孩子會有負面影響,這絕非符合審議民主的精神。

法務部宣稱這是一項具有審議式民主精神的公共平台,但我看到的是包藏禍心的提案內容,三個月後無論投票結果如何,都不會出現直接修改民法,還給同志伴侶平等結婚權的選項。辛苦的人民,我們真的要繼續陪法務部玩下去嗎?

此文刊於風傳媒觀點投書原址請見

【婚姻平權義務律師團聲明書】請造謠指控婚姻平權訴訟個案的反同人士自重

【伴侶盟公告】經查有若干反同組織與個人,造謠指控伴侶盟婚姻平權律師團所代理個案造假,特此聲明如下,請反同人士自重所為,再有類此造謠誹謗、混淆視聽言行,婚姻平權義務律師團必定依法捍衛當事人權益,絕不寬貸。
—————————-

律師聲明書

於網路上看到”捍衛家庭學生聯盟”(下稱台端)之聲明稿,指稱本律師所代理之當事人梁宗慧、朱姵諠於開庭時所提同性伴侶其中一方住院時,他方無法於醫院晚間陪同乙事為造假,本律師謹聲明並回覆如下,除澄明事實外亦請台端自重,勿持續散佈偏頗、不實之言論:

一、 有關梁宗慧、朱姵諠於同性伴侶住院時,另一方之探視權受限乙事,其二人除親身遭遇外,並提出「台灣大學附設醫院三東病房管理規則」之書面證據,該管理規則中第3點已明白指出「晚間陪病限一位成年親屬」,而梁宗慧、朱姵諠二人間無親屬關係,依該管理規則自無從晚間陪病。

二、 台端僅憑對台大醫院一般性的詢問即草率斷定、指控本律師當事人之經歷與法庭陳述為造假說謊,無視涉及本律師當事人個案之醫院病房管理規則及執行面實際狀況,恣意散佈不實言論指摘兩位當事人與偕同舉行記者會的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台端所為已涉及造謠誹謗,本律師謹請台端自重所為,倘再有不實指摘及侮辱性言詞,則本律師亦當捍衛當事人合法之權益。

聲明人: 許秀雯律師、莊喬汝律師、潘天慶律師、陳明彥律師
聲明日期:2015年7月20日

【伴侶盟聲明稿】回應北市府開放同性伴侶註記:對的事情就要繼續,好還要更好。

繼高雄市府後,台北市府開放同性伴侶註記了,與高雄市府為人詬病的「暗櫃」註記不同,經伴侶盟向北市府查證的結果,確定若申請人要求,北市府會核發一份正式的公文。

只是這份公文到底有什麼效果呢?
依照王鴻薇議員上週質詢的結果,衛福部口頭同意了同性伴侶透過註記後,可以認定為醫療法中的關係人,可簽署手術同意書。但還需要等正式的公文書。

至於註記後的同性伴侶是不是可以要求比照家屬,這就和醫療法中的關係人認定一樣,會需要和不同的主管機關商討是否可以認定。但我們鼓勵同性伴侶,若有需求時,可以拿出這份文件據理力爭,例如:擬代收取對方的掛號信時被拒絕。若對方真的不同意,也請對方出具不同意的正式文件,未來才有繼續抗爭的依據。

針對北市府開放同性伴侶註記,我們抱持肯定態度,並期許北市府不要就此停下來,應該繼續挑戰中央,開放全面性的戶籍登記(登記在稱謂或記事欄),並且加快腳步提供市府有登記同性伴侶的同志員工,享有等同於配偶的福利。

中時電子報:北市開放同性伴侶註記

台北市開放同性伴侶註記了!隨著同志婚姻逐漸被人理解,從昨天起,開始受理同性伴侶在戶政資訊系統加註「伴侶關係」的註記。儘管北市民政局強調,此註記不具《民法》等法律效力,但作為首都的台北市推出這項政策,仍被視為對同志解放的一大進步。

上周,北市議員王鴻薇質詢台北市長柯文哲時要求,北市應該開放同性伴侶註記,並協助解決同性伴侶醫療手術同意書問題;她強調,婚姻平權是普世價值,世界上已有19個國家通過同性婚姻,且日本東京澀谷區議會也通過,只要年滿20歲,設籍澀谷的同性伴侶可申請證書。

對此,北市衛生局長黃世傑表示,透過戶政註記來解決手術同意書等相關問題,應該是可行的;為求慎重起見,還需衛福部正式行文後才能決定。不過,在此之前,民政局已悄悄在昨天開放同性伴侶註記服務。

北市民政局戶籍行政科長洪進達指出,從昨日起,北市戶政事務所開始比照高雄市,受理同性伴侶前往辦理「伴侶關係」的註記作業。其作業程序,需2人親自到北市任何一間戶政事務所,但僅限雙方皆設籍北市的同志才可辦理。

洪進達提醒,「伴侶關係」的註記不具《民法》效力,日後不能依此主張分遺產,且註記不會出現在身分證、戶籍謄本等文件上。另外,到戶政事務所刪除伴侶名份、更改註記,費用全免。

此外,民政局強調,若辦妥註記的同志朋友肯再加簽「個人資料查詢同意書」,日後醫療院所、法院、警察機關,則可以透過戶政系統查詢相關資料,減少因疾病等因素亟需開刀,卻找不到親人可簽署手術同意書的問題發生。

新聞網址:https://goo.gl/zvwudM

【給羅瑩雪部長的公開信】羅瑩雪部長,法務部的「婚姻平權對案」在哪裡?

作者:許秀雯律師(社團法人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執行長)

羅部長:

妳還記得這則新聞嗎?
同性婚權下一步 法務部提對案

10/16立院召開的婚姻平權公聽會上,法務部當天提出了八頁令人不忍卒睹的「法律意見」,我看完後,在公聽會上的即席回應發言請妳參見:

第一輪發言


第二輪發言

後來,法務部代表陳明堂次長在主席尤美女委員要求下,承諾兩個月內要提出「對案」(註:就是行政機關版本的法案)以便讓民間版本(目前立法院有兩個民間草案版本,一個是尤美女委員版,另一個是鄭麗君委員版也就是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草擬的版本)與官方版本可以在立院司法法制委員會併案審查。

然而,許多的跡象與消息來源指出(包括最新的這則消息「法務部:現非同性婚姻合法化時機
這些消息如果不正確,請法務部用實際行動澄清),法務部其實已經決定不要提婚姻平權民法修正案的「對案」,而主張修改若干其他領域的法律就夠了(即零星的單點修法),老實說,你們這樣做,在政治上真的很「高明」,為了等妳們的「對案」,不但成功延宕了民間版本的排案與審議進度、甚至最終可望有效冷凍、葬送民間努力許久的提案,而且用這招還可以把其他不同的主管機關拉進來(如衛福部…等等等),把事情弄複雜、讓多頭馬車奔馳,這麼做,保證可以盡可能地向後拖延平權改革的時間表,這麼做,撫慰迎合了保守恐同勢力的反動焦慮,但這麼做,也清楚證明了:你們口口聲聲說的「捍衛人權」全是空話。

單點修法若能實質擴大對於單身者及一般同居者的保障(例如修改醫療法創設普遍性的醫療委任代理制度),我們並不會反對,
但妳很清楚,迴避身份法的修法,僅採取單點修法的做法不但違背兩公約及CEDAW國際人權委員對台灣政府的建議,而且也無法根本性回應同性伴侶身分承認的許多面向需求,提供其充分的權益保障,例如跨國同性伴侶的長期居留與歸化等等,在此我就不一一列舉了。

11/26 下午,行政機關與民間團體將要面對面討論官方對於六月份CEDAW專家結論性建議第33點的回應(國際專家建議我國修改民法承認同性與同居伴侶,第33點全文:
審查委員會關切政府缺乏對多元家庭的法律承認,僅承認異性婚姻,但不承認同性結合或同居關係。審查委員會也關切缺乏未經登記的結合之統計數據。審查委員會建議政府修訂民法,賦予法律承認多元家庭,同時建議採取措施以收集和整理未經登記的結合之統計數據,並在下一次的國家報告中提供資訊。)

有關落實CEDAW多元家庭法制化修法結論的部份,主責機關是法務部,而法務部對此的書面具體回應是(這個回應意見發布的時間點是在立院10/16公聽會後):
1. 召開同性伴侶法制化意見交流座談會,以聽取民意。
2. 研議現行制度如何保障多元家庭在法律上之權益。

更荒謬的是,你們的「績效指標」是:
1.召開座談會場次。
2.邀集相關機關研擬相關權利保障措施

法務部回應參見

羅部長:
我們要再次請問妳,法務部承諾的婚姻平權對案到底在哪裡?
如果法務部真的執意這樣隨便呼嚨、犧牲同志人權,我們一定會要求妳下台的。

11/26 落實CEDAW審查結論第33點的會議召開前,你們還來得及改變心意。 11/26見!

伴侶盟聲援330人民站出來聲明稿

【捍衛民主、退回服貿】330人民站出來行動就在今天下午,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盟)將於下午2:30在中山南路臺大醫院新大樓前集合,聲援反服貿運動。並針對此次服貿爭議提出兩點聲明:

一、伴侶盟長期推動多元家庭立法運動,關注民主憲政體制的健全運作。伴侶盟認為日前執政黨企圖以「機靈的三十秒」避開人民耳目,迅速通過服貿案的做法,徹底違反程序正義原則,並破壞了台灣人民對立法代議制度的信賴。

事實上,伴侶盟所草擬,交由立委鄭麗君提案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已於去年十月底在立法院院會通過一讀,並交付立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審議。如今五個月過去了,都還沒有排入議程,我們已持續呼籲請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現任的兩位召集人廖正井委員及呂學樟委員,應該速將婚姻平權法案排入議程,但委員遲遲未有正面積極的回應與作為。

相比「服務貿易」與「婚姻平權」,兩個都是攸關台灣人民未來的重大法案,其在立法院的命運卻完全不同。服貿在政府黑箱作業下,人民至今沒有看見政府提供的相關影響評估,無法清楚了解此協定對台灣各個產業、人民社會生活可能造成的影響,但立法院卻在總統的政治意志下,罔顧民主程序,強渡關山;反觀婚姻平權法案,已有無數個案用自身遭遇證明制度歧視如何侵害其基本權利,也有超過半數以上民意支持此平權法案,政府甚至無法明確提出法案通過對台灣可能的負面影響,但立法委員卻可以輕易的以「社會爭議過大」為由,阻止法案進入審查程序。兩個法案的命運,讓我們清楚看見立法委員能夠恣意的憑一己之意決定人民的未來,如此不正義的立法程序,實為對台灣民主最大的傷害。

因此,我們嚴正要求,國會對於攸關人民基本權利與重大爭議的議題,更應該進行實質討論,才能真正解決爭議、促進共識,也才有機會落實國家對民主與人權的承諾與義務,服貿案如此,婚姻平權法案亦如此。

二、關於與中國簽訂服貿協議,我們認為台灣應該慎選貿易對象,不能只著眼於經濟發展,更應該審慎評估擴大與中國的貿易交流,對於台灣政治上自主性、文化上多元性、性/別平等與人權實踐的可能威脅。

多元性別公民過往以來持續與異性戀霸權體制對抗 ,因此更能體會單一且不容挑戰的價值對非主流群體的壓制與侵害。中國是一個僅允許一黨專政的國家,在侵害言論自由與人權的紀錄上一向惡名昭彰,而台灣的民主與憲政體制本就脆弱,在國民黨獨攬行政與立法權之下目前正面臨嚴重威脅,服貿協定與婚姻平權法案的處境, 讓我們更加體會奮力維護民主憲政體系的必要性。

此外,我們也必須提醒,當我們爭取人權與民主時絕不能忽視性/別面向。台灣有七成的女性就業人口在服務業中工作,這波開放衝擊女性甚鉅,但無論是政府高層或是反服貿的運動領袖,女性與性/別異議份子並沒有足夠的參與,性/別觀點的論述始終缺乏。

面對專政的貿易夥伴,以及以異性戀男性觀點為主導的貿易協定,我們要求國家要更謹慎評估擴大貿易可能導致的對台灣民主的負面效果,在程序上應公開審議,並且進行性/別影響評估。若政府無法提出充分的對策以確保台灣的政治自主性、性/別的多元性,實在不應貿然大幅度開放服務貿易。

伴侶盟針對祁家威先生同性婚姻登記行政訴訟案一審敗訴聲明稿

針對祁家威先生同性婚姻登記行政訴訟案一審敗訴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聲明稿 2014/3/27

司法與立法都是爭取婚姻平權的重要路徑,伴侶盟認為,陳敬學、祁家威等持續的司法個案抗爭證明了婚姻平權一日不實現,對同志人權的損害與因此而來的訟爭也絕不可能平息。

本案一審判決結果仍然維持了過往實務上否准同性婚姻登記的見解,我們深表遺憾與不解,事實上,否准同性婚姻顯然有抵觸憲法平等原則之疑慮,法院未依法裁定停止訴訟聲請釋憲,顯然是把抗爭的成本轉嫁到個人身上。

我們對此判決結果非常不滿,呼籲台灣公民社會為了實現平權所作的努力,不應因此挫敗而停滯,我們更要鄭重呼籲司法、立法與行政機關,各機關在民主法治國家架構下,都肩負實現人權的重責大任,更應體察自己的職守,捍衛所有人民,包括同志公民的基本權益,對於多元性別組織家庭權益的肯定與行動,實在不應再有任何遲疑與延宕了。

另外,我們也想提醒在婚姻平權議題上,即使有一個司法個案獲得勝訴結果,其實在效果上也不表示能馬上普遍性、全面性地適用於全國各地,並拘束所有行政機關,因此立法保障多元性別的婚姻平權仍有其必要性,事實上伴侶盟所草擬,交由立委鄭麗君提案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已於去年十月底在立法院院會通過一讀,並交付立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審議,如今五個月過去了,都還沒有排入議程,我們在此嚴正督促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的召集委員廖正井委員及呂學樟委員,無論二位召委個人立場如何,無論此議題的爭議程度如何,都應立即將婚姻平權法案排入議程,因為唯有透過公開透明的國會民主討論程序,才能真正解決爭議、促進共識,也才有機會落實國家對同志人權的承諾與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