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日本同志運動者小記第一記:訪日本Equal Marriage Alliance

作者:徐蓓婕(伴侶盟專員)2014/12/25

透過清大社會所的獎助支持,今年12月我得以到日本訪問同志運動團體/個人,在北海道大學法學教授鈴木賢的協助下,這一趟旅程總共見了六個重要的日本同志運動者,接下來將陸續一一與大家分享此行觀察。

第一站來到EMA日本(Equal Marriage Alliance)理事長寺田和弘的辦公室,寺田理事長同時也在丹麥駐日本大使館工作,一見到面他即向我們介紹,大使館內有許多位丹麥人都是同志,並且也都向日本政府要求伴侶能夠一起赴日,日本目前尚未通過同志婚姻,但政府用了特別裁量的方式發放家屬簽證給這些工作者的伴侶。

寺田理事長1999年時在日本駐丹麥大使館工作,當時丹麥通過同性註冊伴侶制度已經過了十年,寺田理事長看到制度對丹麥社會的影響,同性伴侶被視為社會的一員自然而然的生活著,成為他回到日本推動同性婚姻的最大動力之一。後來十年間,他擔任國會議員的秘書,藉此觀察、學習如何能夠促使一個議案成功立法。

寺田理事長認為,法律有引領社會的效果。即便日本的同志仍然非常的不被社會所見,但同性婚姻的立法仍然必須推動,藉此讓同志伴侶的關係成為一個法律肯認的關係。由於EMA的運動目標是2020年日本舉辦奧運之前能夠通過同性婚姻,寺田理事長認為法案推動最主要要有國會的支持,因此在運動策略的思考上,會以如何讓同性婚姻法案獲得最大多數的國會議員支持為出發點,進行策略的評估。十年在國會內工作的經驗,讓他理解到,對於議員來說,最重要的就是選舉支持率,於是EMA在今年三月發起了「支持同性婚」的連署,透過連署人的姓名與戶籍地,可以統計全日本在哪些地區有多少人支持,藉此向議員進行遊說。目前為止已有四千人參與連署:http://emajapan.org/donate/advocate

此外,隨著此次日本眾議院選舉,EMA也公布了支持同婚的候選人名單,最後的結果是支持同性婚姻的推薦候選人共39人,其中有21人當選。前去參訪時,選舉還沒結束,因此沒能問寺田理事長對於這個結果的想法,不過我想這對於日本的國會來說是個好的開始。訪問的最後,針對未來的運動策略,寺田理事長非常現實且直接的說,他們也考慮未來的選舉,針對支持同婚的候選人,直接給予輔選或是資金上的支援,然而這一切都得要看EMA是否能夠獲得足夠的捐款支持。

在訪問過後,我想國會遊說固然是重要的,但是群眾經營以及社會對此議題的討論也很重要,目前日本社會對於同性婚姻的討論還沒有捲動起來,也尚未成為一個持續、長期經營的同志運動議題,而「在現行法律架構下要主張何種法律修訂的方式」?這個重要的問題,也還未有足夠的社會討論,不過EMA如何透過國會遊說進行法律的推動,倒是十分值得繼續觀察。

附註: EMA今年初成立,去年以前是由一個叫做「特別配偶者法全國Network」的組織在倡議相關議題,然而也並未獲得同志運動圈太多關注與討論。

廣告

訪日本同志運動者小記第二記:訪跨性別的議員 上川あや(Kamikawa Aya)

10917823_10152536107870965_5390026972186253003_n

照片由左至右:北海道大學鈴木賢教授、我、上川議員、永易至文先生(代書士及記者,致力於協助同性伴侶擬定醫療、財產等契約)

作者:徐蓓婕(伴侶盟專員)2014/1/5

訪問日本同志運動者的第二站,來到東京都世田谷區區議會,約好的是日本第一位跨性別的議員,上川あや(Kamikawa Aya)。

上川議員是一位男跨女的跨性別,2003年時初次參選區議員,參選之時即公開自己的跨性別身分,當屆她以第六位,五千多票的票數當選了世田谷區的區議員。同年的7月日本通過了性別轉換的法律,上川議員在當選後進行了手術,完成性別變更。上川議員分享自己的選舉經驗,她說在剛開始選舉的時候,她選擇不特別提自己跨性別的身分,然而早已經是女裝打扮的她,每天早上在車站演說之時,仍然會面對很多異樣的眼光,於是在某一天她下定決心,讓演說就從這個議題開始,那天她拿起麥克風,第一句話就是「我的戶籍性別是男性」,說完這句話眼淚就流下來,而從那天起,反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試著認識她,甚至支持她。上川議員參選了三屆的區議員,每一屆的得票數越來越高,她也認為公開跨性別的身分整體而言對於選舉是有幫助的,人們會被這樣與眾不同的身分激起好奇心,而去記得她、瞭解她。

日本目前的性別變更法律相對台灣而言是更嚴格的,除了同樣需要兩位精神醫師的鑑定書之外以及摘除性器官之外,還必須要進行性別變更後性別的器官重建,並且在婚姻關係中以及有未成年子女的人都無法進行性別變更的登記。上川議員說目前性別變更手術所需費用並不低(健保無補助、也需要休息很長一段時間),目前的規定也仍然嚴格。在日本社會中就職、居住或日常生活都很容易需要出示相關的身分證件,對於跨性別者來說生存並不容易,前陣子才有一位女跨男的大學生因為跨性別身分而被取消公司內定,通過法律十年後的現在,社會表面看似接受,但會用其他理由來刁難跨性別者。許多人在現實下不一定能夠完成法律上的性別變更,然而上川議員還是認為性別變更的法律通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它確實幫助了日本社會民眾認知到跨性別的存在,使跨性別的群體不會再是無法被理解、定位的一群人。

目前跨性別在法律上面臨的問題,除了上述的限制之外,還有收養子女相對困難以及無法從養子女關係轉換為婚姻關係的問題。收養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跨性別者如進入婚姻,想要收養對方的子女,必須進入家事法庭進行裁判,實務上有伴侶因此而受到刁難與困擾。養子女關係轉換為婚姻關係則是因為,日本的收養制度並無年齡限制,只要收養方比被收養方年齡大即可,因此有許多無法結婚的多元性別伴侶會選擇以此方式取得法律上的身分關係連結,繼而有基本保障,然而對於進行了性別變更登記的跨性別者來說,如曾經為了有保障而結成養子女關係,那麼在完成性別變更後就沒有辦法再和同一個人結婚。上川議員認為這兩個問題是目前跨性別者面臨的重大問題,必須在法律上進行修正。

訪問的最後,發現上川議員對於伴侶盟非常的關注,她幾乎知道所有伴侶盟舉辦的大型活動,我們也特別聊到去年8月1日的30對伴侶衝戶政登記結婚的行動,上川議員很希望在世田谷區也能夠有這樣的行動,因為對於公務員來說,真實的市民站到眼前提出要求的力量是很大的,然而目前她所認識的同性伴侶都暫時還無法公開的參與。非常支持同性婚姻的上川議員說,她會繼續努力在世田谷區促成這樣的行動,讓區議會能夠正視這個議題,也請伴侶盟繼續努力,不要忘了遠方有人一直關注著台灣的婚姻平權議題進度。

[每日一報]新聞分享:怕學生聽演講會變同志?輔大撤除社團海報

[每日一報] 許秀雯律師(伴侶盟執行長)2014/12/17

看到這則輔大校方「怕學生聽演講會變同志,所以撕掉學生海報」的新聞,感慨萬千。

我們的民主與人權根基果然還十分脆弱,在政治解嚴二十多年後的今日,一個理應高度尊重多元價值/文化、確保讓人可以自由求知、論辯、作學問、發展思考批判能力的大學,校方竟仍然力行戒嚴時代慣用的「言論思想檢查」與對付異議分子用的各種威權手段。

一個出櫃女同志的演講讓輔大校方高層感到「不舒服」?因為這樣的活動「太激烈」?拜託!連講都還沒開口講咧!
這個學校不但執行言論與思想審查,而且竟然可以執行到這樣徹底的程度!簡直不可思議。

我想起之前輔大有法律系研究生邀請我到校演講多元成家法案,結果引發校方高度「關切」,不但在程序上諸多刁難,並多次約談學生,那次學生們很務實也很堅定地挺了下來,最後活動照辦。現在輔大校方是不是連起碼的表面功夫都不想做了,所以乾脆直接撕活動海報阻撓學生舉辦同志議題活動?!

無限期支持輔大同學就地組織與反抗!
並在此誠徵一百個讓輔大變得同志友善的實際做法!

怕學生聽演講會變同志?輔大撤除社團海報
相關文章:輔大撕不掉對同志學生的歧視

[每日一報] 開始正視LGBT政見及同志選民的重要性!

[每日一報] by 徐蓓婕(伴侶盟專員)2014/12/5

天主教國家波蘭選出史上第一位公開出櫃的同志市長別德隆(Robert Biedron)。別德隆的出櫃甚至還引發波蘭參選人的出櫃風潮,一般認為保守的波蘭社會對同志接受度確實越來越高。

在競選過程中,同志身分雖然是別德隆重要的生命背景之一,但這個身分並沒有因此就全然左右了選民認識他的角度,選民依然在意他對各種議題的態度。

這次台灣的九合一選舉,雖然沒有任何公開出櫃的同志候選人順利當選,但是當一次次的選舉有越來越多的出櫃候選人參選,選民也就有更多機會看見 LGBT 與政治的關係,同時也讓台灣的政治開始正視LGBT政見的重要性,乃至同志選民的重要性!這個發展毋寧是台灣政治民主化以及人權提昇過程,相當重要的一環。

保守天主教國家波蘭 選出首位同志市長 掀出櫃風潮

請大家投票前動動手指,才不會一失手悔四年。

[每日一報] 投票前先動動手指 by簡至潔 2014/11/28

一位關心同志議題的朋友來報馬仔,說自己透過一個非常厲害的網站(其實是g0v啦),查到過去曾經支持的候選人,竟然在議會提案反同志教育,這一驚非同小可,希望能把這個經驗告訴大家,投票前務必先查一查候選人的底細。

我們的媒體很少關注議員的表現,當我們把票投出去後,也很少有管道可以持續監督地方議員的表現,但是有不少地方政策影響同志的日常生活,需要我們持續關注。

所以,請大家投票前動動手指,才不會一失手悔四年。

http://councils.g0v.tw/candidates/2014/

【做自己,做性/別】你排錯了!! 你應該排那邊!!

作者:陳倚箴律師(伴侶盟成員)2014/11/23

我很喜歡游泳,我穿連身蛙背泳衣,下半身到大腿的一半,我有女性的第二性徵,還有亞洲女性常見的西洋梨身材。

某天,我游完泳,一如往常的往「男賓止步」的女生淋浴間準備沖澡,那天,泳客比較多,我前面已有幾個女生在排隊等候了。

我加入等候的隊伍,幾分鐘後,我發現一個小女生,約莫是國小五、六年級,或國中的年紀吧!

她一直盯著我看。

當我發現她在看我的時候,我很納悶,我應該是沒有什麼不守規則的地方,我沒有插隊,正當我疑惑到極點的時候,小女生開口對我說「你排錯了!你應該排那邊!」

她說話的同時,食指往男生淋浴間比!

我超傻眼,我從國小開始游泳到現在也20年了,我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我當下,馬上告訴她「我是女生! 我排這裡沒錯。」

小女生置若罔聞,還是堅持我排錯地方,我超無言,於是,我決定相應不理了,反正,那個運動中心我常去,就算她找工作人員來,也不會對我有什麼影響,我總不能真的去「那邊」吧!!去那邊,代誌才會變大條吧!!

好加在,沒多久,小女生排到淋浴間了,我也鬆了一口氣,事情就這樣落幕了。

這件事發生後數月,我和朋友聚會時提到此事,朋友們都笑翻了。

有人說,小女生會不會以為我的胸部是胸肌,也有朋友說,我應該要嚴肅的告訴小女生:「我已經告訴妳,我是女生了,妳這樣很沒禮貌」。

最後,朋友們的結論,是我當時沒有想到的,那就是,我們的性別教育,是失敗的。

我們教導孩子,女生就該像志玲姊姊,留著長髮,輕柔的說話,相反的,像我這樣,留短髮,動作比較不溫柔的人,就不被歸類為「女生」,然後,應該去排「那邊」。

久而久之,這樣的意識,被強化成「刻板印象」,女生,如果不符合這樣的刻板印象,就可能會受到不友善的對待。

我知道一個女孩子,性別氣質比較中性,她唸高ㄧ時成績很差,老師竟然當全班同學的面罵她「妳就是人妖,不男不女!」這事,造成這女孩子很深的心裡創傷,事情過了18年,心情仍然無法平復。

所以,關於性別教育,如果國家作不來,我們自己來吧!!

下次,我再碰到有人因為我的性別氣質,和刻板印象不符,對我有誤解時,我會勇敢的告訴對方「女生不是一定要像志玲姊姊,我這樣子,也是女生。」

附圖為證:我的不性感泳裝自拍。

10632621_10152435631545965_8717244592464455750_n

【做自己,做性/別】安能辨我是雄雌

作者:張家源(伴侶盟理事長)2014/11/23

今年八月和伴盟一行好友出席「女人國」派對時,六個人之中只有我一名「生理男性」。但從那晚起,我深深地瞭解到,原來我在別人眼中根本是T啊!

那晚要進場前,一名女子一直向我推銷「束胸」,還叮嚀我等等會抽獎,給我抽獎券,完全無視於同行其他人的存在!但本人我根本不需要束胸啊!我比較需要束腹啦~

然後在派對當中,送酒女郎火辣地貼向我,我真的是動都不敢動,心裡OS:「我只想要妳手中的酒,妳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逼近我!」

最爆笑的,是那天剛好遇到警察臨檢。我們把證件交給警察,他記錄後還給我們時,一一如是稱呼:「簡小姐」、「王小姐」、「許小姐」、「徐小姐」……,但輪到我時,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只說了:「張。」

「張。」「張。」「張。」「張。」「張。」「張。」「張。」「張。」「張。」(這音節迴盪不斷)

身分證上是1,然後我長這樣,加上又是「女人國」派對,導致他不知道我是張先生還是張小姐?究竟這警察是禮貌、友善、怕冒犯我?還是他真的無法分辨我性別?!

總之,從那天起,我被認為是T的機率就越來越高了……。

有圖有真相,附上本人帥T照。

10384196_10152435641425965_4005272799651354928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