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顱相學:去你的歧視與標籤by簡維萱(台大獸醫系學生)

一個二十ㄧ歲青年公民的願望……

當代顱相學:去你的歧視與標籤!
2014/06/05【簡維萱/台大獸醫系學生】

我的父母在他們二十歲時,經歷了解嚴,見證了台灣的歷史時刻;而今我也二十歲,我多希望台灣能在我們這一代裡,走成同志人權平等實踐的島嶼,在今年,或者明年,無論性別與性傾向的人們,都能平等成家。就算天光很遠,路還很長。

今年的台中同志遊行將在6月8日禮拜天展開,如主辦單位所說,最簡單的心願是「每一個人,都能和伴侶、家人、喜愛的人,好好牽手」。如果我們可以替他人貼上標籤,就表示我們可以撕下來。我仍極願意給這個毀他人婚、滅他人家的時代,致上最大的祝福,也同時希望人們許給我們這輩,一個可見的、彼此共生的未來。

全文參見
http://mag.udn.com/mag/news/storypage.jsp?f_MAIN_ID=488&f_SUB_ID=5989&f_ART_ID=517621

【民間團體聯合新聞稿】「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同志、五月十七日 出櫃反恐同」行動

HSG_1169

「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同志、五月十七日 出櫃反恐同」行動
民間團體聯合新聞稿 2014/5/17

發起單位: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台大學生會性別工作坊、熊學會、校園同志甦醒日、同光同志長老教會

今年的5/17「國際反恐同日」,台灣數個同志運動社團共同發起了「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同志、五月十七日 出櫃反恐同」行動,號召各行各業、願意公開出櫃的同志朋友一起站出來,希望藉由集體現身的力量讓台灣社會知道,三百六十行中,各行各業都有同志朋友的存在!因為我們相信,讓這個社會看見同志、認識同志,是消除偏見與歧視、打造性別友善環境至為關鍵的一步。

「集體出櫃行動」響應「國際反恐同日」

1990年5月17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中除名。為紀念這個極富意義的日子,並喚醒人們關注因對同性戀、跨性別的恐懼而加諸在同志社群(LGBT)身上的各種歧視、暴力行為,及具有偏見、排除效應的國家政策與法律等問題,國際同志人權組織號召世界各國將每年的5月17日,訂為「國際反恐同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and Transphobia)。每年的這一天,許多國家的同運組織或同志社群輪番發起各式各樣的反恐同行動。

今年,台灣的同運社團選擇以集體出櫃的方式作為反恐同行動策略,是因為我們深切體會主流社會對多元性別者的「不識」及對其處境的漠視,往往正是恐同文化的根源,也是同志平權運動的阻力。同志之所以需要「出櫃」,正是因為主流的社會文化根本上預設了每個人都(應該要)是異性戀,這個預設鞏固著異性戀中心的世界觀,形成恐同的文化。而因為恐同帶來的污名也使得同性戀、跨性別等多元性別者在社會生活中須主動或被動地隱身而變得「不可見」,如此惡性循環,一般人欠缺實質接觸與認識同志的結果,將很難打破對同志長久以來的偏見、誤解,也不利於爭取更多人支持同志權益。因此,「集體出櫃」讓主流社會看見同志,將是對「反恐同」非常有助力的一項行動。

拼組照--附件一

公開「面」對反同勢力

近年台灣同志平權運動正遭遇重大的反挫與阻礙:保守宗教團體頻頻以各種手段打壓同志教育的實施及同志婚姻權的推動,企圖逼迫同志躲回暗櫃。而政府機關對此不僅沒有積極作為以維護同志基本人權,反屢屢退守。舉例來說,去年獲得超過15萬人連署支持的多元成家三法,在送入立法院後仍是重重阻礙,尤有甚者,教育部竟然在今年初聘任了多次公開發表歧視同志言論的曾品傑教授與「真愛聯盟」的成員丁雪茵教授擔任中央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無疑又是大開性別平等倒車之舉。

同運工作者在與保守宗教人士、政府官員、民意代表、政治人物溝通的過程中,經常聽聞「同志只是少數」這樣的說法,可見「同志」對這些當權者而言是沒有臉、沒有形象、彷彿只剩下「統計數字」的一群人。而對廣大群眾來說,面對各種似是而非的反挫之舉與污名手段,若非身邊有同志或是跨性別親友,也往往難以花更多的心力了解同志處境,支持同志人權。

根據美國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3年所進行的一份調查顯示,14%的美國人在這十年內轉為婚姻平權的支持者,而其中有近三成的受訪者表示是因為他們的朋友、家人或熟人中有人是同志。無論從這類的調查研究或實際生活經驗中,我們都已清楚知道,看見同志、接觸同志的機會與同志生命故事的訴說與傾聽,對於人們理解同志處境、破除刻板印象、轉而支持同志人權與婚姻平權都扮演著關鍵角色。

行行出同志,出櫃反恐同

因此 ,同運社團們在今年五月初發起這場行動,短短兩週即獲得兩百五十位同志、跨性別朋友群起響應(統計至5/16下午五點為止)。各行各業皆遍佈同志身影,服務社會大眾的食衣住行育樂,包括:早餐店老闆、司機、老師、律師、醫師、社工師、語言治療師、牧師、工程師、飛機維修師、會計、廚師、髮型設計師、攝影師、建築師、設計師、學生、救生員、業務員、銷售員、保全人員、新聞從業人員、配音員、廣告人、政治人物…… 日常生活中處處是同志,卻不被社會看見。五月十七日當天,這兩百五十位朋友將一起站出來,在國父紀念館舉行「出櫃反恐同」公開大合照行動,我們希望藉此讓台灣社會看見多元性別樣貌真真實實地存在、看見在各行各業裡認真生活、努力工作、貢獻心力的同志/跨性別朋友。期待我們的社會能夠從看見、認識、理解開始,踏出反恐同/反恐跨的一大步,逐步消弭恐同/恐跨文化。同時,我們也要呼籲政府不要再漠視同志人權、迴避政府責任,請從各個面向著手努力,讓所有的同志朋友享有同等的權利與生活保障,讓台灣能夠成為一個友善性別的國度。

【5月17日當日各行業出櫃代表】
Foxy(老師/男同性戀)、小瑋(文院學生/男同性戀)、小傑(理工學生/男同性戀)

[出櫃反恐同]之電玩消費者行動

[出櫃反恐同]之電玩消費者行動

任天堂一開始被抗議其實不肯認錯
說他們只是虛擬遊戲所以不會修改設定云云

遊戲固然是虛擬的
但排除同志結婚自由的遊戲設定可是貨真價實的異性戀中心與歧視啊

總之
從善如流比起死不認錯好

同志除了是消費者
也是公民

我們每個人都握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讓我們團結起來,改變世界!

http://www.cdnews.com.tw/cdnews_site/docDetail.jsp?coluid=109&docid=102752404

【為什麼要出櫃】號召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同志、五月十七日 出櫃反恐同

cropped-360e8a18ce8a18ce8a18ce587bae5908ce5bf97_3.jpg

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同志、五月十七日 出櫃反恐同

今年的「國際反恐同日」(五月十七日),台灣的同運社團聯合邀請大家一起來參與「出櫃反恐同」的歷史盛會。有意參與者請報名,供主辦單位估計人數進行準備。
報名網址:http://goo.gl/rZj4ei

為什麼要舉辦517出櫃反恐同活動?

出櫃不是一個簡單的議題,一個人是否選擇出櫃、選擇何時出櫃、向誰出櫃也都不是簡單的是非對錯問題。

我們樂見同志自主出櫃,因為同志自主出櫃是邁向解放、表現差異同時尋求歸屬的重要歷程,但我們不贊成有人強迫別人「出櫃」,因為在一個對於同志普遍仍存在污名、偏見與恐懼的社會中,強迫同志出櫃不但否定了別人的人格自由,更往往是把恐同社會的集體重擔不合理地加諸於很可能還沒準備好如何面對的個人身上。

同志之所以需要「出櫃」,是因為主流的社會文化根本上預設了每個人都(應該要)是異性戀,這個異性戀預設在諸多層面壓抑著同志的自我認同與人格發展,鞏固著異性戀中心的世界觀,形成恐同的文化。而因為恐同帶來的污名與社會壓力也使得同性戀、跨性別等多元性別在社會生活中須主動或被動的隱身而變得「不可見」,如此惡性循環,一般人欠缺實質接觸與認識同志的結果,將很難打破對同志長久以來的偏見、誤解,也不利於爭取更多人支持同志權益。

所以,多元性別出櫃有什麼作用?

我們認為同志出櫃有助於社會認識與正視同志的存在,大量的同志出櫃將正向加強同志人權的提升。

根據美國Pew Research Center於2013年3月對1501位成年人進行電訪的調查,過去十年,美國民眾對於同志婚姻的支持明顯增加。調查顯示14%的美國人在這十年內轉為婚姻平權的支持者。為什麼這些人轉而支持婚姻平權呢?透過開放式問卷調查,其中有近三成的受訪者表示是因為他們的朋友、家人或熟人中有人是同志。

無論從這類的調查研究或實際生活經驗中,我們都已清楚知道,看見同志、接觸同志的機會與同志生命故事的訴說與傾聽,對於人們理解同志處境、破除刻板印象、轉而支持同志人權與婚姻平權都扮演著關鍵角色。

一旦知道身邊有親友、鄰居、熟人是同志,人們很快可以破除對於同志社群的迷思或刻板印象,也不再接受身邊所關愛與熟悉的人無法享有相同的權益。這是為什麼同志團體強調出櫃重要性的原因,名人的出櫃可以產生號召力,但各行各業一般人的出櫃也很重要,這可以讓周遭親友乃至整個社會都更願意瞭解與採取行動改變對同志不利的處境。

我們知道三百六十行,絕對是行行出同志!

五月十七日,一起來出櫃反恐同吧!

主辦單位: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台大學生會性別工作坊、校園同志甦醒日、熊學會、同光同志長老教會

活動時間:2014/05/17(六)13:00集合、14:00集體合照、15:00活動結束
活動地點:國父紀念館側門前大階梯(面對光復南路那側)

活動內容:

1.集體合照:邀請參與本行動的同志,手舉「我是(職業) 我是(性身分)」標語,例如:「我是老師 我是同志」、「我是銀行櫃員 我是雙性戀」、「我是餐廳老闆 我是跨性別」、「我是學生 我是同性戀」、「我是工程師 我是陰陽人」等,集體手舉標語合照。也歡迎參與本行動的同志,身穿代表自身職業別的服裝前來響應。(主辦單位會在現場提供彩虹紙牌供填寫)

2.個別拍照:邀請參與本行動的同志,依個人意願,手舉上述標語個別拍照,預計將所有的個別拍照,集結成一張大型的創作照片,供前來採訪的記者媒體,與主辦單位在從事社會倡議、社會教育的目的上公開使用。

出櫃反恐同之[多元家庭群像] ─ 故事摘自蘋果日報

「叫媽還是叫爸爸?」

對孩子的幸福起關鍵作用的並不是親職角色的稱謂或組合,而是孩子是否能得到足夠的愛與支持!

 

「我很怕,我們這種關係,很怕人家會講兩個都是女孩子,怎麼可能會照顧孩子?」「小翠」和「彭哥」是一對魯凱族「原住民女同志」,在一起將近30年,10年前她們受親戚請託幫忙看顧幼女,兩人一同重返屏東縣霧台山區定居,赤手空拳、一磚一瓦親手整土建屋,想替女兒「巴冷」打造一個安穩的家。

「我們兩個做每樣事情,都要顧慮到孩子。」現年53歲的「彭哥」,早在國中階段就與女生交往,父親明知她的性向,仍強迫她嫁人,在兄長的幫助下,彭哥逃婚到平地工作;「小翠」則是從小就仰慕彭哥,卻被家裡逼婚、嫁到客家庄,由於背負生子壓力,勉強與丈夫發生關係產下一子後,即離家至外地工作。

兩人在部落遵循古禮「義結金蘭」結拜。
兩人在平地重逢情愫漸長,小翠離婚時彭哥也從旁給予協助,幾經波折,兩人總算穩定下來,後來更在彭哥養母的支持下,遵循魯凱族古禮「義結金蘭」結拜,在部落裡「義結金蘭」就等同於漢族的結婚儀式,從此彭哥和小翠的關係有了正式的名份。

兩人最疼愛的女兒「巴冷」其實是小翠的姪女,10年前小翠的哥哥照顧不來,將女兒託付給小翠,之後不曾聞問,也從未給過小翠一毛錢養育費用。半年後,哥哥更直接告知小翠,要將女兒送給她和彭哥,很愛孩子的小翠回憶當時說:「我們心想怎麼會有這種好康,(小孩)送我們,我們也開心。」10年光陰荏苒,彭哥和小翠將巴冷視為己出,念小學的巴冷現在喊她倆「爸爸」「媽媽」,是再貼心不過的女兒。

彭哥說起同志家庭與一般家庭的差別,除了同樣是含辛茹苦育兒外,更多時候同志父母需要克服旁人異樣眼光,「總是會怕很多很多的想法,很多很多的眼光,反正比一般的父母累。」他表情充滿糾結無奈,彭哥擔心自己的性別及親屬關係,將來恐會讓巴冷面臨一些閒言閒語,心中也擔憂日後巴冷長大,萬一不認他們做父母怎麼辦?但儘管如此、他仍堅定回答:「我不後悔….」

相關報導連結

 

[出櫃反恐同] No.6 向三代同堂的家出櫃 by 蜜

為迎接即將到來的517國際反恐同日,
伴侶盟自2014/4/17起推出「出櫃反恐同」系列。

今日刊出的是讀者蜜與大家分享她向三代同堂ㄧ大家子人出櫃的歷程。
蜜希望還在奮鬥的大家,繼續一起加油!

[出櫃反恐同] No.6 by 蜜 2014/5/2

從小住在三代同堂的家裡,對於長大要跟男生結婚生子這件事並沒有特別的陌生, 長大後也交往過幾個男性對象,一直到出社會後才發現其實我對女生也有性趣。

有第一個女朋友之後,沒有多想的就將她介紹給我的家人,當我女朋友還在忐忑不安時,沒想到卻意外地得到我家人的認同。

我曾經詢問過我的祖父母為何沒有反對,他們只是笑笑的跟我說:「妳的脾氣這麼差,反對有用嗎? 只要能找到一個可以讓妳幸福的人,沒有什麼比這還重要了。」

我想祖父母他們是真的愛我, 能讓年過半百的老人家去接受跟他們觀念裡不一樣的認知真的很不容易,出櫃後唯一的阻礙大概就是舅舅了吧, 他認為我是因為同事影響才會走上同性戀這條路,而不是因為自己的性傾向,幸好他是一個能溝通的人,在多次的交談後他最後也同意了我女朋友的存在。

現在我的女朋友跟我的家人一起住.我們會一起出遊一起吃飯,我想我是個幸運而且幸福的雙性戀,我很感謝我的家人願意給我支持,還在革命中的各位,我們一起加油!

—————-
伴侶盟持續徵稿中

歡迎來稿、來信、來照片…,用你的方式告訴還沒徹底擺脫恐同鎖鏈的台灣:我們就是男同性戀、女同性戀、跨性別、雙性戀、陰陽人、性別不明……的人。

我們來自台灣每一個城鎮與鄉村,我們來自各行各業,我們打算集體出櫃、我們正在集體出櫃、我們經常性不斷出櫃(對的,如果你是同志妳會知道,出櫃一次是不夠的)。

為什麼?因為出櫃可以反恐同啊!

365行 行行出同志!
來稿請寄:tapcpr2010@gmail.com
標題請註明「出櫃反恐同」投稿
恕無稿酬,伴侶盟保留增刪編輯的權利,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