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做性/別】你排錯了!! 你應該排那邊!!

作者:陳倚箴律師(伴侶盟成員)2014/11/23

我很喜歡游泳,我穿連身蛙背泳衣,下半身到大腿的一半,我有女性的第二性徵,還有亞洲女性常見的西洋梨身材。

某天,我游完泳,一如往常的往「男賓止步」的女生淋浴間準備沖澡,那天,泳客比較多,我前面已有幾個女生在排隊等候了。

我加入等候的隊伍,幾分鐘後,我發現一個小女生,約莫是國小五、六年級,或國中的年紀吧!

她一直盯著我看。

當我發現她在看我的時候,我很納悶,我應該是沒有什麼不守規則的地方,我沒有插隊,正當我疑惑到極點的時候,小女生開口對我說「你排錯了!你應該排那邊!」

她說話的同時,食指往男生淋浴間比!

我超傻眼,我從國小開始游泳到現在也20年了,我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我當下,馬上告訴她「我是女生! 我排這裡沒錯。」

小女生置若罔聞,還是堅持我排錯地方,我超無言,於是,我決定相應不理了,反正,那個運動中心我常去,就算她找工作人員來,也不會對我有什麼影響,我總不能真的去「那邊」吧!!去那邊,代誌才會變大條吧!!

好加在,沒多久,小女生排到淋浴間了,我也鬆了一口氣,事情就這樣落幕了。

這件事發生後數月,我和朋友聚會時提到此事,朋友們都笑翻了。

有人說,小女生會不會以為我的胸部是胸肌,也有朋友說,我應該要嚴肅的告訴小女生:「我已經告訴妳,我是女生了,妳這樣很沒禮貌」。

最後,朋友們的結論,是我當時沒有想到的,那就是,我們的性別教育,是失敗的。

我們教導孩子,女生就該像志玲姊姊,留著長髮,輕柔的說話,相反的,像我這樣,留短髮,動作比較不溫柔的人,就不被歸類為「女生」,然後,應該去排「那邊」。

久而久之,這樣的意識,被強化成「刻板印象」,女生,如果不符合這樣的刻板印象,就可能會受到不友善的對待。

我知道一個女孩子,性別氣質比較中性,她唸高ㄧ時成績很差,老師竟然當全班同學的面罵她「妳就是人妖,不男不女!」這事,造成這女孩子很深的心裡創傷,事情過了18年,心情仍然無法平復。

所以,關於性別教育,如果國家作不來,我們自己來吧!!

下次,我再碰到有人因為我的性別氣質,和刻板印象不符,對我有誤解時,我會勇敢的告訴對方「女生不是一定要像志玲姊姊,我這樣子,也是女生。」

附圖為證:我的不性感泳裝自拍。

10632621_10152435631545965_8717244592464455750_n

【做自己,做性/別】安能辨我是雄雌

作者:張家源(伴侶盟理事長)2014/11/23

今年八月和伴盟一行好友出席「女人國」派對時,六個人之中只有我一名「生理男性」。但從那晚起,我深深地瞭解到,原來我在別人眼中根本是T啊!

那晚要進場前,一名女子一直向我推銷「束胸」,還叮嚀我等等會抽獎,給我抽獎券,完全無視於同行其他人的存在!但本人我根本不需要束胸啊!我比較需要束腹啦~

然後在派對當中,送酒女郎火辣地貼向我,我真的是動都不敢動,心裡OS:「我只想要妳手中的酒,妳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逼近我!」

最爆笑的,是那天剛好遇到警察臨檢。我們把證件交給警察,他記錄後還給我們時,一一如是稱呼:「簡小姐」、「王小姐」、「許小姐」、「徐小姐」……,但輪到我時,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只說了:「張。」

「張。」「張。」「張。」「張。」「張。」「張。」「張。」「張。」「張。」(這音節迴盪不斷)

身分證上是1,然後我長這樣,加上又是「女人國」派對,導致他不知道我是張先生還是張小姐?究竟這警察是禮貌、友善、怕冒犯我?還是他真的無法分辨我性別?!

總之,從那天起,我被認為是T的機率就越來越高了……。

有圖有真相,附上本人帥T照。

10384196_10152435641425965_4005272799651354928_n

[我看多元成家] No. 20 by 謝宗翰(研究生)

分享伴盟臉書讀者,目前就讀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的謝宗翰來稿。謝宗翰是同志也是基督徒,面對多元成家草案所引發的社會對立,他期盼大家能夠理性對話,實踐愛。

[我看多元成家] No. 20

一位同志基督徒期盼「理性對話,實踐愛」by 謝宗翰(研究生)

聖經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七節是這麼說「愛能包容一切,對一切有信心,對一切有盼望,能忍受一切」。

這一陣子因為多元成家草案引起關注,許多不同立場的人之間有不少言論上的仇視或爭辯,我覺得真的很令人感到心痛、可惜。

翁山蘇姬有一句話說“It is not power that corrupts but fear”(令人腐敗的不是權力,而是恐懼),我相信每個人生命經驗中,無論是在原生家庭、人際關係等,都有若干根深蒂固的觀念影響著你,於是當有一波新的觀念進來時,人們不由自主的會產生恐懼、害怕甚至排斥抗拒,若願意打破你的恐懼試著去了解、同理、包容,吸收不同的觀念想法,你一定可以懂我們(同志)的感受與需求,而不是一直帶著你舊有的觀念來指責、認定我們是錯的,當你這樣做時,其實是在傷害我們。

我認為對聖經的理解與詮釋應該是隨著時代背景與社會文化脈絡而有所調整的,在現今的台灣社會,是該修正傳統上教會對於同性戀負面看法的時候了,我知道這樣的修正會引起很大的挑戰,但是若完全不願開放心胸去理解、討論、修正,不就會一直故步自封無法前進嗎?

聖經教導我們要去愛、包容、尊重、體諒,但是我們有真正去「實踐」所謂的「愛」嗎?看到2013年11月30日參與反多元成家的人說「我們要捍衛一夫一妻、我要爸爸媽媽」,我真的感到好痛心,我覺得根本沒有感同身受同志想要成家的需求與處境,若真的是用「愛」的方式,我想就不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

我身為同志、身為基督徒,期盼人們可以「理性對話」,用愛去包容、尊重、體諒、去溝通對話,讓基督信仰真正「實踐愛」吧。

——————-

歡迎各方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 19 by 曾經歧視同志的人

分享伴盟臉書讀者「曾經歧視同志的人」來稿。「曾經歧視同志的人」以自身經驗說明了具有平權意識的教育者以及同志教育對於治癒「恐同症」的重要性,他也娓娓道來說出了他對這一波反婚姻平權、反多元成家的宗教動員的觀察,並從自己作為單親家庭小孩的社會處境,用將心比心的方式去理解「差異」。

「曾經歧視同志的人」向我們剖析他心態的轉變與提筆寫作動機:

「我是一位異性戀,在看過護家盟那種對同志的抹黑、攻擊後,想起自己過去也曾歧視過同志。但是即使我以前歧視同志,也沒有到達像護家盟那樣激烈、過份的程度。

我向身邊的朋友推廣說明婚姻平權法案、多元成家法案對同志、對社會的好處,但也引發了我身邊基督徒朋友的反對,我一再的跟他們解釋法案,即使我都說了他們邏輯上的不合之處與法案的影響不會像護家盟講的那樣,我甚至引述聖經內容來證明,他們反對同志的說法與做法在許多地方是違反聖經的。即使這樣他們還是反對同志婚姻合法化,更別說是多元成家法案了!在1130遊行之前,我也向基督徒的朋友說:這是一場散播仇恨的另一場十字軍東征!千萬別去參加遊行!他們無法反駁我的論點,但還是執意前往參加,有的說是為了『下一代』 。明明有的還沒結婚生小孩,有的小孩才1、2歲,還不能有清楚的意思表達,明明就是自己仇恨、歧視同志,還要拿小孩當擋箭牌!

眼看著這些人仇恨同志,想起以前自己對待跨性別者的態度,我認為即使法案三讀通過,只要這些人心態不改變,同志還是會被這些人污名化,因此我盡我所能的去說服這些人,雖然目前看起來沒有太大用處,但我相信,只要大家為同志權益努力,總有一天,會讓這些基督教會向同志道歉!就像天主教向以前宗教法庭的受害者家屬以及因為『違反聖經』的科學家道歉。」

[我看多元成家] No. 19 by 曾經歧視同志的人

我曾經歧視過同志 !

以前,我也跟某些基督徒一樣,歧視過同志。當時的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有男生會不喜歡女生,而女生會不喜歡男生? 為什麼有男生好好的不當,卻去男扮女裝,弄的不男不女的?!

以前在補習班,有位跨性別的同學,當時覺得她怪怪的,幹嘛「男扮女裝」!後來換位置時,我被換到她的旁邊,我立刻另外找沒有人的空位坐,後來,我才知道,我的行為其實很過份。

我之所以會改變立場支持同志婚姻合法,是因為我遇到了一位好老師,她教導我尊重同志、理解同志,從此我不再歧視同志,但每當想起那位跨性別同學,我的心裡感到羞恥,自責當時怎麼會做出這麼過份的事。

1130那天,我身邊信仰基督教的朋友幾乎全參加了!我為他們感到可憐,他們被惡魔迷惑了,才會這樣歧視別人!我看到那些基督徒與宗教團體,不斷的抹黑同志,甚至在當天居然違法限制人身自由!他們不斷的曲解法條、製作抹黑同志的影片。我不理解,為什麼平常很好的人,口裡時常說上帝、耶穌大愛的人,一遇到同志就像著魔了一樣,欲將同志除之而後快,好像同志犯了什麼大罪一樣!

他們認為家庭就是要有爸爸、媽媽,這讓我想起由於我是單親家庭,所以,我以前也遭受所謂「正常家庭」小孩的歧視!甚至,他們的父母親知道我是單親家庭的小孩,怕我會帶壞他們的小孩,還會要求他們的小孩不能跟我交朋友、不能接觸我!

他們認為家庭就是必定要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這種說法對我來說十分刺耳,好像單親家庭、隔代教養、重組家庭、繼親家庭等…這些弱勢家庭,都不是合格的家庭,應該要消失!

他們的教會,平常是如何灌輸仇恨同志?如何建構他們的家庭觀?這些教徒都沒有思考能力了嗎?他們的牧師製造仇恨同志的謊言,都不怕下地獄嗎?

我希望台灣社會,能讓更多人有尊重同志、理解同志的機會。
歧視同志的人,多半是因為缺少了好老師的教導,我相信如果能夠有了好老師的教導,他們也能跟我一樣,開始尊重同志,甚至接納同志。

——————-

歡迎各方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
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
恕無稿酬,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 18 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愛 by Rainy (大學生)

分享伴盟臉書讀者,目前就讀台大社會系的Rainy來稿。
Rainy說「我是女生,我愛上女生,交往對象就是女生。」但她平日「不會特別稱自己做同性戀」, 我猜想Rainy的意思比較像是「標籤是給衣服用的,不是給人用的」。但,如果有一天,同性戀這個「標籤」因為我們的平權運動以及公眾認知的轉變,而在文化中變得意涵更豐沛、更有意思一點,或許會有更多愛上相同性別的人,可以感覺自主、平等、自在以及更愉快地把「同性戀」一詞作為某種「刺青貼紙」、「勳章」或 「胸針」來使用吧^^ (伴侶盟臉書編輯 甚大費)

歡迎各方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 18

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愛 by Rainy (大學生)

我是女生,我愛上女生,交往對象就是女生。

我不會特別稱我自己做同性戀,就像不會有人向別人「說明」他是異性戀者一樣;我每天吃飯睡覺,身為學生還要讀書,做的是比一般人再平凡不過的事;我留著一頭長髮,並非傳統外界所「想像」的同性戀的樣子,但誰說一定要歸類同性戀該有的樣子,這個群體本來就很多元,就像人們不會去「限定」異性戀者的頭髮長度、聲音語調一樣。除了性向,你說,我到底和這個世界有什麼不同?

面對現今爭議持續的多元成家議題,對於自己身為這個被討論的角色,有時仍覺得不自在,甚至不是很敢討論這個議題。在路上與伴侶走路總保持低調,擔心他人異樣目光;對家人有所隱瞞,怕傳統觀念使他們生氣難過;和他人提到我的「男朋友」時,總馬上被認為他是男生。種種的不方便與不安心都在生活中形成無形的壓力。但在看到伴盟以及許多人為同志議題發聲的舉動之後,我認為我也應該站出來,爭取自己的權利。對我而言,我愛上的就是一個人,這種愛與被愛的感覺相當平凡,想必和異性伴侶之間的愛是一樣的。不論對象性別的,我也會想要結婚,想要領養小孩,想要有個被法律認定的家。

曾經在某個場合聽過一個比喻:「有人喜歡吃三明治,有人喜歡吃漢堡。在喜歡吃三明治的人比較多的情況之下,難道要不准其他人吃漢堡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議題也是這麼回事,不能以異性戀霸權來禁止同性婚姻。婚姻是基本人權,每個人都享有是否結婚及和誰結婚的自由,應破除上述那些歧見與誤解,還給同性戀者結婚的權力。

[我看多元成家] No. 17 by 雨亭 (臨床心理師)

分享伴盟臉書讀者雨亭來稿。如同雨亭所觀察到的,伴盟的草案確實是照妖鏡:照見過往各種友善同志的說法有多麼虛幻,也照見社會深沈的偽善。
 於是知道,我們還有好一段路要走,一定要一起加油!
 
 歡迎各方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17 by 雨亭 (臨床心理師)

這陣子婚姻平權等法案所帶來的種種議論讓我心情很亂,平時隱藏在日常生活中的不安情緒,隨著各種歧視及道貌岸然的言語被狠狠挑起,鮮明到無法忽視也無從平靜。

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一群人可以如此昧著良心抹黑毫無仇怨的另一群人。

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一群人可以如此偽善地將傷害當作對他人的救贖。

每一次的詆毀都讓我的思緒不斷倒轉,不斷重複回憶起自己是如何在這異性戀的主流社會中,一路跌跌撞撞到終於認命接受自己是同志的事實。在這條路上走了十多年,也經歷了十多年的社會變遷,過去我雖不曾期待有生之年台灣能夠通過同性婚姻或是伴侶法,讓同志伴侶擁有合法身份、被社會承認、被親友看見、擁有更多相愛的資源,但至少我明顯感受到這個社會對於同志的友善似乎越來越多。即使仍不時從他人口中聽到以同志為笑點的嘲弄,但近幾年已很少聽聞明目張膽侮辱同志的說法。

然而,這次多元成家法案所引發的反對聲浪,卻狠狠撕裂了我自以為的友善世界。不論1130上凱道反多元成家的到底是5萬、10萬還是30萬,親臨現場的我,只為這群被煽動的盲目群眾感到悲哀;對自詡道德美好卻用卑劣手段散播謠言挑起恐懼的XX盟感到厭惡;對以神為名行魔之實的教會感到失望,與心寒。

我明白多元成家挑戰了整個社會對於性別、權力、親屬、繼承、家等等概念的想像與認知,對於習於安定的人們來說,這等於是翻天覆地的改變,需要重新去瞭解與適應。然而反對者們,你們知道嗎,你們所不熟悉的這個世界其實一直都存在於你們身邊。你們不明白的是當你們理所當然興高采烈地說著誰要結婚誰又交了新男友新女友時,隱藏在身邊保持著沉默微笑的同志們是什麼樣的心情;你們不知道,你們那些似是而非的反對論調、包裹著歧視貶損的同情憐憫,傷害了多少身邊你所愛以及愛著你的同志親友。如果過去的傷害來自於種種無知與誤會,那麼當我們鼓起勇氣站出來讓眾人看見時,彼此可否放下偏見與恐懼,由愛出發,用心去互相理解?

身為一個臨床心理師,我很幸運能夠擁有專業知識的權力去告訴身邊的人們:同性戀不是一種病,它不需要治療,而且存在地理所當然。

喜歡同性並不會讓一個人變得歇斯底里或是精神失常。
喜歡同性也不代表這個人天生性格扭曲或是道德淪喪。
除了所愛的性別,同性戀和異性戀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同。

所以反對者們,當你們有一天願意試著放下成見時,請你們靜下來捫心自問,你心中冒出的各式各樣反對理由,是不是都只是在掩飾自己內心強烈的恐同,而你真的知道自己恐同以及為何恐同嗎?

我很清楚我的存在價值不會因為我的性傾向與多數不同就被減損,我也認為,為這個社會盡種種義務踏實生活的我不應該被剝奪公民所具有的任何權利。然而我知道這個文化要接受人人生而平等的精神還需要時間,所以一直以來我選擇保持沉默,捨棄自己的權利來換取表面的和平。但這一次XX盟的動員真是太讓我憤怒了!這麼多堂而皇之的卑劣手段,令我不知道台灣還有什麼希望。看著在這些歧視辱罵中仍勇敢挺身而出的夥伴,我想著如果我繼續沉默,內心將永遠得不到安寧。

我是個臨床心理師。我的工作是減輕人們心靈的苦痛、陪著他們感受內在的幸福。現在,我想要盡我所能讓這個社會多瞭解同志、對同志更友善。我知道我所愛的家人有可能因為我而必須面對這個世界的歧視言論、承受負面質疑的異樣眼光,但我希望愛我的家人也能夠感受擁有我這個女兒的幸福,即使我是同性戀,他們能依然以我為傲。

法律無法全盤改變社會歧視的問題,但它卻是一種公開的宣示,宣示我們的愛在這個國家是被接納、被認可、被保障的。看著許許多多熱情聲援我們、為我們爭取權益的異性戀們,心裡真的很感動。因為你們的支持,讓我看到了許多未來的希望,在此真心的感謝你們。願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創造一個更包容更和諧的台灣。

[我看多元成家] No. 16 必要之「惡」? by 平凡的母親

伴盟臉書讀者「平凡的母親」, 是一位有兩個女兒的異性戀媽媽,由於這幾個月來目睹若干基督宗教團體以驚人規模的人力、金錢,並用罔顧事實的方式反同志、反婚姻平權、反多元成家的言行,平凡的母親因此有許多話想說。繼上次的投書刊出之後,再次來信分享所見所思。
歡迎各方朋友來稿,說出你對這一陣子以來被草案牽動的社會觀察或心聲。
 來稿請寄至tapcpr2010@gmail.com
 信件標題請註明:投稿「我看多元成家」。恕無稿酬, 伴侶盟保留酌予潤飾編輯權利。

[我看多元成家] No. 16 必要之「惡」? by 平凡的母親

何鳳山具有此種大無畏拯救猶太難民的精神,是由於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本愛心作出「人道主義」的救援工作。—基督教週報第2407期
何鳳山先生又稱東方辛德勒,在二戰期間核淮數千張猶太人的簽證,是救了最多猶太人的國際義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甘冒性命危險,拯救猶太人免遭屠殺的非猶太人)。

一次大戰後,身為戰敗國的德國簽下《凡爾賽條約》,背負了鉅額的賠款,人民自尊及國家經濟都瀕臨崩潰邊緣。希特勒身為參與一戰的軍人,對於戰敗滿懷憤怒,意圖將一切歸罪於猶太人,於是利用德國人民對猶太人既有的偏見,有計劃的將猶太人抹黑為惡劣人種甚至是低等生物,逐步成功營造仇視猶太人的社會氛圍,埋下二戰導火線,最終造成六百萬名猶太人罹難,全世界超過六千萬人命的代價。

這正是當我看到這一波抹黑同性婚姻及多元成家草案的影片時,感到心痛的原因,原來經濟衰退、天災人禍、政客自私淫亂、離婚率高、生育率低、黑心食品,這一切都歸罪於人口極少數的同志朋友,這種暗示性鼓動歧視同志的行為,持續意圖將同志"去人性化",竟然出現在2013年,台灣人權倒退的一年。

這些有錢有勢有身份的聯盟中,心理學教授卻不面對同性戀非疾病的事實,律師漠視造假抹黑,神職人員以愛之名羞辱同志,最經典的莫過於他們最終還以受害人自居。

這比一開始用盡A片劇本來抹黑同志,是更加卑劣的行為。一直以來反對方不間斷的書寫荒謬劇本及製作抹黑影片,到現在還沒放棄,意圖將支持多元成家與重大利益畫上等號。我們共處在地狹人稠的台灣,尊重不同是我們的珍貴價值,不是嗎?

我也不會認為同志是了不起或偉大的,他們跟我們異性戀一樣,有血有肉也會犯錯,一樣過著柴米油塩醬醋茶的人生,是社會的一員,是台灣這個國家機器裡不可缺的小螺絲釘。

若真要說有什麼差別,大概就是他們從小就要學著比我們堅強,才能面對無論是否出櫃,有意及無意不間斷的歧視。還有只是想結婚成家,卻要因此承受莫須有的羞辱與罵名。這些傷害的不只是他們,也傷害他們的父母兄弟姊妹及子女。

此刻,我真的很想說:我有很多基督徒朋友,而且他們都支持婚姻平權。但這不是事實,我的基督徒朋友不多,而且他們都反對婚姻平權。他們都是很好的人,待人溫暖也很樂於助人,但面對同志議題有所堅持,雖然對於他們參加1130下福盟的遊行我感到遺憾,我並不期待他們會支持婚姻平權,因為這確實也不是容易的事。

但我最難過的是他們竟選擇跟那一方站在一起,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的那一方。

1130當天,除了原本就親善同志的教會與基督徒以外,有很多基督徒自發拒絕參加遊行,甚至站上挺同志的場子裡,努力要彌補教會對同志造成的傷害,在教會一面倒反同婚的聲浪中,做這個決定不容易,也許在內心還無法接受同志婚姻這件事,但是拒絕加入傷害同志陣營,視同志如已,勇敢值得尊敬的行為,我們也看見了。

最後我要說,這位令人尊崇的何鳳山先生,善行沒有得到回報,不但被解職還被質疑為錢賣簽證,曾受調查卻未得平反,直到晚年才得到他應有的榮耀。我相信是因為神與他同在,讓他可以擇善固執,受屈辱仍做正確的事。當時也有許多平民跟軍人,冒著全家被殺害的風險,在地下室或小隔間裡藏匿猶太人。無論多數人怎麼說,無論面對多少威脅,總是有人絕不棄守心中的道德勇氣。

我想請默許或漠視抹黑行為的人們,冷靜的思考,是否要繼續跟傷害同志的聯盟站在一起,並讓他們說服你,你就是那「弱勢的多數」之一。你現在以為的「正義」,真的是正義嗎?在你人生的某一天再來回顧今日,你是否真的不會後悔?

為達目的,就可以不擇手段嗎?
我認為你可以不喜歡同志,但你沒有權利這樣傷害同志。
請不要再把不擇手段的惡行當作必要之「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