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盟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中的收養制度介紹

伴侶盟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中的收養制度介紹
文/簡至潔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2014/4/17

伴侶盟歷經三年研擬提出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含同性婚姻及收養),已於2013年10月交由鄭麗君立委等人提案,於立院院會通過一讀,交付司法與法制委員會審議。

「同性戀」和「生養孩子」一直被認為是相斥的概念,主要原因不是因為同性戀先天殘缺無法生育,而是因為法律、社會制度與社會偏見等層層阻礙,造成有意願養育孩子的同性伴侶與單身者陷入既不能生、也無法養的社會處境。

台灣現狀—-既不能生,也無法養

隨著科技進步,過去因為生殖器官缺陷而不孕的人,得以藉助人工生殖技術一嘗當父母的心願。但台灣的「人工生殖法」卻將此科技成果獨厚異性戀已婚夫妻,排除所有不在婚姻關係中的人使用,造成許多同性伴侶與單身女性,得花幾百萬千里迢迢到其他國家使用助孕科技,無異於告訴財力不夠雄厚的人,早日斷絕生育孩子的希望。

有些人或許會認為想要養育孩子也不一定要自己生,收養亦是一途。但不幸的是,台灣民法雖然形式上允許單身收養,但目前提供收出養服務的兒少福利機構,多數有明文規定或按慣例限定收養人為合法夫妻,也就是說,單身、同志伴侶、異性(非婚)情侶,在現行實務操作下,能夠收養孩子的機會微乎其微甚至於完全不可能(單身者收養機會微乎其微,而非婚的同性伴侶及異性伴侶則完全不可能共同收養小孩)。

雖然根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旁系血親在六親等以內及旁系姻親在五親等以內,輩分相當的出養不需要委託社福機構媒合,但收養許可還是必須透過法院裁定。從過往幾個案例顯示,部分社工與法官對於同志與單身家庭養育孩子仍舊充滿偏見,即便這些家庭有穩定的經濟、足夠的社會支持系統、甚至在實際上已經是孩子的主要照顧者,都曾發生因為收養人的同志與單身身份,收養聲請遭到駁回的案例。

也就是說,同性伴侶若希望在台灣可以合法養育孩子,無論是想要透過人工生殖或收養均不得其法。即便台灣的同志社群積極倡議人工滴精等技術,讓同志伴侶在日常生活中真的可以實踐共同養育一個孩子,但只要法律不允許同性伴侶共同收養,不賦予非生母或生父一方共同養育孩子的權利,一旦孩子的生母或生父出了意外,即便在孩子的心中,與他最親密、最瞭解、最照顧他的人,是那個與他沒有血緣,但他從小呼喚媽咪或爹地的人,孩子還是非常有可能被生母或生父的其他家人帶走。

為了能徹底解決此困境,伴侶盟所草擬目前在立院等待審議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在兒童最佳利益原則下,把收養孩子的機會,無差別的交還給所有愛孩子、有能力養孩子的人,無論他們的家庭組成或性傾向為何。草案中明定,同性配偶與異性戀配偶相同,得依法共同收養子女或合法收養他方子女。除此之外,為了確保多元性別單身者及同性配偶在遭受歧視時有訴訟的依據,特別明文規定法院在為收養裁定時,不能僅因收養人的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或性別氣質等因素就拒絕收養聲請。這些規定都是既存的同志家庭及未來想要組織同志家庭的公民們,所迫切需要的立足點平等與機會平等。

同性婚姻中的親子關係

按照伴侶盟版草案,基本上同性婚姻中的親子關係就如同現行的異性戀婚姻,在婚姻中出生的孩子適用「婚生推定」原則,也就是說,即便女同志配偶之一方生下孩子,另外一方在目前的科技限制下,不可能與這個孩子有血緣關係,但我們還是直接推定其為孩子的母親。換言之,在婚姻存續中出生的孩子,法律上將直接認定孩子的雙親是這一對配偶。

在收養關係中,無論是女同志配偶或男同志配偶,我們認為都應當平等賦予他們收養孩子的機會,應該比照婚姻制度,必須在雙方都同意也有意願的狀況下,以共同收養的方式為之。
至於離婚後的子女監護、探視、撫養義務等,均比照現行婚姻。

代結語

我們瞭解很多人對同志家庭生養孩子感到憂心,其理由不外乎想要保護孩子,不想讓孩子受到傷害。但,同性家庭養育的孩子在發展上真的不同於異性戀家庭養育的孩子嗎?

根據澳洲心理學會2007年8月出刊的「LGBT家庭—文獻回顧專輯」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LGBT) Parented Families- A Literature Review Prepared for the Australian Psychological Society,各國的研究均顯示,同志家庭生養的孩子社會適應力、自尊、學業等表現和雙親家庭生養的孩子無異,甚至,因為同志家庭多是在準備充足之下生養孩子,因此孩子所展現的社會連結能力更好,就如同透過人工生殖出生在雙親家庭的孩子,一般而言其社會連結能力會好於透過傳統異性性交出生的孩子。

更進一步想,如果我們真的在乎社會歧視對孩子造成的傷害,那麼我們該做的不應該是剝奪同志家庭生養孩子的權利,而是盡快通過目前在立法院司法與法制委員會等待排入議程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才有可能讓這些已經在同志家庭成長的孩子,早日與真實照顧他們的人建立合法的親子關係,並且為了這些孩子的成長,積極創造友善同志家庭的環境,讓他們在無差別對待的社會環境中成長。

廣告

[同志親職之我見] by 非米(精神科專科醫師)

感謝精神科專科醫師非米賜稿,談她對同志親職的看法。即日起非米醫師將持續為伴盟臉書撰寫系列文章,精彩可期,敬請期待!

[同志親職之我見] by 非米(精神科專科醫師) 2014/2/25

從一張出現在重要教科書中的圖片談起

附圖來自精神醫學專業書籍(Kaplan and Sadock’s Synopsis of Psychiatry: Behavioral Sciences/Clinical Psychiatry, 2007),也是國內精神醫學界,指定為台灣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的重要專業書籍。此圖片呈現兩位男同志在廚房流理台前,以充滿愛的眼神與微笑的表情在照顧嬰兒的畫面,你看了有什麼感覺呢?此圖片又為何被放置在現代精神醫學教科書中? 書中的文字描述了什麼? (歡迎精神科醫師回答)

同志親職圖片文本簡介與說明

圖片放置於書中第二章節(p.48),討論人類生命週期的正常發展,書籍內容依不同階段胎兒、嬰兒、孩童、青少年,到了第四節談到成人發展,其中親職(parenthood)的部分談到了單親家庭(single-parent families) 也談到了不同的親職形式(alternative lifestyle parenting),原文(p.47)是如此描述的:

Both single and married homosexual men and women are choosing to raise children (Fig 2.4-1). In most cases, such children are obtained through adoption. Some, however, may be born to a lesbian woman through artificial insemination or obtained from a willing mother surrogate. The number of such family units is increasing. The data about th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in these homes indicate that they are at no greater risk for emotional problems (or for a homosexual orientation) than children raised in conventional households.

中譯:單親和已婚同志都有選擇扶養小孩的情形(如圖),大部分的小孩是透過收養而來,一些小孩則是來自女同志接受人工受孕,或其他自願的代理孕母。像這樣的家庭組合正逐漸增加中。研究顯示在同志家庭生長的小孩,和傳統家庭扶養的小孩比較,同志親職並不會特別造成小孩出現情緒問題的風險(或發展為同性戀)。

非米這麼想:

我是台灣精神科醫師,鑑於國內醫學科學界有關同志親職研究資料貧乏和被忽略,加上同志伴侶與親職尚未法制化而難以進行研究;我支持台灣應友善接納同志親職合法化,如此亦可促成支持性的發展與研究,解決國內不信任國外已肯定同志親職研究的結論,及對同志親職的各種疑惑與猜測。

1780821_10151917702135965_1517766500_n

[分享]「家」的所在、不在與無所不在

「家」是什麼?
家從來就不是一成不變的,但為什麼「多元成家」竟會引發台灣許多人關於「失序」的不安與恐懼?

聽聽人類學者,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助研究員鄭瑋寧的分析。

摘錄:
『講兩個插曲作為這小節的結語。在決定寫這文章後沒多久,與就讀高一的女兒談起多元成家法案。我將法案內容與正反兩方的立場、意見扼要說明後,問她有何看法。她說:「每個人都有愛人的權利,無論他/她的對象是誰」。對於主張一男一女才有資格共組家庭、養育小孩的論點,她的反應是:「那是什麼民初時代的觀念啊?」(翻譯:上個世紀的概念),更何況,「這些主張多元成家的人和那些單親家庭的人並未做錯任何事,為什麼要受到歧視?」關於家人,小學的她就給了答案:彼此有感情、願意共同生活在一起的人,就是家人。還是國中生的她,當著我的面教育我母親說:「男男戀是很正常的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她的話讓我想起田野中兩個和我年紀相仿的已婚婦女,異口同聲反駁對同性情愛有所遲疑的母親:「現在兩個女的在一起很正常啊!哪裡不好?」』

完整文章請參見:
「家」的所在、不在與無所不在(上)
「家」的所在、不在與無所不在(下)

[分享]同居、婚姻與生育:人口學觀點的多元成家

妳/你知道為什麼除了婚姻之外,如果法律也能保障同居伴侶關係的話,就有可能可以有效因應、緩解台灣少子化現象?

依據中山大學社會系楊靜利教授研究,台灣非婚同居人口保守估計的絕對數已接近80萬人,預估未來仍將繼續成長。

楊教授於相關論文結論中指出:在我國,結婚雖然不是生育的必要條件,卻是生育的重要條件,婚外生育必須背負相當的社會壓力,實際採取行動者並不多,因此如果同居在台灣無法像北歐或西歐一樣,產生與已婚者相同或接近的生育率,而同居又可滿足情侶共同生活的需求,將使得結婚的急迫性降低;因此如果同居愈來愈盛行,將不利於生育率的止跌或回升,如何讓生育與婚姻脫勾、讓愈來愈多的同居者也能安心自在生育,是重要的因應方向,這又回到前面一個議題 — 「同居者權利義務的保障與規範」上了,顯然其才是釜底抽薪之道。

全文請參見楊靜利教授最新發表「同居、婚姻與生育:人口學觀點的多元成家

[論文分享]說些醫生想聽的話:變性評估的性/別政治

「性別」是什麼?

在台灣現行體制下,跨性別、變性慾者要變更法定性別身分的話,要符合什麼樣的規定與條件?這些規定與條件是否符合跨性別、變性慾者的性別實作與生命體驗?

邀請閱讀:

中山大學社會系副教授(也是伴侶盟候補理事)陳美華及東海大學社會所碩士蔡靜宜合著論文「說些醫生想聽的話:變性評估的性/別政治」(台灣人權學刊,2013.12, pp.3-39)

同志配偶關係可能更平等 黃于玲摘譯

原載於全球中央月刊2013年七月份國際雜誌精選專欄,頁27

到2013年6月為止,美國有12個州陸續通過同志婚姻平權的法案,預計會有更多州跟進。就在同志社群慶祝終於能夠進入婚姻這個社會制度的同時,美國人越來越晚進入婚姻,離婚率也持續高於其他歐美國家。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六月號以「異性戀配偶可以從同性戀學到什麼」(What straights can learn from same-sex couples)為封面故事,透過比較觀點,討論幸福婚姻的要素。

作者曼荻(Lisa Mundy)是一位關注性別關係的媒體工作者,在文中她挑戰美國保守團體對於同志婚姻平權的理解。保守團體認為,如果允許同志進入婚姻制度,將會改變這個社會制度。他們所持的主要理由包括:異性戀的一夫一妻是婚姻裡必要的分工,也提供小孩成長所需要的父親與母親的角色。曼荻引用社會科學研究與自己的訪談調查,發現異性戀配偶未必是主流社會認為的、更適任的父母,而同志配偶其實常比異性戀夫妻更快樂幸福。

平等尊重是現代婚姻關係的基石,但是研究發現,異性戀夫妻間常比同志配偶出現更多不平等。更多已婚女性留在勞動市場、經濟獨立,但是她們卻面對工作與家務、蠟燭兩頭燒的困境。全職的妻子每週工作39小時,家務勞動32小時,自由時間25小時。與此同時,她們的先生每週工作45小時,家務勞動21小時,自由時間31小時。傳統的性別化家務分工仍然困擾當代已婚女性的生活,無論是因為育兒或家務而必須減少工作時數甚至辭職,或是在工作時想著有哪些家事得處理。

同志配偶在許多生活面向遠比異性戀平等,而這不只表現在態度,更具體化在行為裡。例如他們願意花時間開誠佈公討論家務分工的內容,然後分擔煮飯、打掃等任務,而不受傳統性別刻板印象拘束。很多男同志曾經有過異性戀婚姻,他們表示,現在分擔家務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以前他們根本不曾幫妻子作家事。

收入高低一直是家庭內權力關係與誰說了算的決定因素。男同志關係裡特別是如此,異性戀配偶次之,而女同志是最重視平等精神的伴侶關係。性在男同志伴侶關係裡格外重要;對於許多異性戀妻子而言,性也是她們與丈夫親密感的指標。但是女同志配偶有許多培養親密感的來源,性反而不是特別重要。在親職方面,同志常視育兒為樂事,享受過程中的連結感。異性戀家庭的父親,常將親子時間視為是義務,陪小孩時同時用智慧型手機上網。教會人員也提到,同志婚禮的幸福氛圍,常燃起觀禮者對婚姻的期待,具有感染的效應。

如同保守人士所言,同志進入婚姻制度的確會改變這個社會制度;但是不同於保守人士的預設,同志帶來好的改變。同志配偶透過日常生活的實踐,告訴主流社會,一個更平等的伴侶關係是可能的。

[每日一報]任何地方的不正義,都是對其他地方正義的威脅

[每日一報] by 許秀雯律師 2013/12/7

這陣子以來,我們聽到有些人喜歡用某種堪稱高傲姿態反對婚姻平權,他們甚至會說出「台灣對同志已經很寬容了」這樣的話來(白話的意思就是「你們同性戀想要在法律上跟異性戀平起平坐根本就是一種過分的要求」)。

喔,很「寬容」?請問是跟誰比?
他們從容不迫地細數:「比起伊斯蘭教國家、比起俄羅斯、馬來西亞、新加坡、還有同性戀要受刑事處罰的那些非洲國家等等啊!」

哈囉???!!!
這樣啊!
難怪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要說「任何地方的不正義,都是對其他地方正義的威脅。」
同志人權議題顯然也不例外。

所以,今天我們就一起來讀伴侶盟志工黃于玲所寫的俄羅斯同志人權狀況。也請大家持續關注台灣的性別平等教育,包括同志教育、性教育在這一波反同、恐性論述中的狀況。

「任何地方的不正義,都是對其他地方正義的威脅。」

——-

俄羅斯同志人權狀況 by 黃于玲整理編譯 2013/11/16

俄羅斯LGBT人權一直是國際人權組織與同志運動關注的焦點。普丁總統在六月時簽署國會通過的法案,以保護兒童與青少年為名,禁止任何個人或團體針對18歲以下未成年人宣傳「非傳統性關係」,違反者將被處以高額罰款甚至刑期。發行同志相關資訊的個人、組織與企業商家將各被處以四千到五千盧布,四萬到五萬盧布、四十萬到五十萬盧布(盧布:新台幣=1.1:1)。這個規定讓所有的推動LGBT人權的NGOs如Russian LGBT Network都必須在其出版品標示「限18歲以上」,也無法對未成年群體倡導同志平權的議題。影響更大的是,這些NGOs無法出面協助處理青少年同志校園霸凌案件。

俄羅斯政府代表九月份出席第二十四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時表示,俄羅斯將會在未來四年內落實聯合國所主張的防止恐同仇恨犯罪與歧視的措施,但是俄羅斯官方代表對於其他與會國與社運組織要求政府廢除國內法中歧視LGBT的內容時卻堅決表示,國內法並無歧視LGBT的問題。

十月底時,俄羅斯國會主動邀請反同志運動的美國心理學家Paul Cameron蒞臨演說「家庭價值」。而十一月初,正當第六屆俄羅斯LGBT網絡年度大會在莫斯科召開時,在聖彼得堡一個青年同志社區中心Raibow Coffee,有兩名滋事份子以找朋友為名,進了中心之後拔出空氣槍射傷一個年輕男性的眼睛,另外一個人用棒球棒打傷一位年輕女性。同志團體表示,這樣的仇恨與恐同犯罪在聖彼得堡已經層出不窮。近來當地的網頁甚至常出現留言,直接公開嗆聲要修理LaSky同志社群。

十一月八日,Russian LGBT Network辦公室接到一名男子的恐嚇電話,表明要帶著炸彈去找工作人員同歸於盡。辦公室人員趕緊通知警方,最後證明是虛驚一場。這樣赤裸的恐嚇電話並不是第一次發生。

正是因為俄羅斯政府與社會恐同心理與仇恨犯罪無所不在,凸顯了在當地願意投入LGBT權益運動的組織難得的堅持與勇氣。剛剛宣佈的英國石牆獎,就將年度英雄獎頒給了Russian LGBT Network,推崇該組織在險惡的環境與欠缺立法保護下,還是堅定地推動各種支持同志的工作。Russian LGBT Network領獎時則表示,英國從地方政府法條例28(註一)到同志婚姻平權的過程,也鼓舞了俄羅斯的同志運動。

更多關於俄國同志人權的報導,請見Russian LGBT Network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LGBT.Russia?ref=stream
網站:http://www.lgbtnet.ru/en

(註一)2003年11月英國議會通過廢除「地方政府法」第28部(Section 28 of the local Government Act 1998)。這法例在1988年通過,明言地方政府不得蓄意宣揚同性戀、出版宣揚同性戀的刊物或讓其管治的學校宣揚「假裝同性戀為一種家庭關係的教導」(“the teaching…of the acceptability of homosexuality as a pretended family relationship”)。這條款一直以來備受批評,因為它暗示同性戀是不正常的,同性戀者組織的家庭不能被視為正常的家庭。這條款不但傷害了同性戀者的尊嚴,還造成地方政府和學校的自我審查,拒絕資助同性戀團體或提供場地給他們作演出、展覽或會議等。 (出處http://www.aaf.org.hk/so_equality/uk2.html