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問答]為什麼伴侶盟堅持要推動婚姻平權(同志婚姻)?

Q:為了保障同志也可以享受相關婚姻的權利或福利,何不另外創造一套內涵和婚姻一樣的制度(例如專給同志使用的伴侶制)就好了,但不要叫做「婚姻」,這樣既可以保障同志伴侶的權益,也不需要衝擊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為什麼伴侶盟堅持要推動婚姻平權(同志婚姻)?

解題者:陸詩薇(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常務理事、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台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公法組博士生)

A:

隔離與平等的關係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請各位先想像一下,有這樣一個國家,國內所有的白人只能上白人學校,所有的黑人只能上黑人學校,但白人與黑人學校的師資、設備等完全一樣;又或者,要進入所有的公家機關,有原住民身分者走某一道門,不具原住民身分者走另外一道門,兩道門的大小與高度都一樣,同樣都通往門後的大廳。你是否認為這樣的隔離與區別,是平等的?

美國種族隔離的經驗

強制黑白隔離,在美國曾是普遍實施的政策,直到1954年的「布朗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做成,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終於肯認:種族隔離,不但不是平等,更是本質上的不平等。要隔離,就必須先把人分類,如果黑人學校和白人學校所提供的教育完全一樣,為什麼還必須以種族為分類標準,隔離黑人和白人?

南非司法對於同性婚姻的見解

在2004 年,南非最高法院即做成劃時代的判決,認為婚姻的締結主體應包括二個相同性別之人。隔年,南非憲法法院大法官不但確認上開見解,更作成憲法解釋,明白認定將同性結婚排除於婚姻制度之外,違反南非憲法所保障的平等原則,而且指出所謂的「隔離且平等」,會造成同性伴侶次等化或邊緣化的效應,無法通過合憲性檢驗,並要求立法單位於一年內立法保障同性伴侶結婚權,終使婚姻大門在南非同時對同性戀與異性戀者敞開。

隔離時常是不平等的根源或延續

確實,世界上也有些國家採取異性戀與同性戀分流制,包括德國、以及過去的丹麥與英國等國家(如今該二國已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它們提供同性伴侶法律保障(保障程度不等),但仍將婚姻之名保留給異性戀夫妻。伴侶盟不採這樣的立法策略,是因為我們和那些創造歷史的法官們一樣,認為隔離時常是不平等的根源,將「非異性戀」隔離於婚姻制度之外,正是歧視與不平等的延續。如果同志伴侶可以享有與異性戀夫妻一樣的權利與福利,卻必須另創一個名目定義他們的身分,或者根本不給予他們任何身分,我們認為這還是歧視,還是不平等。如果黑人和白人都是人,為什麼不能上同一所學校?如果原住民與非原住民都是人,為什麼不能走同一個大門?如果同性戀關係與異性戀關係一樣值得保障,為什麼不能同享婚姻之名?

為什麼一男一女的異性戀婚姻「不可受衝擊」?

我們也希望大家能夠反思,為什麼一男一女的異性戀婚姻「不可受衝擊」?為什麼異性戀婚姻獨享排他的優越地位?我們的歷史走到今天這個時代,一路突破了多少曾經至高無上、牢不可破的制度,曾經王權是神聖無比的,如今民主自由是我們共同捍衛的價值,還有誰會宣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即使是婚姻制度的內涵,也從不是鐵板一塊,有多少如今看來是壓迫與歧視的,曾是婚姻制度的理所當然?曾經,黑白種族不得通婚;曾經,丈夫可以七出單方面休妻;曾經,婚姻制度裡夫權獨大,妻的財產原則歸夫,對孩子教養意見不一致時,以父親的意見優先…。女子順服從夫,曾經是所謂的「社會共識」,而在許多人的努力倡議下,今日台灣民法中,形式上不再有任何夫權與父權優先的規範。包括婚姻在內,任何制度的內涵都是與時俱進的,如果曾經是三綱五常的王權、夫權與父權都可以被這個時代淘汰,憑什麼異性戀對於婚姻的獨佔,不能受到挑戰與衝擊?

實現真正多元的選擇

我們認為同性戀與異性戀一樣值得受尊重與保障。因此,我們認為同性戀者與異性戀者都可以進入婚姻制度;同時,不論是同性戀或異性戀或什麼都不戀,當然也同享不進入婚姻的自由,但他們的伴侶權、家庭權仍應受到法律保障,因此我們透過伴侶制度與家屬制度的設計,為他們提供更多元的選擇,真正實現親密關係的民主化。

答客問:同性伴侶醫療探視相關問題

Q: 「您好~我想詢問一下,如果我和我的伴侶在美國或是加拿大結婚,這樣我們在台灣的時候,未來如果我們其中一方身體不好進了醫院,另一個伴侶是否就可以證明是家屬,而有權利進加護病房呢??謝謝!!」

執筆人:陸詩薇律師、許秀雯律師
回應日期:2012/12/31

回覆如下:

您好,謝謝您的提問。如果您指的是同性伴侶的話,伴侶盟詢問了一些醫護實務從業人員,您的問題大致可從兩方面回答:
首先,進入加護病房探望的部份:其實目前醫療實務上並沒有嚴格限制,即使只是朋友、同事也可以進入加護病房探病;
其次,關於醫療行為的同意權和資訊獲取權,依照醫療法第63條、64條、65條規定,屬於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由於台灣目前還沒有承認同性婚姻,因此雖然同性配偶在外國已經結婚,但是否能取得台灣法律上「配偶」的地位仍有疑問。
綜合我們研究的結果發現,在醫療實務上,同性伴侶參與醫療決定或獲得醫療資訊的權利多少,時常必須取決於醫院的態度,以及其他家屬(如父母子女等)願意配合的程度,這個部份並未獲得法律明確的保障。

補充說明:
如果涉及安寧緩和醫療相關決定的話,現行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提供四種預立的醫療意願書,「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醫療委任代理人委任書」、 「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撤回聲明書」,您可以透過事先簽定這些同意書,確保您的同性配偶擔任您的醫療委任代理人,並預先安排該法上述重大決定。
但是如果涉及的是醫療法上若干醫療行為的同意權,包括手術、麻醉、侵入性檢查或治療等,目前尚無法藉由指定醫療代理人的方式來確保您的同性配偶的決定權,這個部份如果我國修改醫療法允許設立一般性的醫療代理人,或者斧底抽薪地來說,如果伴侶盟所推動的草案(其中包括同性婚姻合法化)通過的話,將可以解決此一疑慮。

相關文章參考:伴侶盟法律小撇步系列001:醫療代理

歪曲伴盟草案之小三合法!? / 龍小編

【歪曲伴盟草案之小三合法!?】 by 龍小編 2013/10/10

問: 如果伴侶盟的家屬制度通過,結婚的人外面有小三,不就可以和小三締結為家屬,讓小三全面就地合法化?

答: 依據伴侶盟家屬制度民法修正草案第1124條第二項:「有配偶者與他人登記為家屬,應與其配偶共同登記。」換言之,依據草案設計, 有配偶之人若欲與他人登記為家屬,至少要滿足兩個要件,第一,這三個人(配偶雙方與第三人)必須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而同居在一起(參見伴盟草案第1122條規定)第二,這三個人必須有意願共同登記為家屬。(家屬制度民法修正草案全文參見https://tapcpr.files.wordpress.com/2013/10/e5aeb6e5b1ace588b6e5baa61003.pdf

所以說,伴侶盟的草案到底有沒有可能讓小三合法?

伴侶盟此次送出的版本是民法修正草案,並未修正刑法通姦罪,因此,若有配偶者與第三人性交,依現行法仍舊受刑法通姦罪約束,即使這個第三人是「合法登記的家屬」 亦同。所以, 究竟哪來的小三合法?!

誠然,伴盟曾經公開表態支持廢除刑法通姦罪,因為這法實在是惡法,還請大家能夠多了解與思考性別團體主張廢除此法的原因。(相關理由請看以下連結https://tapcpr.wordpress.com/2012/12/11/答客問:伴侶盟草案與通姦罪及推法策略等問題/)

不過聽小編這樣一說,或許讀者開始憂心,那如果將來通姦罪廢除了呢? 是不是小三就合法了?

這時候我們得釐清甚麼叫做小三合法?
通姦罪如果廢除,意味著國家不再以刑法處罰通姦者,但如果配偶認為對方外遇的行為讓自己遭受人格上的侵害,還是可以請求民事賠償。依照小編的想法,這實在算不上小三合法,因為有配偶者外遇, 還是有可能被認為侵害他方配偶權利而被判定要民事賠償,這樣怎麼能說是小三合法呢?!
合法的意思,應該是指你做這個行為,不會遭來刑事懲罰,在民事上也不會構成侵害他人權利吧?!

所以,那些整天說伴盟草案將造成小三全面就地合法的人,到底居心何在? 難道不是故意煽動台灣民眾對「小三」的恐慌與道德批判,讓不明就理的人將多元成家法案視之為洪水猛獸,然後再假惺惺地說:「我支持同性可以結婚,但多元成家不行!」

請大家看清楚了,「護家盟」的連署聲明可是清楚寫著反對同性婚姻,因此,我們實在應該問問那些說自己支持同性婚姻合法但反對多元成家的人們,是否已經加入護家盟的連署? 如果已經連署了,那麼應該關心的恐怕根本不是小三合法與否的假議題,而是說這種話的人何以如此惺惺作態吧?!

答客問:伴侶盟草案與通姦罪及推法策略等問題

有網友留言提問伴盟草案與伴盟支持廢除通姦罪立場的關係,以及伴盟推法案策略等相關問題,茲回覆如下,請大家參考。
伴盟非常歡迎大家來信提問,但是,由於我們目前有非常大量的工作必須進行,因此僅能在人力、時間許可範圍內,選擇具有代表性且未曾公開處理過的問題來回覆,特此說明。

繼續閱讀

[同性婚姻推理專區]同性婚姻合法等於在害人?

Q: 若同性婚姻合法,會誤導民眾、鼓勵同性戀,等於強迫人們害人?

解題者: 簡至潔(高醫性別所碩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成員)

這個提問之所以可以成立,背後有兩個基本假定,第一,同性婚姻合法會鼓勵人們成為同性戀;第二,同性戀是不好的,鼓勵人們成為同性戀是害人,所以,支持同性婚姻合法等於是害人。

姑且先不論同性婚姻合法是否真有可能鼓勵人們成為同性戀,「同性戀是不好的,所以不能鼓勵」恐怕才是這個提問的關鍵,否則,若同性戀和異性戀都是正當的性身份,無論要跟同性還是異性在一起都能享受充滿愛與富足的人生,就算同性婚姻有可能鼓勵人們成為同性戀,又有何妨?

若真的要問反對者為什麼認為同性戀不好,通常得到非常概略,卻缺乏具體細節的答案,總歸而言,不外乎同性戀不自然、不道德,或者看似同情地認為當同性戀會受苦。但這些理由在探討同性婚姻為什麼不能合法時,都顯得薄弱,毫無說服力。

同性戀不自然?

反對同性戀者最常説:同性戀不自然,經典例子應屬林瑞雄在2012年總統大選前一席「同性戀是演化的異數」的發言,當時曾遭性別與同志團體一致撻伐。然而,林或許只是真誠地表達出許多人悶在心裡的疑問:同性戀難道「自然」嗎?!

同性戀自不自然?恐怕連生物學家都難以斷言。

為了瞭解同性戀行為究竟是不是天生自然,生物學家從多年前就煞有其事的展開研究,他們想知道,如果同性戀是天生自然,那麼動物間是否會有同性性行為?同性戀基因是否存在?

結果顯示,動物的同性性行為無所不在,同性戀基因存在與否也沒有定論,若真的要用這些研究資料論證同性戀自然與否,恐怕詮釋者的主觀意識更勝客觀事實,想打擊同性戀的人,無論他們觀察到什麼,都可以歸結出對同性戀不利的結論,同理,支持同性戀的人,也永遠可以找出資料佐證同性戀自然存在。

為了服務特定政治目的,人們常常動用各種科學證據強化自己的信仰,然而,這往往無法改變既存的偏見,我終究是同意Marlenen Zuk教授的說法:「我們面對現實吧!無論科學家發現多少雌海鷗共築愛巢,或完成多少基因分析,反對同性戀的人都不會因此改變他們對同性戀的看法。」(註)

更進一步言,即便科學資料足以佐證同性戀屬於天生自然,在政治上亦不必然導向支持同性戀取得公民權的結果,因為公民權的取得並不立基於自然於否(例如黑人作為一種自然存在的種族,公民權並沒有因此從天而降,在美國,是歷經百年抗爭才擺脫奴隸地位)而是靠人權意識的覺醒與公民社會的爭取。想從同性戀自不自然來論證同性戀為什麼不能結婚,恐怕是搞錯方向了。

同性戀不道德?

有些人會說,我們不要從生物學談,畢竟人之所以不同於動物,在於人能夠理性思考、有文化、有道德。

「同性戀不道德」,反對者如是說。

然,什麼是「道德」?道德從來都不是亙古不變的死板規條,隨著不同時代、文化、情境的不同,標準也會隨之變動。就像過往認為丈夫動手教訓妻子是天經地義的道理,但現在動手毆妻在台灣社會不只會被道德譴責,連法律都直接明文禁止。

同性戀在不同時代與不同文化,也一直擁有不同的社會評價。在古希臘時期,成年男子和未成年男孩發生性行為是被社會推崇的,並非不道德。19世紀西方醫學興起後,同性戀逐漸被視為一種「疾病」,但一百年後的現在,世界衛生組織又已正式的把同性戀從疾病名單中剔除,於是同性戀和疾病不再產生關連。

若我們拉開時間軸,再打開眼界看見不同文化,我們確實會發現,特定社會如何看待與評價同性戀是變動的。重點在於,此時此地的我們,到底要怎麼看待同性戀?如果真的認為同性戀不道德,是在哪一個層次上觸犯了道德標準?是基於宗教信仰,還是基於傳統文化?反對者不應當只是空泛的指責同性戀不道德,卻不具體闡述其所依據的道德標準為何。

若所稱道德是基於宗教信仰,在基督神學的討論中,同性戀是否真的是罪、是神所不悅,其實存有極大辯論空間,此涉及對「經典」的詮釋,而「經典」從來就不只一種詮釋方式。若所稱道德是基於傳統文化,認為同性戀會使傳統家庭體制受到威脅,但就如所有稱之為革命與進步的思想,在當代都曾被認為是破壞既有體制,同性戀爭取人權,在現在若干人眼中或許有如凶神惡煞般,但不久的將來,或許人們將無法理解為什麼需要限制同性成婚,甚至認為限制人們成家形式根本就「不道德」!

更何況,今日討論的主題是「婚姻權」,我們該問的是,以道德為由剝奪一個群體的基本公民權是否合理?如果大家還有印象,去年(2011年)才發生一位楊姓婦人希望能幫在監獄服刑的丈夫留後,申請入監取精,最後法務部認為,傳宗接代是基本人權,即便是受刑人也不應被剝奪此種權利,因而特別訂定「入監取精作業要點」以維護受刑人權利。如果連罪行重大之人,國家都力保其婚姻、生育等基本人權,那麼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可以任意剝奪同性戀者的婚姻與生育權?

也許有些人會說,不允許同性戀婚姻是因為「同性戀行為/關係本身」就不道德,因此不該合法,但這樣也說不通,因為舉例而言,性侵與施暴行為本身是「不道德」的,但國家律法並不禁止性侵或暴力犯罪加害者與被害者結為夫妻,而婚姻中家庭暴力的施暴者在被害者未據此訴請離婚並受判決許可離婚前,國家也不會任意解消他們的婚姻。換言之,國家並不會強制性地取消「不道德」的婚姻關係,既然如此,國家又怎麼能夠以道德為由剝奪同性戀的婚姻資格呢?

同性戀過得太苦?

當反對同性戀者實在想不出同性戀有哪裡不好時,經常會以務實的口吻勸說人們不要鼓勵同性戀:「同性戀本身或許沒有不好,但因為同性戀在社會上仍舊被歧視,因此如果可以避免就盡量避免。」這類說法,在討論同性戀是否可以生養孩子時尤其常見。桃園地方法院在2007年曾針對女同性戀者是否可以收養孩子做出判決,當時拒絕認可收養的理由之一即包括孩子會面臨極大社會壓力。

但平心而論,讓同性戀者活得太辛苦的理由到底是什麼?難道不正是社會對同志不友善、歧視、以及異樣的眼光嗎?難道不正是國家處處剝奪同性戀生存的基本權利,甚至連組織家庭的權利都延宕再延宕嗎?若論者真的「心疼」同性戀的辛苦,應該做的是積極打破這個惡性循環,讓同性戀可以不受歧視地、正當、合法地組織自己的家庭,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在國中小是否應當納入友善同志教育的論戰中,多數論者早已指出,若校園能夠推行並建立友善多元性別的環境,就能夠有效減低同志學生的自殺率。換句話說,如果真的要悲天憫人的讓同性戀不要受苦,不應該是禁止孩子對同性發生情感,而是將愛上同性與異性都視為「正常」,才有可能減低孩子們心裡的痛苦。

自古以來,可歌可泣的愛情悲劇都發生在「愛上不該愛的人」,無論這個不該愛的人是階級不對、種族不對、還是性別不對,然而,「該不該愛」的標準到底該由誰來定義?當社會認為兩個相愛的同性也是一件值得祝福的事,當個同性戀就再也不會是悲苦的選擇。到這個時候,即便是鼓勵更多人選擇與同性相愛,又有何妨?

拆解「害人說」的威力

不同於其他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害人說」經常能夠打動人心。因為這類論述採用悲天憫人的姿態,動員人們(尤其是家長)保護孩子的急切,以及「做好事」的良善之心,將所有同性戀相關的負面消息(例如:同志自殺、情殺等),歸責於「誤入同性戀情」本身(你們看!如果不是因為同性戀情這麼苦,她們也不會殺害對方!),好似人生的悲苦絕望,只要不當同性戀就可以一掃而空。

然而,我們必須認清,真正加害於人的,往往就是那些以愛之名、以道德之名、以憐憫之名而做出的「拯救」行為。想想「為巴比祈禱」吧!當「愛」真正殺死了至愛之人,或許人們才真能懂得愛的道理。

註:參見 Zuk, Marlene著、劉泗瀚譯,2004物競性擇你可以從動物身上得到什麼樣的「性」啟示?》。台北:書林出版

[同性婚姻推理專區] 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是對人類文明最好的安排?

Q.「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才是對人類文明最好的安排,人類的愛情品質在此得到最高度的發展,最適於生兒育女、讓下一代的教養品質提高到最高水準,因此不容同性婚姻加以破壞?

解題者:楊佳嫻 (作家,青年學者)

A. 我們稱之為文明的,指的是更包容、更平和、更能容納與理解異質,不把自己的價值當作唯一的價值,所以今日我們譴責膚色、種族的歧視,戮力於改變城鄉、南北、性別間的權力不對等。換言之,文化多樣性是文明的必然內容。在歷史上,可以看到能夠容納多樣文化力量彼此碰撞折衝的時代,往往能帶出燦爛的文化面貌、文學與藝術的創造,比如中國的唐代,歐洲的威瑪。

在這樣的認知下,什麼是「最好」?怎麼可能有「最好」?根據什麼標準來排位次?誰來判定誰才是「最好」?如何驗證哪一個單一決定就是「最好」?或者,什麼對於誰是「最好」?同性婚姻是否應當合法,也可以作如是觀。

保守派習於將同性婚姻視為破壞人類文明根本的毒蛇猛獸。2008年,加州舉辦公投,意欲推翻同性婚姻法案,教會人士中的保守派提出理由:「同性婚姻將會破壞婚姻制度,並且摧毀異性戀的婚姻。」這裡明顯以異性結合為婚姻制度的唯一合法、理想的內容,亦即,將之當作「最好」。而其原因,正是因為把異性結合的婚姻制度視為社會不可變異的根本。

首先,所謂「最好」的安排,是以為凡是既成且行之有年者,必然有其必須存在、維持、不可變易的理由。就好像說我們現在已經處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所以這是對的、應當的,而不需要看見此一制度背後的剝削與殘酷。然而,如果異性婚姻制度真是人類文明發展的良好狀態,則難以解釋,何以仍有如此多的背叛、謊言與傷害。當然,這並不是說同性婚姻就不必面對這些問題。人與人之間一旦締結關係,必然會有親密也會有摩擦,越親密,則摩擦可能越大或者越被放大,處理親密關係中的齲齬,是無論哪一種性別結合都需要學習的功課。

再者,將婚姻制度視為「一男一女」異性結合專屬,主要是因為異性婚姻才具有天然的生殖能力,能夠生產下一代以作為勞動力與財產承繼者。這本來是經濟上的考量,卻在後來被命名為愛情。若以愛情為著眼點,則應以愛情之生發有無深淺為判斷,愛情若不需因為階級、種族等因素而被範限,也不應當範限戀愛雙方的性別。異性戀並非愛情生發的唯一狀態,堅信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是人類文明的最好安排,是單一化了人類情感織結的複雜樣貌。若以生殖為著眼點,一男一女之間同樣可能遭遇不孕的問題,透過代孕、試管嬰兒、精子銀行等方式,謀求解決可能,那麼,被認為無法完成製造「宇宙繼起之生命」的同性伴侶,何以不能以同樣的方式完成願望?生育科技及其網絡若能妥善使用與規劃,則同性結合,亦可以不需要為了生殖問題而煩惱。對於同性婚姻的平等對待,有賴於生殖的多元管道的開放。

最後,則著眼於「生兒育女的教養品質」,下一代能否受到良好教養,實與家庭氣氛、生活品質、教養方式與內容有關,關鍵並不在於非得是「雙親」,或者雙親非得是一男一女。教養者本身的品質與意向,對於下一代的長成,才是更關鍵性的因素。過去人們往往認為單親家庭教養出來的小孩,比較可能變壞,其實原因並不完全在於「單親」,而在於「單親」本身要承受的生活壓力與社會偏見,結構性的問題大於個人問題。雙親皆為同性,同樣並不代表因此不能給予子女完善的教育。再者,如果性別平等、民主社會的尊重包容等,是現代教育的重要內涵的話,雙親或者養育者是性少數族群,對於邊緣、平等、包容等議題的體會往往也較為深刻,而能提供給予子女更為不同的對於生命的觀看視角。

正因為相信「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是對人類文明最好的安排」,才會造成單身歧視(尤其是對單身女性),以及對於非婚生子女的歧視,這等於是逼迫女人非得進入異性戀婚姻,屬於某個男人,才能取得一個「合法」的社會位置。相信異性婚姻制度是唯一且最好,產生排他性,使得其他與此不同的性別結合被當作道德與進化上的劣品,因此必須被防止、矯正、禁制,這和納粹相信日耳曼人必定是最優秀的民族、大舉撲殺猶太人,不啻為異曲同工。

我們需要的是繽紛的花園,而非單一作物、整齊收割的單調世界我們都希望衣櫃打開來,有豐富愉悅的色彩,而不是掛滿了重複的樣式破除異性結合婚姻制度的獨占性,使同性婚姻取得合法地位,是真正實現文明,從實質面上讓各種異質的價值與情感都能共存的第一步。

[同性婚姻推理專區] 可以另外給予同志權利,但不要使用「婚姻」之名?

Q:為了保障同志也可以享受相關婚姻的權利或福利,何不另外創造一套內涵和婚姻一樣的制度就好了,但不需要叫做「婚姻」,這樣既可以保障同志伴侶的權益,也不需要衝擊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為什麼伴侶盟堅持要推動同志婚姻?

解題者:陸詩薇(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成員、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台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公法組博士生)

A

隔離與平等的關係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請各位先想像一下,有這樣一個國家,國內所有的白人只能上白人學校,所有的黑人只能上黑人學校,但白人與黑人學校的師資、設備等完全一樣;又或者,要進入所有的公家機關,有原住民身分者走某一道門,不具原住民身分者走另外一道門,兩道門的大小與高度都一樣,同樣都通往門後的大廳。你是否認為這樣的隔離與區別,是平等的?

美國種族隔離的經驗

強制黑白隔離,在美國曾是普遍實施的政策,直到1954年的「布朗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做成,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終於肯認:種族隔離,不但不是平等,更是本質上的不平等。要隔離,就必須先把人分類,如果黑人學校和白人學校所提供的教育完全一樣,為什麼還必須以種族為分類標準,隔離黑人和白人?

南非司法對於同性婚姻的見解

2004 年,南非最高法院即做成劃時代的判決,認為婚姻的締結主體應包括二個相同性別之人。隔年,南非憲法法院大法官不但確認上開見解,更作成憲法解釋,明白認定將同性結婚排除於婚姻制度之外,違反南非憲法所保障的平等原則,而且指出所謂的「隔離且平等」,會造成同性伴侶次等化或邊緣化的效應,無法通過合憲性檢驗,並要求立法單位於一年內立法保障同性伴侶結婚權,終使婚姻大門在南非同時對同性戀與異性戀者敞開。

隔離時常是不平等的根源或延續

確實,世界上也有些國家採取異性戀與同性戀分流制,包括丹麥、德國、英國等,它們提供同性伴侶法律保障(保障程度不等),但仍將婚姻之名保留給異性戀夫妻。伴侶盟不採這樣的立法策略,是因為我們和那些創造歷史的法官們一樣,認為隔離時常是不平等的根源,將非異性戀隔離於婚姻制度之外,正是歧視與不平等的延續。如果同志伴侶可以享有與夫妻一樣的權利與福利,卻必須另創一個名目定義他們的身分,或者根本不給予他們任何身分,我們認為這還是歧視,還是不平等。如果黑人和白人都是人,為什麼不能上同一所學校?如果原住民與非原住民都是人,為什麼不能走同一個大門?如果同性戀關係與異性戀關係一樣值得保障,為什麼不能同享婚姻之名?

為什麼一男一女的異性戀婚姻「不可受衝擊」?

我們也希望大家能夠反思,為什麼一男一女的異性戀婚姻「不可受衝擊」?為什麼異性戀婚姻獨享排他的優越地位?我們的歷史走到今天這個時代,一路突破了多少曾經至高無上、牢不可破的制度,曾經王權是神聖無比的,如今民主自由是我們共同捍衛的價值,還有誰會宣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即使是婚姻制度的內涵,也從不是鐵板一塊,有多少如今看來是壓迫與歧視的,曾是婚姻制度的理所當然?曾經,黑白種族不得通婚;曾經,丈夫可以七出單方面休妻;曾經,婚姻制度裡夫權獨大,妻的財產原則歸夫,對孩子教養意見不一致時,以父親的意見優先…。女子順服從夫,曾經是所謂的「社會共識」,而在許多人的努力倡議下,今日台灣民法中,形式上不再有任何夫權與父權優先的規範。包括婚姻在內,任何制度的內涵都是與時俱進的,如果曾經是三綱五常的王權、夫權與父權都可以被這個時代淘汰,憑什麼異性戀對於婚姻的獨佔,不能受到挑戰與衝擊?

實現真正多元的選擇

我們認為同性戀與異性戀一樣值得受尊重與保障。因此,我們認為同性戀者與異性戀者都可以進入婚姻制度;同時,不論是同性戀或異性戀或什麼都不戀,當然也同享不進入婚姻的自由,但他們的伴侶權、家庭權仍應受到法律保障,因此我們透過伴侶制度與多人家屬的設計,為他們提供更多元的選擇,真正實現親密關係的民主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