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成家連署理由 評選獎】為愛,我們都義無反顧/海苔

作者:海苔

我們有什麼不同?

我們的母親不同,
我們的家庭不同,
我們的成長環境不同,
我們的長相個性高矮胖瘦不同,
我們的生活圈價值觀更是完完全全的不同。

我愛吃甜你說會蛀牙,
我愛吃辣你一口就流淚。

你矜持,
而我常常笑到流口水。
但是,但是…

一樣帶著上帝的祝福我們開始一段旅程,
一樣在親人的寵愛陪伴下我們漸漸成長,
一樣抱著好奇心我們探索人生各種滋味,
一樣勇敢堅強當遇到任何難關甚至徬徨。

一樣的心,
我們用力愛著。
我們,
我們沒什麼不同。

沒有任何一絲絲不同。

為愛,我們勇敢付出;
為愛,我們幸福洋溢;
為愛,我們擔心害怕;
為愛,我們徬徨流淚聲嘶力竭。

為愛,
我們都義無反顧。

義無反顧。

「我們非常不同、各有差異。但在愛情面前,卻同樣義無反顧、勇敢相愛。」
直指愛情不應有差別待遇,因為相愛本是基本人權。
廣告

【多元成家連署理由 評選獎】我用照片支持多元家庭/Andy Yang

手機3 014

作者:Andy Yang
我用照片支持多元家庭

這是我兒子。八年前我的表妹打電話給我,說要跟我借錢,我問怎麼了,她說她肚子裡有五個月的身孕,要跟我借錢把孩子打掉,我不借她,因為五個月胎兒已成形,如果打掉,表妹會很危險,她說她無法養,因為已有四個小朋友了,再生一個根本無法養。我說生下來,我養。於是我跟前男友以準備當爸爸為由,兩人自行開店,邊做生意邊帶小孩。

一轉眼八年,我專程到法院詢問領養小孩的法規,卻讓我很失望,說「要一對正常夫妻」、「要有穩定收入」等等,那時真想回:「台灣很有能力的同志都勝過你們那群什麼正常夫妻。」我從不抱怨小孩要跟我姓,但我的家人常常說,快讓我兒子的姓跟我姓,但跟誰姓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兒子不愁吃穿,課業都是優等,讀幼稚園中班時就拿了縣長盃珠算第二名、市長盃第三名。

人家說帶小孩很辛苦,但我很快樂。去年和在一起10年的男朋友分手了,但我們還是家人,也一直在打拼,因為我們還有一個我們很愛的兒子…,我支持多元家庭,至少這個社會不會再有孤兒,真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在同志大遊行前,帶著我兒子和支持我的家人走前鋒。

 

 

 

 

【多元成家連署理由 評選獎】從受益面來看伴侶盟法案/陳俊達

作者:陳俊達

國家的任何法令的推動與否,取決於「受益面」的大小,當一個法案的受益面越廣,其成功率便越高!伴侶盟推出的同志伴侶法亦是相同,與其爭執到底同性愛行不行,不如就事論事,對於其法案通過的相關利多是否能讓全體台灣人都能雨露均沾才是我們論同志人權的重點。同志族群願意以「實質誠意」展現其法案之戰略價值!

繼續閱讀

【多元成家連署理由 評選獎】愛,是不分性別的/Wei Ting

作者:Wei Ting

  在中文裡,「你」可以是男生或是女生,而被訴諸「我愛你」的對象,可能是男生,或是女生。拿掉性別,只從「人」上面來看,愛,是不分性別的。

  以前一直對於同性婚姻沒有特殊情感,不會去反對,但也不會贊成,只是覺得:「這是他們的事情。」但當到了國中,身邊越來越多同性戀情的例子,慢慢讓我開始對於這塊議題有了興趣。

  之後慢慢接觸了這類的書籍、新聞等,終於釐清自己對於同性戀情是很支持的。身而為人,我們都平等。這個平等不是只限於男女權力,同樣在於同性婚姻、同性戀情上。

  我最喜愛的書籍之一:《孽子》。裡面很隱晦的傳達出同性戀者的世界,若拿掉了主角的名字,改成一個富有女性化特質的名字,那不就是一本探討賣春的書籍嗎?拿掉性別,我們並無不同,也不特別。

  之後看了電影:《為巴比祈禱》。裡面的議題更加讓我重視同性戀者的權益,因為宗教的因素,導致了主人翁的死亡,因為一句聖經上面的話,一個擁有美麗未來的人就此隕落,難道,這不荒謬嗎?

  從以前到現在,只因男生愛女生佔了大多數,所以就認為同性戀是怪異的、錯誤的,這難道跟歧視眼盲、四肢殘缺的人有何不同?

  同性戀者跟我們並無不同,只是他們愛的對象是與自己同樣性別的人,他們不會去殺人放火或是騷擾你,拿掉愛情,他們的生活模式就與你我一樣。同性戀並不是疾病,想想看達文西、一堆知名服裝設計師(湯姆福特、麥昆等)、歌手(Queen 的主唱、艾爾頓強等),這些都是同性戀者,但我們依然狂愛他們的作品,欣賞他們的才華(若不喜愛,但你至少無法反駁他們的成就),那為何在於愛情這塊上要如此反對呢?

  平等的,並不是只有權力,愛人與被愛這點也該受到保護。

冷漠與消極,往往是歧視與偏見的開始。
惟有柔軟開放的心,才能聽懂彼此的語言,消融因差異所帶來的磨難。

【多元成家連署理由 評選獎】來自執業律師看盡實例後的呼籲/Daniel Chen

作者:Daniel Chen

雖然自己還沒機會用到這套古老的制度,但幾年來接觸到的實例,看見的多半是它的醜陋缺失,在法庭上演一齣齣如何以愛為名包裝悲情,實則機關算盡毫無舊情,綁架自己也綁架上下兩代人生。雖然一時感於在各個角落爭取的人們,但來自底層的聲音卻未曾停歇:我們真的需要它嗎?

也許真正需要的,是對所有形式的伴侶關係重新再定義吧!

縱然所有伴侶關係的沈重課題,都來自於一旦締結後,對於自我逐漸消融於兩人關係的深層恐懼,而任何形式的條文都無法防止當這層恐懼被挑動時所產生的奪佔、操控與反操控、或更激烈的自毀情緒。但我期待這樣多元形式的設計,可以避免兩人在還沒學會處理這樣的課題前就先吞噬,反之更能自主而彈性地選擇重組,或者更深化。當然,基於平等,不分族群,任何單一而偏差的價值觀,即便披上神聖的外衣一樣不堪檢驗。

總而言之,我背書了,你們呢?

一語道破婚姻神聖性的迷思。白紗卸下後,才是真實的人生。
與其脫掉白紗後,才開始進行觀念磨合、意見妥協。
不如一開始便提供白紗與其他多元形式的選項,提供伴侶們自主彈性地選擇、重組。
一位執業律師在看盡人間實例後,所提出最真切的呼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